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七四‧五

「喵呀~~~~」隨着一聲悲鳴,審神喵又被丟出門。


「既然檢驗結果是陰性,大將又吃飽飽大餐,當然要乖乖上班。」「兇手」舉起手佯裝遙望:「哈哈,今天同樣飛得很遠呢!」


周末周日兩天完美地實現貓咪想要宴會,想要如往年般大家帥氣十足拜見自己的「演出」全部實現;前者讓她開心地吃飽飽(還偷喝一點酒),後者嘛,除了為確保安全,全員要戴口罩外全部符合審神喵的要求,而且,因為不少口罩明顯是「情侶裝」,反而令貓咪興奮得連尾巴都繃直。


完美,完美。


「小藥研……」充滿怨念的聲音從短刀的背後響起:「我要報仇……」


砰砰啪,磅!


一隻白色的鳥往天空飛。


「噢,原來已放出來嗎?」藥研藤四郎再次「遙望」:「今晚請大將下令再鎖他一次。」


那天的慘叫聲,以及不便言明的聲音,可是很響亮,所以就算一期一振關上麥克風,那隻貓咪強行「逃出」她的短刀的掌心,不用跑到附近也能聽得一清二楚。雖然最近近侍成功捉貓,但「一期一振喜歡SM」的說法不脛而走,完全滿足審神喵的幻想。


至於當事人……一個剛剛被打飛,一個多少感羞恥,但粟田口的刀劍們和很了解鶴丸國永為人的刀劍們都紛紛安撫他所做的事都是為了「正義」以維護本丸的「和平」。


藥研藤四郎因為回想當時情境而偷笑,卻正正向到自己大哥往自己走來,連忙收回表情:「一期兄早安。」


「請問有沒有看到鶴??」一期一振的眼神似乎不像擔憂:「昨夜不小心讓他逃出去。原打算今天主殿出門後正式釋放,現在看來他偷步逃獄。」


「喔,不好意思。」藥研藤四郎指向遙遠的後山:「我剛剛把他揍飛到那邊去。」


「甚麼?」一期一振很快收起震驚的表情:「請問發生甚麼事?」


「大嫂說要找我報仇。」藥研藤四郎瞄到大哥不自覺握緊拳頭,作出「請」的手勢:「一期兄請便,今天大將下班回來,我會轉告延長刑期。」


「謝謝。」一期一振轉身往鶴丸國永疑似降落點奔埃去。


看來那間特別的房間還需要用上一段時間(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