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一三‧五

今天的審神喵算是自己出門。呀……說「算是」,是因為有刀扛到她到大門後聽到求饒,說會自己走出門口,所以放她下來。以「技術」去看,她是「走」出大門,不是「飛」出去,嗯,應該是可以及格拿昨晚說的獎勵。

至於之前被人拉下床和扛到大門的事,大概不屬於「評審」準則內。

藥研藤四郎難得好心情聽聽貓咪要求,當然是為了把握機會哄貓,所以回頭一面走回辦公室時,一面思索今天要買甚麼甜品給她。

突然,他發現四周的氣氛和最近一星期不同。

那個好弟弟亂藤四郎換上表演裡的女主角的髮型是意料中事,但蜂須賀虎徹也換裡面的髮型實在叫他驚訝,而且,大家像在延續昨天表演的氣氛,大廣間聽說會反覆重播全景和近景的表演,然後不少刀劍男士仍在討論昨天的表演,一洗之前某表演後全本丸緊繃的氣氛。

那隻貓咪說「方便工作」一點,原來沒說謊。自己那時說「方便工作」只是希望轉移話題,沒想到一齣劇的效果如此大。原本盡心守衛本丸是好事,但全員精神緊張以作戰來說反而是壞事,在戰爭裡,要讓每個「將士」的精神可以恰好切換,以免過度緊繃而致精神崩潰,是一門學問。

藥研藤四郎傾向相信貓咪只是誤打誤撞,令本丸出現「奇蹟」,不過,答應她的「回禮」就一定會準備妥當。

「喲,長谷部先生,今天可以請你幫忙處理文件嗎?」藥研藤四郎很快找上壓切長谷部:「大部分工作已完成和放到『出』那兒,只要幫我看看今天送來的文件裡有沒有急件,如果有非機密急件,幫忙準備資料就可以。其餘的事,我晚點回來或明天做也可以。」

「有事?」

「呃……只是昨晚答應大將買東西給她。」

「主上提出要求,我去買也可以。」

「我買就好。」面對一個有堅定侍主決心的打刀,藥研藤四郎即使一再拒絕仍被糾纏,兩刀快要打起來,早在一邊「欣賞」哥哥當笨蛋模樣的短刀終於走過去「勸架」,很快了解貓咪主人想吃點甜品,指定藥研藤四郎去選。

「那的確只能藥研哥哥去做呢……喂,長谷部先生,我明白你很想幫主人忙呢,可是,別人家的夫妻情趣,有時候不要插手比較好啊。」

「……是。」聽到短刀搬出夫妻情趣,打刀再想插手也不好意思,而且認為那是有辱主命。

送走打刀,藥研藤四郎又迎來新的「挑戰者」,亂藤四郎繞住他笑:「吶呢,既然主人想吃甜品,為甚麼指定要藥研哥哥買?請小豆先生做也可以啊。」

短刀邊說邊向遠處的太刀招手,小豆長光看到後,慢慢朝他們走去。

「啊……不用!大將只是想看看我會挑甚麼。」藥研藤四郎很想吐槽有刀剛剛說「夫妻情趣不應打擾」,轉眼間卻做下一個打擾的人。

「吶呢,小豆先生,可以教我這個笨蛋哥哥做甜品嗎?簡單就好,我不希望廚房爆炸呢。」

「咦?」

「既然是送給主人,親手做的甜品最能表達心意呢。」亂藤四郎準備丟下哥哥,跑開幾步又回頭:「不要打算用果凍胡混過去唷,笨蛋哥哥。」

理解短刀是依貓咪主君的要求+真心想送一份甜品給她作為工作上慰勞,小豆長光認同果凍不大適合,並且答應會教他最簡單,但她又愛吃的甜品。

「請簡單一點,果凍不行,曲奇也可以。」

「以近侍大人的頭腦,我認為親手做蛋糕會成功。」

會成功才怪,審神喵回本丸後看到一振頭頂頂着「中傷」標記的短刀:「喵……到底?」

「抱歉,我沒去買甜品。」藥研藤四郎低頭道歉:「只有這個。」

貓咪比較想知道受傷原因,所以接過禮物沒有立刻打開看,而是繼續盯住自己的護身短刀看。

「吶呢,我這個的確是笨蛋哥哥呢~~」從某次小型爆炸開始到廚房幫忙的亂藤四郎苦笑:「藥研哥哥啊,差點為做甜品給主人,炸掉我們的廚房,中傷也是這樣來耶。」

「都是你的鬼主意。」

「我沒想到藥研哥哥做個蛋糕,而且有小豆先生教的情況下也會爆炸耶。」

「抱歉,早知道我會教近侍大人做果凍。」

「沒事沒事,小豆竟然有辦法教藥研做出甜品,已經是奇蹟呢喵。」

貓咪開始好奇他最後做出甚麼,所以小心翼翼拆開禮物。

是最普通,用巧克力脆片加棉花糖壓成的蛋糕形的脆餅。

「抱歉……」藥研藤四郎仍未抬起頭:「戴着手套不方便,只能做成這樣子。」

貓咪終於忍不住大笑:「喵,已經很好呢!哈哈哈!!要連即食麵也不會煮的藥研做蛋糕,實在強刀所難。做到這個已經很厲害喵!」

亂藤四郎忍不住跟着貓咪大笑:「甚麼?原來藥研哥哥連即食麵也不懂煮嗎?」

「嗯!每次想偷吃一點時都是貓煮給他吃啊!」

被取笑的短刀不敢回應,很快感受到貓咪的尾巴拍拍:「喵,要去手入喔,這個『蛋糕』,一會兒和孩子們一起吃,說是爸爸做的,他們一定會喜歡。」

「是。」

「喂……這口吻太公事喵!」

「……呃……知道。」

「真是的。」貓咪甩甩尾,牽起短刀的手:「謝謝你們呢,這份禮物真的是驚喜。原本只想吃點甜品舒緩星期一的心情,現在看到成品已經精神百倍呢喵!」

「不用客氣。」

「對了,廚房真的沒關係嗎?是不是真的爆炸了?晚餐怎辦?」

「啊……沒事,大家幫忙收拾好,晚餐已在準備。」

「總算可以放心呢喵。」

P.S:因為只是最基本的巧克力脆餅,所以味道絕對沒問題!!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