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七五

「喵~~~貓回來了!!」終於逃離今天份現世工作的貓咪踏進大門,發現「孩子們」在附近就想撲過去,可惜隨即被「爸爸」擋下:「喵喵喵?!」

「首先。」短刀瞪了貓咪一眼:「現世仍在瘟疫,未清潔乾淨不准碰孩子們。」

「喵。」

「而、且!」近侍刀指着他的大將:「就算檢驗結果沒問題,但作為傳染病會有潛伏期!」

「在、潛、伏、期、結、束、前、不、准、碰、孩、子、們!!」

最後一句話,狠狠刺進貓咪的內心,有貓變成一隻掉色的貓咪,失魂落魄地自己爬回房間。

「Mamá很可憐。」妍輕聲道,旁邊的小藥點頭,補一句:「很慘。」

藥研藤四郎額上冒汗,轉身和譪地告訴他們,「媽媽」不小心去了瘟疫出現的地方,在肯定安全前要保持安全距離。」

「安全距離?」小藥反問。

「¡Distancia social!」妍立刻舉手。

「Correcto,所以你們要暫時和老虎和狐狸們住。」藥研藤四郎溫柔地撫上兩個小刀靈的頭:「可以和媽媽聊天,但不能太接近。或者,晚上我請媽媽和你們用電話視訊聊天、說故事。」

可愛的小刀靈們點頭說好,然後開開心心地轉身往粟田口的房間走,一面走一面說一會兒誰先揉狐狸吸老虎。

至於藥研藤四郎,他回房間後在角落檢獲一隻已掉色,兩眼放空的貓咪。

「乖,洗澡。」扒皮、淋水、加肥皂擦擦擦,再淋水,隨便蓋塊吸水毛巾上去揉揉,簡單披上吸水浴袍就拖出去吸毛直至毛髮蓬鬆:「好。」

「喵!」

「終於有反應呢,大將。」看到一隻完全炸毛的貓,藥研藤四郎狂笑之餘還拍手:「我以為妳會石化。」

「貓的毛全亂呀喵!」

「會罵我,看來已回復正常。」藥研藤四郎很順手地又揉了一下貓,逗得貓張嘴要咬,咬刀失敗後,審神喵鼓起腮又準備找一個角落蹲。

「洗澡後不要到處亂坐。」如果只是前半句是沒問題,不過有刀故意加後半句:「角落塞不下妳呢,大將。」

「藥、研、藤、四、郎、喵!」

審神喵追着短刀要咬,請各位稍候片刻,沒錯,片刻,因為懶貓不會有體力,體力值歸零,自然有空+能冷靜地聽短刀的想法。

「用視像通話??」

「對。」

「只要撐過這星期就可以喵?」

「以資料來看,大多數個案會在頭一星期出現病徵。喔,我只是敍述事實,照大將所說,妳只是路經沒多少時間,理應不會有任何問題。等一星期只是安全起見。」藥研藤四郎見貓咪不斷點頭,笑着揶揄:「平日大將很少照顧孩子們,只是和他們聊天、說故事,難得可以休息不是更好嗎?」

有貓頭頂冒煙:「看貓咬不咬死你呀喵!!!」

房間裡再次傳出歡笑聲。

是日夜晚,貓咪和小刀靈們隔着電話聊天、說故事,然後互道晚安才睡覺。

還有幾天,忍耐一下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