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一一‧五

近侍刀答應要談的事,最後還是等到晚上。


事情比想像中平淡,審神喵最初懷疑有刀嚴重欺負自己的近侍才會以「回謝」的名義送賠禮來。只不過,情況也不算好,照問題和對話看來,他們不但繼續懷上面的居心,而且連自身的「存在」、「意義」也出現危機。「付喪神從器物裡隨年月而生」只是「基本條件」,人類賦予他們的信念、「信仰」他們的存在佔一部分,自我價值、信念,亦佔一個重要的部分,沒人信奉、記住的「器物」,或者懷疑自己存在價值的「付喪神」均是難以存在。


那份是交給自己讓大家回復心情的事前「回禮」。


至於「沒資格」拿「謝禮」的那隻嘛,果然又惹了她的寶貝短刀,不過,看在連那倔強的短刀也承認那時一直被庇佑在他的「羽翼」下,拔毛的事就作罷。


「喵……三日月出了難題呢……」審神喵甩甩尾:「藥研,明天和大家宣佈,之前那場奇幻舞台劇,星期日那天會有大千秋,貓有預計直播,大家可以去看。」


「咦?」藥研藤四郎一愣:「大將又亂花錢……不,為甚麼突然提這事?」


「要大家因表演而出現的奇怪的想法走出來,最好的方法大概是用另一套表演,喵。」


「妳只是把妳已偷買的片段用花言巧語變得看似合理。」藥研藤四郎苦笑地搖搖頭,揚揚手答應下來:「那天看大家的反應有感到怪異的地方,聽大將一說,終明白那時有種不安感的理由。」


「三日月提出好問題,可是沒有引導大家找到答案就丟下。」貓咪抱頭:「喵,這下要貓想辦法呢,先用預告等大家分神,貓這一、兩天會找個方法和大家談談,所有人。」


「所有人?!」藥研藤四郎瞪大眼,怕她會把背後的事道出。


「藥研好像想到怪事。」審神喵側頭:「沒錯,提出問題的人是三日月,但也難保本丸裡有聰明的孩子會想到相同的問題。貓寧願假借劇情辯論甚麼方法也好,令他們發洩。」


「太危險。」


「不會啦,藥研就請放心。」聽到短刀勸說自己此舉會惹來「監察官們」的懷疑,審神喵又搖爪又甩尾地回應:「很久以前你們不也是會在看電視後辯論嗎?雖然那次擺出擂台的人是和泉守他們,但用類似方法就好。只是,貓似乎要借他人的手,以免只聽到貓『喜歡聽』的話。」


「大將,妳是懷疑大家的心意?」


「貓只是認為大家看到是貓主持時,會因為禮節而太客氣。」


「呀呀……」的確。藥研藤四郎思索一會,換回自信的笑容:「交給我,我有辦法。」


「如果藥研出手,大家會直接聯想到貓耶。」


「不是我。」短刀回答得很乾脆:「我有人選,保證適合。」


「喵?」貓咪的好奇心被挑起,眼睛眨呀眨:「告訴貓!告訴貓!」


「不、行。」短刀壞笑:「像裡面的那隻鶴說,說出來就沒有驚嚇,當然要先隱瞞,到時才『砰』一聲爆出,讓氣氛推到最高。」


「貓要知,貓要知,命令,喵!」


「抗命。」藥研藤四郎大笑,戳戳貓咪的頭:「事先吃了別人的謝禮,惟有努力。嘿,那傢伙連我們都敢玩弄,改天要好好招呼他。」


「不要跟有薙刀和大太刀的三条家作對。」審神喵搖爪:「貓的刀裝只有藥研一個,擋不到刀。」


「喂!」


「薙刀打全場啊,藥研不擔心誤傷孩子們儘管試。」


「不敢。」


「那明天拜託藥研喲~~」


「明天?!」藥研藤四郎嚇了一跳,但很快笑起來:「好,好,大將有令,惟有答應。」


「欸?真的可以?」


「不認為可以做到,就請不要下令。」近侍提醒,指尖飛快地戳電話螢幕:「放心,我去通知一下,明早,不,到明天妳願意起床時,就會看到他們正在辯論。」


「咦?」


「我保證,絕對。」


「謝謝你呢,藥研。」


「這是我的工作。」藥研藤四郎輕笑,搖搖手裡的電話:「而且,大將應該謝是明天的主持,不過,明天才揭曉。」


「貓想知道!」


「不、行。」藥研藤四郎收起電話:「敢偷看,我會令妳明天無法離開房間。」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