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九一‧五

縱然戰事逼近,也無阻大家盡情渡過一晚的想法。從未有「預告」時已決定周日(原本是周六)晚「簡單」地慶祝是「正確」的事,至少,大家今天算是了卻一些心事,感情獲得肯定後,面對即將到來的大戰,內心也踏實得多,而且,提早一晚「慶祝」,至少可以讓大家喝一點酒。雖然審神喵或近侍並沒要求大家禁酒或者要節制,但像日本號、次郎太刀等愛酒的刀劍,喝得比平日少,一直保持清醒之餘,亦沒有到處勸酒。

審神喵下樓吃晚飯時的樣子,似乎有點疲累,但她堅持要和大家說道謝和打氣的說話,和平日不同,不是簡單扼要地說出重點,而是「簡單地」,依照大家坐下的順序逐個道謝,最後才是請大家合力守護本丸。

「一切也拜託大家呢。」

「就交給我們吧!」大家此起彼落地說將會如何「炮製」膽敢入侵本丸的遡行軍們,各種血腥獵奇的方法,沒有最殘忍,只有更殘忍。藥研藤四郎一反常態沒有以「教壞小孩子」為由制止,審神喵也只是一面聽一面拍爪,頂多只他們留一、兩隻敵方的短刀綁起來想辦法當狗狗養而已,沒有正式喊停,甚至要求他們把敵槍戳成箭豬報以前出陣時經常被他偷襲的仇。

啪啪。

「各位,要開始吃飯呢,否則食物冷掉不但不好吃,而且有損營養。」叫停的人是燭台切光忠:「雖在預祝情人節晚餐時談及戰事有失帥氣,但,吃飽方可有力量面對挑戰,不只對敵人,而且對表白亦有效。」

「喵,對呢!大家吃飯!乾杯!!」

是夜的慶祝會比平日沉靜,不過總算大家坐在一起,兩天後會是如何光景,誰也不敢保證。

「今天似乎特別安靜。」回到房間後,山姥切國廣瞄瞄本歌,故意開口找他「聊天」。

本歌大人不大想理會他,回望一眼後就去收拾床舖。

「直到今天仍然不願意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山姥切長義別過頭:「不要找我說無聊的話,你這個偽物。」

「如果長義不願意先說,就請別怪我搶先。」山姥切國廣拿出一個鎖,上面只刻有「山姥切」一詞:「要鎖在一起嗎?聽大家說,只要掛到外面鎖起來,丟掉鎖匙,我們就不會分開。」

「哪有人用這方法求婚?」山姥切長義馬上回嗆:「偽物就是偽物,一點風情也不懂,這種方法我怎可能答應?」

「長義是說,只要拿出相應的風情就可以?」山姥切長義立刻意識到自己被擺一道,當他看到另一個絨盒在眼前出現,立刻倒退幾步:「等等……我說過只有你當我的附屬品,絕不可以相反!!」

「我從沒反對過,但長義一直不說就不要怪我比你早一步說。」山姥切國廣打開絨盒,裡面是一隻戒指:「若然長義不想要,反正上面只刻有『山姥切』,我自己……」

「送人東西又收回,可是非常失禮!」山姥切長義立刻搶過整個絨盒,取出戒指自行戴上:「你沒說,所以不代表我有答應過。」

「是,是。」

「不是說出去掛那個鎖嗎?還站在這兒發呆沒事嗎?天氣冷,快去快回。」

「嘿。」

「笑得很討厭。」

「喔,有嗎?」

山姥切國廣萬萬想不到自己會有意外驚喜,在小橋找個位置掛上鎖,丟去鎖匙後,山姥切長義從褲袋拿出一件用精緻的手帕包住的東西,在山姥切國廣意識過來前套在他手上。

「沒有手銬,用這個代替。」山姥切長義拍拍剛為對方戴上的手環:「不准亂跑,我已經鎖住你這個偽物,無論發生任何事也要平安回來向我報告。」

「哦。」

「要說遵命!」

「是,遵命。」看到對方偷笑,山姥切國廣也跟着笑起來。

「我沒准你笑!」

「嘿。」

「快回去,很冷。」

「好。」

至於他們掛上去的鎖,要到第二天才有人發現,不過,差點沒機會通知本丸的最大腐喵的事就是後話。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