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七三‧五

「報告,喵!」

「咦?」

「藥研困貓在房間,害貓無法報仇……」一夜過後,有貓依然氣得咬牙切齒:「竟然阻貓睡覺覺,那隻鶴丸國永肯定不知『死』字怎樣寫……」

哎呀,審神喵很生氣耶。

「大將,妳現在要乖乖隔離等檢驗結果。」

「不管呀喵!」貓咪握緊拳頭:「貓要拔鶴丸的毛!咬他!!總之,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呀喵!!」

「呃……」為了轉移審神喵的注意力,近侍提出一些她正常情況下會感興趣的事:「引換所已出現,大將不如先決定用最近的點數換甚麼獎勵。」

「喵!反正第一天,過幾天再想也可以……」貓咪仍在怨念模式中:「貓要教訓他教訓他教訓他……刻不容緩!!」

藥研藤四郎舉手投降:「好,報告。」

「嗯。」

「監牢已完成。」

「困進去沒?」

「已經連鶴帶籠鎖在裡面。」

「喵……」審神喵宣佈懲罰方法,近侍刀聽到後呆住被貓咪怒瞪:「普通的懲罰不會嚇倒他,一定要大懲罰喵!」

「再大的懲罰大將亦無法看到……」短刀嘀咕幾句,馬上被審神喵發現。

「裝防盜……不,要攝錄鏡頭!!」

「不可以!!大將要一期兄執行,不准拍攝!!」

「貓要看行刑!!」

「不准!!大將再糾纏,連懲罰鶴丸國永的方式也會變回最普通的監禁。」

「不依,喵!!」審神喵猶豫片刻,調低要求:「至少要聲音,貓要聽鶴丸慘叫!!早幾晚很會喊嘛,貓要聽他喊救命!!」

短刀洩氣,衡量一下利弊總算勉強答應去勸他的大哥。過了一會,審神喵想起一件事。

「藥研……剛剛說引換所??」

「是。」

「咦……難道說?」

「昨天是時之政府成立七周年。」近侍以官腔回答。審神喵先愣成呆貓,幾分鐘後慘叫:

「貓的每年儀式呢喵???」

「在大將的檢驗結果出來前。」藥研藤四郎推推眼鏡,窗外的陽光折射令鏡片反光:「一切都不會有。」

「宴會……」

「除非證實大將身體健康。」短刀繼續官腔:「否則會一直順延至下個周末。」

「……貓還是去咬鶴丸報仇!!!」

「喲,那叫發洩呢,大將。」

「喵……」審神喵撲上:「這麼會說,貓先咬你!!!」

「哈哈。」藥研藤四郎攤開雙手:「呵,我是刀,大將能咬進就試試看……哈哈!」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