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九一

在大家的「幫忙」下,總算實現了審神喵想辦情人節活動的願望。不過,貓咪沒有強刀所難,之前和亂藤四郎閒聊談及的了解度問答比賽、真情剖等等的環境全部沒有。庭院只有簡單的裝飾,和數個不同設計,放置在不同位置(保證有浪漫氣氛)的告示板、木架,讓他們用他們的方法表白,或者鞏固自己的心意。


更奇怪是,審神喵主動說會回房間休息。


「吶??不是藥研哥哥逼主人吧?他敢欺負主人就告訴大家,我們一定幫主人打爆他呢!」


「亂……好像說太詳細很奇怪,不過我不反對。主人是非常重要,欺負主人一定要受教訓。」


「不是呢喵。」為防自己的護身短刀被圍毆,審神喵立刻搖頭+揮爪表示絕無此事:「貓很想看喵,可是,有貓在,大家不好意思,也不方便表白吧?這一點貓倒是有自知之明呢喵。如果是普通的情人節活動,貓怎樣欺負你們吃BL糧也沒關係,可是,過兩天就是那個日子,貓不希望因為貓的妨礙而誤了大家的大事。」


為證明自己的決心,貓咪乖乖回自己往樓上走,雖然大家都從她的表情猜到她很想留下,但一再回頭後,仍安靜地離開現場。


「今晚就做豐富又帥氣的晚餐獎勵主人,而且,要有合適的氣氛才能完美實踐主人的要求和願望。」原本已準備西洋風格的食材作今晚使用,燭台切光忠自然不介意在菜式的精緻、符合貓咪愛好方面多花一點心思:「小貞,今天就請你整天留在我身旁。」


「華麗的宴會,就交給我和小光吧!」太鼓鐘貞宗拍拍胸口:「大家不要白費主人,還有我們的心意喔!」


雖說可以「自由活動」,而且希望大家盡情表白,但不少刀劍對四周的設計的「使用方式」有不少疑問。


「哈哈哈,加了木架,就像囚籠。小姑娘改造這道橋的方法,實在有趣。」


「三日月……請慎言。」


「沒事,只是老爺爺恃老賣老的瘋言瘋語,相信主殿不會放在心上。」三日月細看用一格格,像網格般的木架,用手指輕敲:「是上好的木材,難道有所深意,要我們猜忖?」


「不是呢。」亂藤四郎輕盈地走過去:「是現世已流行一段時間的定情方法呢。」


「Interesting。」三日月宗近彎腰向矮他一截的短刀請教:「似乎要請young guy為我這個老爺爺解說,哈哈哈。請問亂君是否願意?」


「當然樂意之至呢!」亂藤四郎從隨後跟上的浦島虎徹手上接過一個心型的鎖,上面刻有「M」和「U」,短刀用鎖匙打開鎖,然後扣到木架後鎖上,說起「不好意思」,用電話拍下鎖已鎖在木架上的照片後褪出鎖匙:「看好呢,三日月大人!」


噗通。


鎖匙被丟進水池,旋即沉到水底看不到的地方。


「請問此舉有何意義?」


「是希望和自己心愛的人永永遠遠在一起的意思呢。」亂藤四郎回頭朝三日月宗近展示一個甜美的笑容:「兩個人的心會鎖在一起,丟走鎖匙代表永遠不會分開,是一種祈福,也是彼此對感情的承諾呢。」


「原來如此。」三日月宗近點頭:「請問,要用特定的鎖嗎?」


「不用呢,不過既然要許願,而且是希望是『永遠』,自然要找一個我和浦島都喜歡,而且有象徵意義的設計呢。鎖上面刻有我和浦島的名字的字首,代表這個是屬於我和浦島的願望的承諾呢。」


「記得房間裡好像有把古舊,但有記念價值的鎖……」三日月宗近的自言自語立刻得到回應。


「我現在立刻回房間拿。」


「麻煩小狐。」


在迷你告示板那邊,歌仙兼定和小夜左文字用俳句和歌表白心聲,讓人意外的是,包丁藤四郎在上面貼上自創的俳句,向古今傳授之太刀表白愛意。雖然嘛,看在造詣極高的刀劍眼內,那俳句和童言童語相若,完全不入流,但歌仙兼定看到好友陶醉其中的神情,也體貼地把話留在心底。


隨着大家越來越「活用」各種設施、裝飾,本丸裡的浪漫氣氛越來越濃厚,就算沒有戀人、伴侶的刀劍,也陸續向好友、家人表白自己的心聲,並且獲得同等的回應,像地藏行平向江雪左文字和太閤左文字道謝,感謝他們平日待他如兄弟般的照顧,很快得到太閣左文字直率地說確實視他和哥哥,並且拉着江雪左文字要他誠實地說出視對方如同弟弟的話,逗得打刀臉紅耳熱,再三感謝兩刀的愛護。


「大家看來很幸福呢喵。」貓咪趴在窗邊欣賞大家所做的事:「一定要守護好本丸喵,要讓大家的幸福可以延續下去。」


「我絕對會保護妳和這個本丸。」在貓咪回房間後不久跟上的近侍刀點頭,許下承諾會不惜一切保護此地。


「喵,藥研。」


「嗯?」


「貓很愛很愛藥研呢喵。」貓咪遞上爪摸摸短刀的臉,兩「人」很自然地親上:「要趁現在多說幾次。」


「我也是。」


「一定要守護我們的本丸喵。」


「一定。」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