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三九‧五

和平的時間很短暫,當某位刀劍看到剛回本丸的貓咪主人爪裡的紙盒後,眼神丕變,興奮地撲過去。

「主人買的現世蛋糕!」

「喵呀!」

幸好,她身邊的近侍是極短,他的兄弟也是極短為主,遊戲房的門前瞬間一片混亂,大家圍住「犯人」狂毆。

「唉,如此景致就如……」嗯,某太刀很乖,主動閉嘴以免成為下一個被打的對象。不過,即使他會出聲,大概也是感懷眼前事物,而不會為自己戀人說情。

呀呀,畢竟活該嘛。(喂)

轉眼間,一振重傷的短刀趴在地上。

「現世……現世的蛋糕……想試……」他嘗試爭取審神喵最後的同情,讓他吃一口。

「不行呀喵!」貓咪死抱爪裡的紙盒:「那是妍的蛋糕喵!我們有小豆做的蛋糕,不准跟小孩子爭!!」

啪!

失望的短刀決定暫時趴在地上裝死,然後被他的戀人抱起準備送去手入室。

「這樣好像不夠男子氣慨。」包丁藤四郎悶悶地伏在古今傳授之太刀的胸口抱怨。

太刀愣住,心忖重傷被抱要如何才能展現男子氣慨,可能看到「護送」兄弟的刀呆住,一期一振慢慢上前,向古今傳授之太刀施禮:

「舍弟失禮了。」然後像拎小貓般直接拎住包丁藤四郎的衣領,再把人帶去手入室。

「包丁這次慘了。」

「吶,在手入完成前,應該都在聽一期哥哥的訓話呢!」

「幸好我們及時退……不……沒救到包丁……對不起呢……」

「哈哈,一期哥教訓包丁,一會兒搶食物的競爭對手立刻少兩個!」

「厚哥哥!」

至於審神喵,因為要讓「孩子們」先吃到現世的美味蛋糕,所以很順爪授權一期一振使用手入室的設施,不過她有叮囑他要用「手傳之札」。

「生日派對要大家一起慶祝,才是對孩子最好的祝福喵。」

幸好有這道「命令」,所以今晚的派對不會出現有刀在手入室裡不能一起慶祝的場面。因為小豆長光做的甜品實在太美味,之前羨慕的心情,很快因為被眼前滿桌蛋糕、曲奇、布甸等等俘虜,而置之腦後。

尤其當大家看到藥研藤四郎出場表演後,現世的蛋糕?能吃……啊,的確能吃啦,但夠這個精彩嗎?Never!!

一貓一模造刀笑至拍餐桌,小藥很想提醒「媽媽」和「妹妹」這樣很失禮,可是,他自己在努力忍笑,甚麼也無法做。

可憐的短刀在台下一遍起哄聲下,不得已再多唱幾首歌,令全場氣氛更加熱烈,之後因為籠手切江說要為大家助興和祝妍生日快樂而高歌一曲,才找到機會脫身。

「唱得不錯呢喵。」審神喵拍拍短刀的肩,貓咪的安慰怎樣也比不上主角的一聲「gracias」,甜甜的聲音,撒嬌地摟住自己的手臂,藥研藤四郎頓時覺得為了這聲「謝謝」,再上台唱十首歌也沒問題。

可是,機會不會等人,因為籠手切江而帶起的「Battle」,舞台上已沒有容下藥研藤四郎的位置。

看來下次要找機會爭取表現呢(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