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一五

審神喵從來沒想過有這樣的一天。

「那個……」燭台切光忠吸一口氣,向剛到飯廳準備的刀劍們低頭道歉:「因為忘記按飯煲的關係,晚飯時間要延遲45分鐘左右。」

「咦?!」全場愣住。

「光坊……快告訴我你這句話只是驚嚇……」鶴丸國永臉色大變:「告訴我……不是真的好嘛……」

「很抱歉,鶴先生,我沒說謊。」燭台切光忠苦笑:「雖然很不帥氣,但也要承認錯誤。」

「喵?甚麼??沒飯吃……哦,只是要等等嘛……」梳洗完畢的貓咪眨眨眼甩甩尾:「貓回去上網,晚點再來,喵。」

既然主君也沒甚麼意見,又暗示解決方法,大家四散各自找點事做去打發那不到45分鐘時間。

可是,事情還沒結束,45分鐘後……

「喵,吃飯飯,大家一起吃飯飯……骨碌?!」不只審神喵,大家的眼珠也快要掉出來:「好鹹!!!」

味噌湯的鹹味是平日的兩倍以上,大概,而且,味道比平日濃得多。

「不能浪費……」小藥才剛放下碗又拿起:「好孩子會喝光……」

「不要!」藥研藤四郎按下「兒子」的碗不准他喝:「鹽分太高會影響身體。」

「很抱歉,今天讓大家受苦,實在深感抱歉。」燭台切光忠立刻站起來低頭道歉,示意太鼓鐘貞宗等幫忙撤下晚餐:「我會立刻訂食物送來,而且會負起責任支付全部費用。」

「喵……沒事沒事,或者其他沒事嘛……」審神喵立刻挾起今天的小炒大口咬:「……」

「主人,請不要勉強!!」以為又多加鹽的太刀急急叫住:「就算要浪費食物,我也不會讓大家有機會吃壞肚子!」

「沒事喵,只是沒鹽。」貓咪拿過湯匙舀了一點湯,然後挾小炒上去,再一口吃下:「嗯,當湯汁剛好,沒事沒事,就這樣吃,或者拌飯吃也可以,喵!」

作為主君的一位用這個方法為下屬「辯護」,令太刀大感尷尬,鶴丸國永悄悄打量四周,突然大笑:「哈哈,我才不信,要試試看!」

白色太刀模仿貓咪的方法把飯、小炒和味噌湯一起放到嘴裡嚼:「唔唔……不錯耶……」

「鶴,嘴巴裡有食物不可說話。」一期一振低聲勸止:「很失禮。」

「唔唔……」鶴丸國永維持咀嚼動作,手則替一期一振做了一份一模一樣塞到他嘴裡,平日溫和的太刀在眾人前自然無法以滿嘴食物的狀態教訓對方,不過,努力咀嚼幾下後,他的眼神突然變得閃亮。

「我就說嘛,好吃吧?」已吞下飯菜的鶴丸國永拍拍手:「看來不是加多鹽,而且味噌加太多,當作伴飯或者餸菜反而剛好。」

聽到他的話+平日有禮(刪除)應該不是擅長說謊(/刪)的另一位的回應,大家的好奇心被挑起,用各種較風雅或更粗暴的方式混合餸菜和「湯」的方式陸續出現,雖未至於一致叫好,但總算令大家可以吃上一餐不錯的飯。

不論是審神喵還是其他刀劍當時只以為燭台切光忠+廚房組只是一時失誤,沒料到……

「喵呀!!!」第二天早上,審神喵仍然喝到特濃味噌湯。

這下糟糕呢……

而且,這一次因為大家分開吃,所以貓咪無法確定大家的情況,只看到大俱利伽羅默默吃完整頓,然後再添一碗味噌湯,臉上表情無改……不,好像是錯覺,今天他似乎有點沒精打采。

「藥研。」

「是。」

「幫貓調查這兩天飯菜的事,喵。」

「大將不說我今天也會問。」藥研藤四郎苦笑,他今天沒讓「孩子們」喝湯,幸好還有漬物、煎蛋配白飯,所以災情不如昨夜慘重。

「拜託了。」貓咪放下碗筷:「貓要早點出門,藥研就請幫貓收拾喵。」

「咦?」

「沒喝味噌湯好像欠一點甚麼。」貓咪甩甩尾:「早點回公司泡一杯好了。」

今天是難得不用丟貓的日子。

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後記:剩下的特濃味噌湯拿去煮午餐用的肉和菜,沒有浪費。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