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一四

「喔?哈哈哈,我們家的妹妹,請問今天是來賞月嗎?」

「三日月哥哥!」小小的剪刀靈回頭看到背後的人,立刻笑起來:「對!很大的月亮!漂亮喵!」

「哈哈哈,的確。」三日月宗近坐下,拍拍自己的膝蓋,歡迎小女孩伏上去:「月相變化,有着不同名字,眼前此彎如勾之月,有着和我這位老爺爺相同的名字。哈哈哈,相信妳沒聽過。」

「咦?」小小的女孩眨眨大眼睛,看來完全不相信。

「哈哈哈,幼兒實在是世間寶物。」三日月宗近揉揉三条家的猫的頭:「跟我一樣,叫三日月呢。」

「一樣喵!」小女孩開心地笑,望望天上,又看看「哥哥」,又用甜美的語調開口:「兩個都是三日月,喵!」

「對。」三日月宗近笑至瞇起眼:「聰明的女孩,不愧是我們三条家的好孩子。哈哈,應該說,我們家能有妳這位可愛的妹妹,實在是榮幸。」

「榮幸?」

「對。」美麗的太刀點頭:「榮幸。」

「好事喵?」

溫柔的聲音再度響起,三日月宗近的眼神和表情越來越柔和:「呀,好事,好事。」

小女孩說著說著,不知不覺間睡熟,三日月宗近讓她枕在自己的大腿,輕輕拍打她的頭:「那個小姑娘……就算是無心,也是一份珍貴的禮物。」

因為購入三條家的剪刀,拗不過「孩子們」想要朋友的心願而嘗試召喚……不,若不是「三條」之名,她大概早收養為她的孩子。不過,這樣反而是一件好事,令自己和刀派所有人多添一個可愛的「家人」。

「三日月?」

熟悉的溫柔聲線在背後響起,三日月宗近不用回頭也知道後面的刀是誰:「嗯,小狐,歡迎回來。」

「噯?來了這兒?」

「對,她很喜歡看新的三日月。」三日月宗近以眼神示意天空,小狐丸立刻明白他在說新的景趣:「他們沒找她?」

「今劍殿有提過,但很快因為和其他短刀嬉鬧,似乎忘了此事。」小狐丸走過去打算抱起小剪刀靈:「我可以送她回去,今晚是到他們陪她。」

「讓她留下也可。」三日月宗近一頓後輕笑:「既然沒在找,就請小狐為她預備被舖,如此可愛的孩子,我可希望讓她多留在身邊。」

安置好小剪刀靈,小狐丸拿過酒打算和伴侶小酎,以他所認知,露出那種溫和的表情是代表他有憂心之處。

「小狐最知我心,甚好甚好,哈哈哈。」

「擔心何事?」小狐丸直接地開口詢問,讓三日月宗近稍稍愣住,然後露出安心的笑容:「不愧是我的小狐,還是讓你發現。」

「請說。」

「沒甚麼……」三日月宗近放下手裡的酒杯,枕到小狐丸肩上,眼神沒離開過天上的三日月:「那邊的月,很沉重。似不吉之兆。」

「信這個……不大像你。」

「借景趣之名示警,或是高位者意思。」三日月宗近聲音裡帶點諷制:「借表演之名誣蔑刀劍之忠義,再以景暗示……哈哈哈,想到如此風雅之方式,實在有趣。」

小狐丸擔憂地看着對方,待他靜下再開口:「危險之事,請容我分擔。」

即使對方沒說,以野獸敏銳的觸覺也會察覺枕邊人正進行不可告人之計畫。可惜,三日月宗近對他的建議只是搖頭拒絕。

「為何……?」

「實在太陰險……人類自以為可以操控萬物,以至真正的過去,總有一天會遭反噬。」

「三日月會對他們如此上心,實在讓小狐意外。」

三日月宗近搖搖頭:「若非他們玩弄今劍,我這位老爺爺不打算理會,即使是主殿要求也會故作不懂。」

「既敢玩弄我們三条家刀劍,就應理解禮尚往來是怎樣一回事。」三日月宗近苦笑:「石切丸大人太溫柔,一旦要取捨相信無法下手,笑面反會做得比他乾脆。」

「辛辣的評價。」

「哈哈哈,小狐皺起眉會變成老狐狸……」三日月宗近伸手搓揉小狐丸的臉:「請放心,有個小姑娘為我們帶來新家人,無論如何我也會護及自身,以免讓小孩傷心。」

小狐丸挑挑眉:「那請問我又如何?」

「手合時嫌老爺爺打得不夠?」

「不……」小狐丸抱住三日月宗近:「會傷心的人不只她,我,以及三条家的所有人都會。」

「似乎有人不夠老實。」

「我,擔心你,三日月。」

「嗯,所以?」

「有事請必需告訴我,我就算拼上命也會保護你。」

「迷戀天上名月,總會一覺夢醒。」

「狐狸眷屬,自不受此等小事左右。」

三日月宗近聞言笑起來,捧住小狐丸的臉許下承諾:「機緣降臨之時,自會告知。」

「我會等你。」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