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七四‧五

「喵呀~~~~」隨着一聲悲鳴,審神喵又被丟出門。

「既然檢驗結果是陰性,大將又吃飽飽大餐,當然要乖乖上班。」「兇手」舉起手佯裝遙望:「哈哈,今天同樣飛得很遠呢!」

周末周日兩天完美地實現貓咪想要宴會,想要如往年般大家帥氣十足拜見自己的「演出」全部實現;前者讓她開心地吃飽飽(還偷喝一點酒),後者嘛,除了為確保安全,全員要戴口罩外全部符合審神喵的要求,而且,因為不少口罩明顯是「情侶裝」,反而令貓咪興奮得連尾巴都繃直。

完美,完美。

「小藥研……」充滿怨念的聲音從短刀的背後響起:「我要報仇……」

砰砰啪,磅!

一隻白色的鳥往天空飛。

「噢,原來已放出來嗎?」藥研藤四郎再次「遙望」:「今晚請大將下令再鎖他一次。」

那天的慘叫聲,以及不便言明的聲音,可是很響亮,所以就算一期一振關上麥克風,那隻貓咪強行「逃出」她的短刀的掌心,不用跑到附近也能聽得一清二楚。雖然最近近侍成功捉貓,但「一期一振喜歡SM」的說法不脛而走,完全滿足審神喵的幻想。

至於當事人……一個剛剛被打飛,一個多少感羞恥,但粟田口的刀劍們和很了解鶴丸國永為人的刀劍們都紛紛安撫他所做的事都是為了「正義」以維護本丸的「和平」。

藥研藤四郎因為回想當時情境而偷笑,卻正正向到自己大哥往自己走來,連忙收回表情:「一期兄早安。」

「請問有沒有看到鶴??」一期一振的眼神似乎不像擔憂:「昨夜不小心讓他逃出去。原打算今天主殿出門後正式釋放,現在看來他偷步逃獄。」

「喔,不好意思。」藥研藤四郎指向遙遠的後山:「我剛剛把他揍飛到那邊去。」

「甚麼?」一期一振很快收起震驚的表情:「請問發生甚麼事?」

「大嫂說要找我報仇。」藥研藤四郎瞄到大哥不自覺握緊拳頭,作出「請」的手勢:「一期兄請便,今天大將下班回來,我會轉告延長刑期。」

「謝謝。」一期一振轉身往鶴丸國永疑似降落點奔埃去。

看來那間特別的房間還需要用上一段時間(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