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九七

「嗚~~~終於來了,來了呀喵!」審神喵感動得差點哭出來,捧着大紙箱往主屋的方向喊:「遊戲碟來……喵?」

爪裡的紙箱半秒消失。

「主人,這種又大又重的東西我們來拿就好!」愛染國俊的身影在貓咪眼前掠過又消失。

「……」審神喵呆了幾秒,然後才想到一件重要的事:「貓還有其他東西在裡面呀喵!」

「笨貓咪。」審神喵感覺自己的頭被敲了一下,回頭看到在奸笑的護身短刀:「這次又順道順買甚麼?」

「不是應該先去阻止國俊嗎?」

「他機動比我高,駁回。」

「有你臉蛋的布偶,真的不介意大家看到?」近侍短刀轉眼消失無蹤,想必追過去制止。能阻止嗎?審神喵相信不大可能,所以慢慢往遊戲室走去,準備看好戲。

「嘛~~主~~人~~~」她第一個看到的刀劍不是被欺負或取笑的短刀,而是往自己撲過來的初始刀。果然呢,紙箱已被大家拆開,大家把遊戲碟找出來後,只顧着搶遊戲機來玩,就只有機動及不上極短s的加州清光在「偷看」紙箱裡的東西,結果被他發現寶物。可愛的初始刀眨眨緋紅色的眼睛賣萌,手裡捧着「寶物」:「是送給我的嗎?是送給我的嗎?主人這樣愛我,一定是送給我對嘛~~~」

尾音拉得很長呢。

藥研藤四郎沒空理會貓咪和初始刀的「糾紛」,他正準備「偷運」其他東西回自己房間,臨出門時狠狠瞪貓咪一眼,責怪她又亂買之餘,又是買一堆有他的臉的東西(笑)。

「主人~~~」保護貓咪的短刀退場,加州清光自然更加肆無忌憚地撒嬌:「送給我嘛~~~」

問句也省呢。

「清光好像只有想拿到禮物,或者做了甚麼奇怪的事才會叫貓做主人呢。」

「嘻嘻,主人很大方,我知道主人可愛又大方,一定不會和我計較啦~~」

本「刀」本身已經很可愛,瘋狂賣萌當然只會效果倍增。況且,那個有他臉蛋的布偶原本就打算送給他,現在不過是他先發現,所以貓咪很快點點頭,甩甩爪要他抱走,豈料有刀因為過度高興,所以開始胡言亂語:「因為我可愛,所以主人買給我,安定沒有呢~~因為我比安定可愛~~~」

審神喵退後幾步,讓出足夠的空間。

「敢再說一次?!」

「因為我比安定可愛,所以我有禮物~~~嘿嘿~~」

「……清光,你自己找死,一會兒手入不要找貓啊。」

「怎會找……」加州清光臉色瞬間變得蒼白,遊戲房裡的刀劍們(+貓咪),一起做出「請」的手勢。

「首落死!」

大和守安定開始他今天的日課,大家在後面拍掌。

「對了。」因為對搶先玩沒太大興趣,所以褪後觀戰的亂藤四郎拿了一包東西給審神喵看:「請問是不是主人買的東西?藥研哥哥剛剛只顧拿回自己的布偶,完全沒發現這包被大家拿出來呢。」

「啊,是貓買的多用途肥皂!」審神喵接過,很自然點點頭:「聽說好用,所以買來試試看。」

「可是……」亂藤四郎用力嗅:「沒香味?」

「因為多用途,喵,或者說,原本就希望不加香料,以免造成皮膚敏感呢喵。」

「吶呢,可是,香噴噴的肥皂,洗澡後會更誘人呢。浦島很喜歡我身上有沐浴露的香味啊。」

「但總有人皮膚無法承受,而且,因為特製和沒香味,所以用途會比平日的肥皂多呢喵。」

「主人,我剛剛已想問喔,為甚麼主人會強調多用途耶?」亂藤四郎眨眨眼:「肥皂嘛,不就是用來洗澡嗎?」

「它們較特別,可以洗衣服和洗碗……啊,不行,因為有動物成份,如果拿來洗碗,行平不能用……」貓咪發現她的介紹有嚴重「問題」:「不過,衣服的話,最重要是有註明可以洗絹質的衣服呢!」

「咦?!」亂藤四郎瞪大眼:「真的嗎?如果可以,相信我部分衣服也可以用呢!我整天很怕洗壞,因為聽說無論肥皂或者洗衣液,不小心會弄壞我那些衣服。」

「亂沒用溫和的洗衣液嗎?」

「還是會擔心呢。」

「所以貓買這個呢喵~~」貓咪愉快地揚揚爪裡的東西:「不過,貓正在用那塊很好用的洗衣皂還有,遲點再用也可以……或者,先試試洗白白用,這個不香,所以不算洗香香。」

「吶……主人耶……」換刀雙眼閃閃發亮。

「是,亂不用開口喵。」貓咪爽快拆開包裝,遞一塊給可愛的短刀:「要給貓試用報告啊。」

「是!」

其他刀劍見貓咪爪裡只有肥皂沒有零食,早已收拾心情繼續打機,到貓咪發現自己身為購買者卻排到最後時,一切已經太遲(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