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九一‧五

縱然戰事逼近,也無阻大家盡情渡過一晚的想法。從未有「預告」時已決定周日(原本是周六)晚「簡單」地慶祝是「正確」的事,至少,大家今天算是了卻一些心事,感情獲得肯定後,面對即將到來的大戰,內心也踏實得多,而且,提早一晚「慶祝」,至少可以讓大家喝一點酒。雖然審神喵或近侍並沒要求大家禁酒或者要節制,但像日本號、次郎太刀等愛酒的刀劍,喝得比平日少,一直保持清醒之餘,亦沒有到處勸酒。


審神喵下樓吃晚飯時的樣子,似乎有點疲累,但她堅持要和大家說道謝和打氣的說話,和平日不同,不是簡單扼要地說出重點,而是「簡單地」,依照大家坐下的順序逐個道謝,最後才是請大家合力守護本丸。


「一切也拜託大家呢。」


「就交給我們吧!」大家此起彼落地說將會如何「炮製」膽敢入侵本丸的遡行軍們,各種血腥獵奇的方法,沒有最殘忍,只有更殘忍。藥研藤四郎一反常態沒有以「教壞小孩子」為由制止,審神喵也只是一面聽一面拍爪,頂多只他們留一、兩隻敵方的短刀綁起來想辦法當狗狗養而已,沒有正式喊停,甚至要求他們把敵槍戳成箭豬報以前出陣時經常被他偷襲的仇。


啪啪。


「各位,要開始吃飯呢,否則食物冷掉不但不好吃,而且有損營養。」叫停的人是燭台切光忠:「雖在預祝情人節晚餐時談及戰事有失帥氣,但,吃飽方可有力量面對挑戰,不只對敵人,而且對表白亦有效。」


「喵,對呢!大家吃飯!乾杯!!」


是夜的慶祝會比平日沉靜,不過總算大家坐在一起,兩天後會是如何光景,誰也不敢保證。


「今天似乎特別安靜。」回到房間後,山姥切國廣瞄瞄本歌,故意開口找他「聊天」。


本歌大人不大想理會他,回望一眼後就去收拾床舖。


「直到今天仍然不願意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山姥切長義別過頭:「不要找我說無聊的話,你這個偽物。」


「如果長義不願意先說,就請別怪我搶先。」山姥切國廣拿出一個鎖,上面只刻有「山姥切」一詞:「要鎖在一起嗎?聽大家說,只要掛到外面鎖起來,丟掉鎖匙,我們就不會分開。」


「哪有人用這方法求婚?」山姥切長義馬上回嗆:「偽物就是偽物,一點風情也不懂,這種方法我怎可能答應?」


「長義是說,只要拿出相應的風情就可以?」山姥切長義立刻意識到自己被擺一道,當他看到另一個絨盒在眼前出現,立刻倒退幾步:「等等……我說過只有你當我的附屬品,絕不可以相反!!」


「我從沒反對過,但長義一直不說就不要怪我比你早一步說。」山姥切國廣打開絨盒,裡面是一隻戒指:「若然長義不想要,反正上面只刻有『山姥切』,我自己……」


「送人東西又收回,可是非常失禮!」山姥切長義立刻搶過整個絨盒,取出戒指自行戴上:「你沒說,所以不代表我有答應過。」


「是,是。」


「不是說出去掛那個鎖嗎?還站在這兒發呆沒事嗎?天氣冷,快去快回。」


「嘿。」


「笑得很討厭。」


「喔,有嗎?」


山姥切國廣萬萬想不到自己會有意外驚喜,在小橋找個位置掛上鎖,丟去鎖匙後,山姥切長義從褲袋拿出一件用精緻的手帕包住的東西,在山姥切國廣意識過來前套在他手上。


「沒有手銬,用這個代替。」山姥切長義拍拍剛為對方戴上的手環:「不准亂跑,我已經鎖住你這個偽物,無論發生任何事也要平安回來向我報告。」


「哦。」


「要說遵命!」


「是,遵命。」看到對方偷笑,山姥切國廣也跟着笑起來。


「我沒准你笑!」


「嘿。」


「快回去,很冷。」


「好。」


至於他們掛上去的鎖,要到第二天才有人發現,不過,差點沒機會通知本丸的最大腐喵的事就是後話。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