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O六

「根據要求,對你們實施特別觀察的期限已經早就屆滿呢。哈哈,原本打算很有愛地給予你們寬限期去改進,但是嘛,現在看來是我過度維護你們呢。」一文字則宗搖搖手裡的紙扇,上下打量眼前的兩振刀劍:「評價嘛……哇哈哈哈哈,很可惜呢……是不可。」

兩刀先是一愣,然後水心子正秀立刻抗議:「清麿一直很努力,而且他的身體和精神已比之前好很多!為甚麼還是不可?」

「水心子,不要反抗監察官大人呢。」源清麿搖搖頭苦笑,惟不忘讚美、感謝對方:「水心子非常有勇氣呢,敢於向監察官大人評理,實在非常感激水心子的心意。」

「向則宗大人要一個解釋,我想不是甚麼讓他為難的事。」水心子正秀語調瞬間轉換成成熟的大人聲線,眼神比方才更銳利,毫不客氣地望向一文字則宗:「我相信,解答部下的查詢是監察官的職責。」

「哈哈哈,真是服了你們兩個小子。」一文字則宗失聲大笑,惟沒忘記以紙扇遮掩他狂妄的笑臉,沒幾秒,眼神一轉,戲謔地望向他們:「原因……嘛,你們不是剛剛已經明確地表達過嗎?怎麼要勞煩我這個監察官說?」

源清麿眼明手快掩住水心子正秀準備回嗆的嘴巴,臉上的表情很快變成「正常」的工作模式:「抱歉,水心子失禮了,沒制止他是我的失誤。監察官大人的話我們已清楚聽到,請原諒我們的愚昧無法理解監察官大人所指,懇請監察官大人不吝一點時間向我們說明。」

「哇哈哈……說過多少次裝大人不適合你們?實在無法理解你們的腦袋……」一文字則宗搖搖頭,本想用紙扇敲在源清麿的頭上,但轉念輕叩在水心子正秀的頭頂:「很努力……就是你們『不可』的最重要原因,老爺爺不只一次要你們不要太往前衝,要你們安心休息,偏偏你們從沒聽進去呢。」

天保組閉上嘴巴沒有反駁,水心子正秀直接洩氣,一文字則宗話裡的意思他非常清楚,他亦不只一次提醒他的同伴兼妻子放鬆一點,讓他分擔更多的事,可惜絕大部分時間無法說服對方。

而一文字則宗的下一個「指控」更是「鐵證如山」:「我記得有說過,要你們每個月都要休息一星期,到旅館休息調整身心,一切費用由我這個老爺爺支付……兩個小子,麻煩你們老實答,最後去了多少次?」

兩刀低頭不敢作聲。

「因為評價是『不可』,所以呢……要延長你們的觀察期。」一文字則宗合上紙扇輕輕拍拍掌心,抬頭想了片刻再次轉向他們一笑:「再半年?好吧,不為難你們,先三個月。要求相同,每個月要休假一星期到旅館休息。請不要輕看這個命令,偶一放縱,或是遠離工作回歸自身,都是自愛的練習……愛是很神奇的事物,無法愛惜自身,無法完全發揮力量。」

「是……」

「然後。」一文字則宗見兩刀現在仍像小狗狗般低下頭,捉弄他們的心情油然而生,嘴角一勾,道出下一個「命令」:「回頭我把一些資料給你們,限你們明天早上前挑選好,後天出發在那個旅館休息一星期。錢嘛,怕你們到時只呆在房間,我會很有愛地替你們充足夠你們用的錢到你們的VIP卡裡,一直跟進你們情況的醫師會安排他到那邊線上匿名診症……總之,要選一家可以讓我滿意的房間,而且好好花光給你們的錢。這次嘛,拜託你們不要回來說要付買伴手禮的錢,那是看不起我這個老爺爺和一文字的話喔。」

「對不起。」

「很抱歉。」

兩刀同時道歉,過了片刻源清麿抬頭,在開口前被一文字則宗打斷:「那些是『我們』一文字則宗名下的產業之一呢,雖然不少與他人合資,但專屬房間和服務這種小事可是基本配備,還有定期分予各股東的利潤可還不錯,給老爺爺不要客氣地用,這是命令!」

「是!」兩刀立刻立正行禮,這次換水心子正秀在行禮後抬頭:「那個……假期申請方面……」

「老爺爺自會有辦法讓『主人』點頭呢。」一文字則宗再次打開紙扇輕搖:「放心準備出門休息的事吧。」

「感謝。」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一五 「看表演!看表演!看表演呀喵!!」審神喵在星期日早上就在喵喵喵,所以很快遭到「報應」。 「喲,妳這隻壞貓難得早起床,快點去解決那堆文件。」 「喵……」 「主人請放心呢,藥研哥哥已交待大家幫忙準備,所以嘛,bye bye喲,一會兒見。」 亂藤四郎也不救的貓咪,是可憐的貓咪。 甚麼?主控刀刀們?不好意思,他們一聽到「大將要大家幫忙準備大廣間」後,立刻非常忙碌,不會發現

「喵!貓不弄,貓很累!!」今年已是不知第幾年的貓咪撒野。下班回到本丸的審神喵,明知道今天有火雞,但只懂提早撒野說不會去分。 「好,大將,請問『妳』今年『又』打算要吃哪種BL糧?」深知有貓自發現可以用這法去吃她的糧後變成每年撒野,藥研藤四郎沒好氣地翻白眼,要壞貓咪盡快下決定。 「喵……水心子和源一定要,喵!上年他們沒分多久就退場!」審神喵說着此話時,厲眼瞄向一文字則宗,亦即上年嚇得天保組在分火雞時不

「嗯……」源清麿在床上翻身。 「可以多睡一會,清麿。」源清麿聽到聲音後緩緩睜眼,迷迷糊糊地看到水心子正秀向他走去,坐到床邊再揉揉他的頭:「沒關係,今早我已跟櫃檯要求延長時間,也交了兩節費用,清麿儘管睡也沒關係。」 「嗯……嗯?」「櫃檯」、「延長時間」等字眼刺激源清麿的神經,令他記起他們並非身在本丸。 而且,與他人有約。 「……我……等我……亂君他們……」源清麿掙扎着想爬起床,不過很快被水心子正秀按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