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O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O八‧五


「喔,似乎學懂一點點事呢,小傢伙們。」看到天保組兩刀來交正式的報告的時候,一文字則宗悠閒地搖着紙扇,以曖昧的笑容、眼神朝他們笑說道。


水心子正秀立刻嚇至炸毛,「那個」、「對不起」等幾組詞彙混雜在一起一會後,源清麿的輕笑聲和溫柔的聲音隨之響起:「承認自身過失非常有勇氣呢,不愧是水心子。不過呢,我們這位監察官大人只是開玩笑,沒有生氣喔。」


「果然沒看錯,源小子的觀言察色的能力回來了,看來精神狀況大有改善。可是呢,老爺爺不喜歡在平日太細心,我只是想疼愛可愛的小傢伙們,過度防範會讓我這個老爺爺傷心。」一文字則宗不只用說,還假裝擦淚,很假,假得像在嘲諷他人的那種。


「監察官大人,請說回正題!」感受到對方的嘲弄,水心子正秀本來想罵人,但僅餘的理智和源清麿阻止的眼神勉強壓下幾乎爆發的情緒,但語氣多少帶着敵意。老練的一文字則宗自能輕易讀出小鬼的情緒變化,不過看在他挺喜歡這次報告的份上,所以放他們一馬:「哈哈哈,老爺爺不過是希望得到小傢伙的愛,並沒任何惡意。好了好了,沒耐性會扣分……哇哈哈哈,這樣才對嘛,當個聽話的小鬼會得人疼愛呢。我是想說,這次嘛,報告和附加行動的評分是『優』,總算大有長進。」


水心子正秀聞言總算冷靜下來,一文字則宗見他回復平靜後,分別就他們放到雲端上的初稿、選上的照片作評分,然後大讚他們借社交媒體的力量做了第一波非常好的宣傳。水心子正秀再次緊張起來:「等等……我們沒有公開……呃,還是群組的照片也算?」


「我記得則宗大人未有事先要求要得到全個旅程的照片的版權……」源清麿剛開口準備「討價還價」便被一文字則宗的揮動紙扇的手勢打斷:「源小子,不要剛聽到讚美便又在老爺爺前裝大人,或者說過度逞強。你的狀況只算是有進步,不要每事想着和他人周旋。老爺爺沒打算做搶奪小傢伙成果這種無愛又卑劣的事呢。不要說群組裡,就算貼到外面也可以喔,當做下期周刊的預告可是大歡迎。」


「這……」水心子正秀一時無法完全理解,惟有望向源清麿。


「感謝則宗大人的理解,只是若過度公開怕招來上面追究,公開以我們身份宣傳的事請則宗大人手下留情,除非另有安排。」源清麿未有完全拒絕,甚至追問更多:「請問『監察官大人』近日是否有要事要處理?」


「呀,沒有呢,這次真心想讓兩個可愛的小傢伙安心休息,看來未有說出口你們已經心領神會,所以才說喔,你們這次的評價是『優』呢。」


沒有過度安排各種課程,純粹遊玩,相比上次豐富的行程、遊記,這次反而更貼近一文字則宗和旅館一方希望呈現的感覺。


源清麿看上去有意繼續追問,一文字則宗搖搖紙扇請他放心:「調查還在繼續,暫時未有發現有明顯會威脅你們的殘餘份子存在,老爺爺不是已保證最難搞的那些已被活埋在時間的縫隙嗎?就算再有未受控的人……那種會苛待看似身份較低的付喪神的東西,自然會有人收拾。現在剩下的東西已不足為懼,就像之前所說呢,若非得到受害者的愛和原諒,姬醬們賦予他們的惡夢會纏繞他們一輩子,要消除嘛,除了請求受害者原諒外,大概就只有去死一死一途。」


「……是。」


「要說嘛……老爺爺倒是意外地發現得到愛和原諒的東西可不少。」一文字則宗搖扇子的動作放慢,嘴角勾起一絲苦笑:「刀劍對主忠誠的天性被混淆成愛,究竟是否一種扭曲的愛,老爺爺實在說不準。罷了罷了,已不是老爺爺能管的範圍,不要做那些事就算。」


天保組兩刀理解對方不會再多說,所以向一文字則宗道別,在他們轉身準備離開時,一文字則宗問:「源小子,你傳給大家看那些有人偶在的照片閃耀着愛意,可是未見你交上來。老爺爺認為那些照片就算不是用給你們的相機拍也可以用呢,不知可否給老爺爺幾張?」


「抱歉,那是水心子和我一起選的人偶,我們當成孩子般照料,不希望讓『她』成為工具的一部分。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安全考慮,人偶多少會染有我倆的靈力,而且就算相同款式的人偶在得到照顧後,都會擁有足以追蹤其『父母』身份的獨特特徵,為保水心子……嗯,大家的安全,我不認為這是恰當的選擇。」


「『孩子』……嗎?那,恭喜呢。」一文字則宗點頭:「既是兩位小傢伙的『孩子』,那老爺爺惟有尊重你們的選擇……呀,多一個小傢伙可以疼愛的感覺很不錯,改天送上禮物當賀禮吧。」


「謝……呃……咳,實在是太客氣,監察官大人。」


「水心子小子,說過很多次不要在老爺爺前裝大人。要說的話應該是甚麼?請再說一次呢。」


「是,謝謝。」


「那就對呢,好孩子。」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