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一九‧五

重陽算是順利渡過,除了有隻貓想多喝一點酒而扁嘴,或者有不只一振刀意圖拿起貓咪的人偶們去研究而被打至重傷要手入等等「小麻煩」外,總算無事結束一天。

一堆刀被打進手入室也不算問題?喔,不算啊,有刀想拿起來試加幾筆「裝飾」、有刀想拆開研究內部構部(不只一振)、有刀取笑貓咪的貓偶比她瘦太多(同樣不只一振)、有刀想討好「人妻」……總之,全部都是活該。

「藥研,今天連包丁也打……真的沒關係嗎?」

「當然打得最兇狠那個好像是妳,大將。」

「呃……誰叫他拿着貓的貓偶亂甩?只打他已算客氣。」

「大將親力親為去教育弟弟,我自然是出手相助。」藥研藤四郎笑着說恐怖的話:「況且,大將力氣再大,對包丁來說很普通,最後只會揍到大將爪痛。既然大將要教訓他,我惟有出手相助。」

啪!

「是說貓不夠氣力嗎?」

「哈哈!不敢。」藥研藤四郎笑得很開心:「我們是刀劍付喪神,平日打的是遡行軍,大將氣力再大也及不上他們。」

某短刀似乎成為今天最後一個被揍的人,呀……不是……樓下傳來打鬥聲,好像還有刀在教訓人。

「和主人關係再好,也不是取笑她的理由。主人今天打得不夠,我要教訓你多一次!啊啦啊啦!」

「哇,安定!放過我吧!我已被那隻大變態打至重傷!!」

「那是活該!!」

「兼先生,不准跑!今天一定要你記住取笑主人的教訓!!」

「國廣……我被那小鬼捅了幾刀,怎樣說也夠吧?」

「新選組的人言行失禮,一定要接受懲罰!」

「樓下喵……」

「要制止嗎?大將。」

「……還是不要理他們較好。」貓咪搖搖頭:「他們要斬夠才會停,先讓他們斬個夠。」

「大將的決定實在令人驚訝。」

「安定追斬清光是日課,打擾他們可是打擾他們情趣。至於堀川喵,讓他生氣得要追殺他的兼先生,我們不插手較安全,喵。」

「呵呵,的確。」

「……藥研好像今晚心情特別好……」審神喵甩甩尾:「似乎有甚麼陰謀。」

「沒,哈哈,大將在想甚麼?甚麼事也沒有。」

「藥研……」

「嘿嘿。」

審神喵靈光一閃,貓尾一甩拍向短刀:「藥研今天幫忙打包丁,不會是吃包丁的醋吧?」

「啊喂!」藥研藤四郎閃過心虛的表情:「妳……在說甚麼?」

果然。

審神喵斜眼瞄向短刀,藥研藤四郎很快因為「壓力」而投降,臉露笑容那種。

「哈哈,大將的貓爪和貓尾巴是我的,只能用來打我,不准用來打其他人。」短刀發出霸道但聽起來很抖M的宣言:「借刀斬其他刀劍沒問題,可愛的肉球是我的。」

「……抖M。」

「隨便大將怎樣說。」

「不管藥研。」審神喵拉被被:「貓,睡覺,明天要記得准時起床看直播。」

「哈哈,我會叫妳起床,放心。」藥研藤四郎讓貓尾巴搭上自己,再伸手輕捏貓爪準備睡覺:「肉球很有趣,就算是兄弟也沒權享受。」

「變態。」

「隨便大將怎麼說。」藥研藤四郎笑得很樂:「反正大將喜歡。」

P.S.:第二天,有刀故意提早叫醒審神喵,以換來貓貓拳拍打。

「變態,喵!」

「哈哈!」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