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一O

要說教訓貓咪嘛,之後相信是忘記。呃,或者說,沒空。

表演前半的劇情很嚇人。不是說甚麼要殺前主之類,令裡面的刀劍男士為不同主人之間的情義爭扎,而是,以舞台形式重現可怕的殺戮,而且像某一次的表演般,由刀劍男士們為「守護歷史」引發。

不。

近侍刀在看完第一部分後,腦袋一直很紛亂。

救某些人,救更多更多的人。「劇情」已不只一次提到「應該死的人未死」的情況,而且每一次都是他們的「同僚」出手相助,令他們可以逃過一劫。若用「規則」去談,他們的行動就是「改變歷史」。

會場的情況也算不上太好,第一部開始不久,松井江已先受不了,幸好坐在他身邊的江派其他刀劍團團圍住他輪流安撫,之後豐前江讓他枕膝枕休息;故事到尾聲時,連沒預計到的浦島虎徹都縮成團,亂藤四郎見狀忍不住把他抱在懷裡。

如此BL的畫面,審神喵完全沒發現,她只聚精匯神看表演,不時咬唇忍淚,而小刀靈們亦靜心欣賞表演,放在旁邊的食物在開始時大家有拿取外,到第一部完結前也沒人再動,部分人甚至連拿到手的晚餐也無暇去吃。

若非第二部的歌舞緩解氣氛,大家散場時的情緒或會像某次表演般低沉、深沉……

藥研藤四郎注意到,某幾振刀的神情和平日不同,心忖有些事可能要預先準備,回到房間後立即和貓咪確定之後會否有重播或其他演出可以看。

「喵,有啊,和之前不同,明天傍晚起可以以隨時重看的方式重播,而沒有另一場要依時間看的重播。」貓咪查一下帳號裡的資料確認日期:「直至十月一日前也可以看,之後另外兩場貓也有買,但要下個月月底和十一月尾才有。」

「明白。」

「……有事?」

「呃,沒甚麼。」

「藥研的沒甚麼就肯定有甚麼。」貓咪甩甩尾張開「手」臂:「喵,可以撒嬌啊,藥研的撒嬌時間。」

「撒嬌時間請留給孩子們。」短刀吸一口氣,由隨意坐下的姿態調整為正座,並朝審神喵行禮:「請大將指示。」

審神喵眼神立時沉下:「藥研,今天只是第一場。若太緊張,會引人注意。」

「部分成員的表情已變,急需作出回應。」

「除了三日月外,那邊的鶴也是一個『誘導』嗎?」

「『誘導』?」

「就是讓本身對上面不信任的本丸的篩選方式。」甩甩尾巴後,審神喵壓低聲音:「看大家的反應,之後本丸的情況等等……監視本丸可能會遲一點,但看看大家網上的感想大概可以找出一堆目標。」

「我先請大家……到底要用甚麼理由?」藥研藤四郎頓住,放下剛拿起的電話。

「很簡單喵,今天是『初日』,現世有一句話『劇透死全家』。」

「甚麼?」

「只是詛咒,不用露出備戰的樣子。先說好,貓是劇透派,不過嘛,以『讓未看的人知道劇情有機會惹人討厭』為由,相信不少人樂意當乖寶寶。」

「了解!」藥研藤四郎快速地在本丸群組裡輸入留言,簡單說知道大家看劇後有機會想談劇情,但為讓其他地方的審神者和刀劍們保持看到「第一次」的驚嚇感,暫時不要在外面透露,但本丸內部除外,怎樣談也可以。

接下來,電話訊息差點讓兩人的的電話炸掉。鶴丸國永贊同「驚嚇」,至少可以安心他不會亂說,但一堆短刀等等嚷着很想找人談,要完全不說很辛苦。得到貓咪的示意,短刀繼續說出「只談『好不好看』等感受,不談詳細感覺,以及不提到內容」等等「解釋」,簡單說不希望讓其他人猜到劇情,令正式去看時沒有震撼和感動的感覺。過了一會後,大家總算理解這個要求,而且另開劇情討論群組讓他們自己加入暢談,也算是一個不錯的解決辦法。

「大將,請繼續下令。」

審神喵暗暗嘆氣,有刀把房間當成辦公室,不過,自己的近侍意圖明顯,所以也點點頭開口:「藥研,準備軍議,貓授權你負全權負責召集和開會,之後向『我』匯報結果。」

「應。」

貓咪開始皺眉,現在的氣氛完全讓她難以有休息的心情,不忿地一尾巴甩下去,啪噠打到短刀的身上,被嚇一跳的刀剎那間抬頭望向她。

「休息時間!」貓咪扁起嘴:「藥研還要當勤勞的下屬當到甚麼時候?喵!」

「喲,無論任何時候,我也是妳的下屬,大將。」

啪噠!

尾巴的力度再重,對短刀而言只是搔癢,何況她根本沒用上力。猜想到對方不高興的理由,藥研藤四郎輕笑一聲站起來,走過去捏貓鼻。

「請問我這隻生氣的貓咪,希望我怎樣賠罪?」

「藥研的賠罪,最後只是讓貓累得無法起床。」尾巴又啪噠地打他一下,然後繞上他:「貓明白公事要緊,但太焦急不行,至少讓大家開開心心地多看幾遍,完全讓他們那只是一場表演較好。」

「大將不希望現在軍議?」

「又來……軍議是必需,藥研處理就可以,否則貓不知那個三日月,不,還有鶴丸會做出甚麼事……由你去出面比他們私下胡來安心。」貓咪甩甩頭:「呀,總之,明天下午開始重播,可以先請陸奧守在那邊循環播放,讓大家可以一看再看,包括軍議的人。」

「是。」

「喂……喵,不管喵。」貓咪又一次甩頭:「早點軍議也沒關係,先說第一感覺,之後再補的方式也可以,隨藥研喜歡。」

反正她知道這短刀會極速處理,所以就請他「放心」極速處理。

「應。」

「想打?」

「哈哈,請隨便,反正除非我放水,妳根本……哇!來真呢,大將。」

「貓用尾巴就可以打扁你呀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