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三一‧五

「欸?」日本號見伴侶捧着一堆文件回來,挑挑眉笑着開口:「那隻貓咪不會只顧恩愛不做正事,然後麻煩你出手嘛。」


「不要在背後說主上的壞話!」壓切長谷部條件反射地咆哮,放下文件後,卻忍不住嘀咕幾句:「那小子早晚教壞主上沉迷酒色。」


「嘿,叫我不要說那隻貓咪壞話的傢伙,倒是挺流利指桑罵槐。」


「你說甚麼指桑罵槐?!」壓切長谷部立刻反駁,速度完美地符合他的機動:「主上只是被那小子一時迷惑,絕非她的本意!再敢亂說我不會放過你!」


「是,是。」日本號把放在他們之間的文件移開,順便打開一份來看:「又是那些無聊的報告,虧那小子可以每天做一大堆,看着就悶。」


「我沒說要你幫忙。」打刀搶回文件,然後不理會對方開始工作,偶爾會聽到他喃喃自語地說着裡面的數據、資料,然後再整理。日本號托腮坐在他面前,一面喝一面看他超過一小時,惟完全沒機會得到對方一絲注意。


「嘿,正三位竟然輸給文件。」


桌子另一邊的刀完全沒反應,日本號又呷一口酒,故意在放下酒杯製造噪音。


「不要妨礙我幫主上處理文件!」


又主上……日本號多少覺得不高興,雖距離「吃醋」還有一定距離,但……又不是那隻貓咪要求,平日多是放在一旁等他們「完事」後再裝作不知道拿過去,這次故意幫忙完成,到底是善意,還是暗藏不滿真是難以知道。


「怎麼,盯着我看,很不滿?」因為視線太滋擾,壓切長谷部終於抬頭,不滿地回瞪對方:「要記住,主上把你賜給我,不聽話也至少不要妨礙我侍奉主上。」


「唉……主上主上……」日本號佯裝掏耳朵:「聽得耳朵要長繭。喂,長谷部,你沒其他事可做嗎?」


「主上的事是第一優先。」


「陪我喝杯酒也不行?」日本號輕笑:「不要只說那隻貓咪把我賜給你,她也有和我們證婚。」


壓切長谷部的頭頂以他的機動的速度冒出一堆蒸汽。


「別……別多嘴!!」


呀,好玩。


他真是百看,也百玩不厭。


原本只是想捉弄對方的日本號,興致完全被挑起,伸手抽走打刀的文件壞笑:「我還記得當時你是披白紗呢……嘿嘿……」


「打賭的事不要再拿出來說!」壓切長谷部當時「願意」穿婚紗,是因為打賭万屋沒他尺寸的婚紗賣而輸掉,所以願賭服輸地穿婚紗和日本號結緣,對他來說,可能是人生的一個「污點」:「文件還來!我還要處理。」


「哦?你的意思是,讓那隻貓咪知道你知道他們在辦事嗎?」


「你說甚麼饒口……」意識到對方話裡意思後,壓切長谷部的臉因為另一個原因紅透:「我沒那個意思!」


「不要理會那堆東西……」日本號伸手把文件拿下再推遠,然後為伴侶斟酒:「陪我小酌一下。」


「你是叫酗酒。」


「邊罵邊拿起杯的長谷部一如既往可愛,嘿嘿。」


「不是可愛!」


「在我來說是……只是長谷部一直無視我的讚美……」


「不……你竟吃主上醋?」壓切長谷部因為詑異而瞪大雙眼。


「陪我喝酒聊天當賠罪,我想你應該做得到。」日本號沒承認也沒否認,只順勢接下對方的話:「主人。」


最後當然不只是喝酒聊天呢(笑),結果被「沒收」的文件,要隔天才送到貓咪爪上。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