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O五‧五

最佔據位置,而且是最「危險」(雙重意義,鶴丸國永的鳥籠在上落樓梯的畫面不是普通的刺激)的一組離開後,其他刀劍重新在門外排隊等候拿糖果。雖然看起來像是很小孩子的玩意,但每年難得可以裝神弄鬼,又可以討好主人/向主人撒嬌/與眾同樂的日子,當然不會錯過。


今年是連壓切長谷部也會正裝出現的一年。


「喵?長谷部不是說這個是甚麼……」

「是魔鬼的節日。」日本號代表支支吾吾的審神喵說出打刀往年用作拒絕參與的理由:「嘿,又不是信教,執着個甚麼?這也不就來了嗎?」

「貓想知道……為甚麼長谷部的扮裝就是沒上甲的戰裝喵?」

「我一定會為主上驅除藏除藏匿在暗處的魔鬼!」

「所以這是神父……喵,等等,作為付喪神說這句不奇怪嗎?」

「噗……哈哈,大將的吐槽實在太精準。啊喂,長谷部,你那句話是輕視我這個極短嗎?」

「確保主上安全是我們的責任,在大家裝神弄鬼,耽於玩樂的時候,正是敵人、邪靈趁機偷襲……啊,感謝主上的賞賜。」審神喵用糖果送走壓切長谷部和日本號,結束這個回合。


「吶呢,我們那個笨笨的藥研哥哥有沒有好好為主人……咦?不錯呢,主人今晚的打扮很可愛,小主人們的小精靈打扮都很可愛呢,看來藥研哥哥有努力耶。」

「我們自己換的!」妍立刻戳破亂藤四郎的幻想,以不信任的眼神瞄了爸爸一眼,再望向亂藤四郎:「信自己最好!」

可憐的藥研藤四郎無法反駁,而且他肯定反駁會換來弟弟的取笑,所以一直保持沉默。亂藤四郎當然看得出來,所以笑着接過貓咪主人送的糖果後,向小藥和妍派發他親手做的糖果:「小豆先生教我做的呢,所以可以放心吃喲。」

「謝謝亂哥哥!」

「嘻,那我和浦島的打扮可愛嗎?」

「可愛!」小藥立刻回答,而妍則給了很「標準」的答案,她不只豎起拇指和用力點頭,而且附上這一句:「很恩愛!Love!」

「很有愛!很BL!」沒人問貓,但貓咪就是要回答,所以她同樣獲得一顆糖果:「謝謝呀喵!」

「要先回去呢,先向主人預告下一對非常精彩,一定要多給他們獎勵喔!」

「是,貓知道了!」有貓開心地敬禮,藥研藤四郎超想吐槽為甚麼變成作為大將的一個聽部下的命令,不過當他看到下一組時,知道「預告」是必須。


「哇!鬼!!」小藥第一個叫出來,然後是喵式尖叫,之後就是非常熟悉的聲音向他們道歉:「很抱歉……我無意嚇倒大家……」


來的刀劍是源清麿和水心子正秀。


「源哥哥!」妍立刻拍手:「¡Hermoso!」

「……真的是源……可是……會發光?」審神喵半秒換了個表情:「怎樣做的?教貓!教貓!教貓呀喵!」

「咳。」水心子正秀咳了一聲制止:「那是清麿的秘密配方……今年精進設計後再呈現給我……呃……我們的主人欣賞。」

「只是發光效果的顏料和粉末,只是要黏上去要點技巧。」源清麿笑着回答:「算不上甚麼秘密。」

審神喵想起一事:「所以上年嚇壞大家的……」

「上年的事很抱歉,今年已特意調低可怕感,可惜還是嚇倒主人,實在……」

「不用道歉(喵)。」一貓和另外兩刀同時打斷源清麿的道歉,然後貓咪轉向水心子正秀:「那……水心子是?喵……咦??不會是??」


水心子正秀是武士造型。

武士和女鬼……


「猜對呢,是笑面大人的女鬼小姐逸聞裡的角色。」源清麿輕搖手裡的「嬰兒」示意:「有向女鬼小姐請教過造型,所以亦準備了嬰兒的道具。」

「只是毛巾?」因為身高差的關係,審神喵只看到毛巾,待源清麿將「內容物」轉向她後立刻尖叫:「很可愛的娃娃!」


那是一隻有點古舊的BJD,尺寸不是很大,所以多塞了一些毛巾去充撐尺寸。


「是水心子和我一起選,是我們的『孩子』呢……呀,話題好像太刺激,很抱歉。」


「沒事……謝謝糧食……」審神喵一面送上糖果一面擦鼻血:「BL最高!」


那個,之後貓咪怎樣被趕回去休息,後面的刀劍男士怎樣向貓咪表演就請任憑想像(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