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七七

「媽媽,鳥鳥病了!!」在現世工作中的審神喵收到「孩子們」借「爸爸」的電話傳來的訊息,立刻追問是怎樣的一回事。

「聽到」他們說,平日有來玩的鳥爺爺趴在一角,不肯吃東西,立刻回覆回「家」後再想辦法。

「所以,大將蹺班了?」藥研藤四郎開門那刻問道。

「鳥鳥呢?」貓咪才沒空回答無聊問題。

藥研藤四郎嘆一口氣:「先梳洗吃飯,情況那壞,若再感染現世的病毒就更麻煩。」

「貓可以立刻梳洗,然後立即過去!!」

「不吃飯沒氣力照顧他。」短刀又一次嘆氣:「大將,照顧別人前請先照顧自己,否則無餘力助人。」貓咪聽到此話惟有做乖貓。

「媽媽/Mamá!」兩個小刀靈一看到「媽媽」出現立刻撲上:「救命!」

已屆暮年,常常來玩的鳥爺爺伏在小刀靈準備的紙箱裡。

「外面太冷,先帶回屋裡。」

「是!」

「大將……可是……」

「沒可是,藥研。」審神喵秒打斷藥研藤四郎的話:「要動物傳染疾病給人類,不是這樣容易喵。」

「而且,見死不救,不是好榜樣。」審神喵苦笑:「雖然貓不知道能否救得了,但至少……盡力一試。」

房間雖然比室外溫暖,但在冬天裡仍不能說是一個溫暖的地方,貓咪立刻要短刀幫忙準備暖爐,希望至少不要讓鳥爺爺的情況惡化太快。

「可以看醫生嗎?」小藥哀求:「不是有醫生嗎?應該可以吧?」

可惜,時之政府核下的醫療設備只限審神者本人,以及和他一起生活的親屬可用,沒有動物醫生。

「帶去現世……不可以??」妍快要哭出來。

「這邊的事物,大部分是由上面的術創造……」審神喵不是沒想過這方法,但在肯定眼前鳥爺爺到底是上面的「術」、精獸,還是真正動物之前,貿然帶他回現世,就算不怕事後被追究,也可能要面對到達現世前,這隻小小的生命就會因為離開結界而直接被「分解」。

「……先做應急處理……」藥研藤四郎深知不做一點事,兩位「孩子」,還有一隻貓咪會因為自己無能為力而難過:「我去拿砂糖來,調成糖水希望可以讓他補充體力……你們幫忙看着暖爐,不時要檢查紙箱附近的溫度,太熱和太冷也不可以,不時要調整暖爐的溫度,必要時要小心地調整距離。

「是!」

盡力一試吧。短刀拿糖水回來,大家看準時間,輪流小心滴糖水到鳥爺爺的嘴角,希望他多少可以喝一點。

「不能直接滴進去?」

「不小心滴進氣管會嗆到,甚至引起更大問題。」

「哦。」

「會……有救嗎?」

沒人敢回答這問題,但,不嘗試不會知結果。

惟有盡力。

「你」也要加油喔。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