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一O

要說教訓貓咪嘛,之後相信是忘記。呃,或者說,沒空。


表演前半的劇情很嚇人。不是說甚麼要殺前主之類,令裡面的刀劍男士為不同主人之間的情義爭扎,而是,以舞台形式重現可怕的殺戮,而且像某一次的表演般,由刀劍男士們為「守護歷史」引發。


不。


近侍刀在看完第一部分後,腦袋一直很紛亂。


救某些人,救更多更多的人。「劇情」已不只一次提到「應該死的人未死」的情況,而且每一次都是他們的「同僚」出手相助,令他們可以逃過一劫。若用「規則」去談,他們的行動就是「改變歷史」。


會場的情況也算不上太好,第一部開始不久,松井江已先受不了,幸好坐在他身邊的江派其他刀劍團團圍住他輪流安撫,之後豐前江讓他枕膝枕休息;故事到尾聲時,連沒預計到的浦島虎徹都縮成團,亂藤四郎見狀忍不住把他抱在懷裡。


如此BL的畫面,審神喵完全沒發現,她只聚精匯神看表演,不時咬唇忍淚,而小刀靈們亦靜心欣賞表演,放在旁邊的食物在開始時大家有拿取外,到第一部完結前也沒人再動,部分人甚至連拿到手的晚餐也無暇去吃。


若非第二部的歌舞緩解氣氛,大家散場時的情緒或會像某次表演般低沉、深沉……


藥研藤四郎注意到,某幾振刀的神情和平日不同,心忖有些事可能要預先準備,回到房間後立即和貓咪確定之後會否有重播或其他演出可以看。


「喵,有啊,和之前不同,明天傍晚起可以以隨時重看的方式重播,而沒有另一場要依時間看的重播。」貓咪查一下帳號裡的資料確認日期:「直至十月一日前也可以看,之後另外兩場貓也有買,但要下個月月底和十一月尾才有。」


「明白。」


「……有事?」


「呃,沒甚麼。」


「藥研的沒甚麼就肯定有甚麼。」貓咪甩甩尾張開「手」臂:「喵,可以撒嬌啊,藥研的撒嬌時間。」


「撒嬌時間請留給孩子們。」短刀吸一口氣,由隨意坐下的姿態調整為正座,並朝審神喵行禮:「請大將指示。」


審神喵眼神立時沉下:「藥研,今天只是第一場。若太緊張,會引人注意。」


「部分成員的表情已變,急需作出回應。」


「除了三日月外,那邊的鶴也是一個『誘導』嗎?」


「『誘導』?」


「就是讓本身對上面不信任的本丸的篩選方式。」甩甩尾巴後,審神喵壓低聲音:「看大家的反應,之後本丸的情況等等……監視本丸可能會遲一點,但看看大家網上的感想大概可以找出一堆目標。」


「我先請大家……到底要用甚麼理由?」藥研藤四郎頓住,放下剛拿起的電話。


「很簡單喵,今天是『初日』,現世有一句話『劇透死全家』。」


「甚麼?」


「只是詛咒,不用露出備戰的樣子。先說好,貓是劇透派,不過嘛,以『讓未看的人知道劇情有機會惹人討厭』為由,相信不少人樂意當乖寶寶。」


「了解!」藥研藤四郎快速地在本丸群組裡輸入留言,簡單說知道大家看劇後有機會想談劇情,但為讓其他地方的審神者和刀劍們保持看到「第一次」的驚嚇感,暫時不要在外面透露,但本丸內部除外,怎樣談也可以。


接下來,電話訊息差點讓兩人的的電話炸掉。鶴丸國永贊同「驚嚇」,至少可以安心他不會亂說,但一堆短刀等等嚷着很想找人談,要完全不說很辛苦。得到貓咪的示意,短刀繼續說出「只談『好不好看』等感受,不談詳細感覺,以及不提到內容」等等「解釋」,簡單說不希望讓其他人猜到劇情,令正式去看時沒有震撼和感動的感覺。過了一會後,大家總算理解這個要求,而且另開劇情討論群組讓他們自己加入暢談,也算是一個不錯的解決辦法。


「大將,請繼續下令。」


審神喵暗暗嘆氣,有刀把房間當成辦公室,不過,自己的近侍意圖明顯,所以也點點頭開口:「藥研,準備軍議,貓授權你負全權負責召集和開會,之後向『我』匯報結果。」


「應。」


貓咪開始皺眉,現在的氣氛完全讓她難以有休息的心情,不忿地一尾巴甩下去,啪噠打到短刀的身上,被嚇一跳的刀剎那間抬頭望向她。


「休息時間!」貓咪扁起嘴:「藥研還要當勤勞的下屬當到甚麼時候?喵!」


「喲,無論任何時候,我也是妳的下屬,大將。」


啪噠!


尾巴的力度再重,對短刀而言只是搔癢,何況她根本沒用上力。猜想到對方不高興的理由,藥研藤四郎輕笑一聲站起來,走過去捏貓鼻。


「請問我這隻生氣的貓咪,希望我怎樣賠罪?」


「藥研的賠罪,最後只是讓貓累得無法起床。」尾巴又啪噠地打他一下,然後繞上他:「貓明白公事要緊,但太焦急不行,至少讓大家開開心心地多看幾遍,完全讓他們那只是一場表演較好。」


「大將不希望現在軍議?」


「又來……軍議是必需,藥研處理就可以,否則貓不知那個三日月,不,還有鶴丸會做出甚麼事……由你去出面比他們私下胡來安心。」貓咪甩甩頭:「呀,總之,明天下午開始重播,可以先請陸奧守在那邊循環播放,讓大家可以一看再看,包括軍議的人。」


「是。」


「喂……喵,不管喵。」貓咪又一次甩頭:「早點軍議也沒關係,先說第一感覺,之後再補的方式也可以,隨藥研喜歡。」


反正她知道這短刀會極速處理,所以就請他「放心」極速處理。


「應。」


「想打?」


「哈哈,請隨便,反正除非我放水,妳根本……哇!來真呢,大將。」


「貓用尾巴就可以打扁你呀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