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O五

「喵,糖果時間開始!」隨着審神喵用訊息在群組裡宣佈的一刻起,本丸的刀劍們就陸續在審神喵的房間前出現,包括連籠一起出現的鶴丸國永。


「Trick or treat?」相信任何人看到一隻白鶴在伸不出手,呀,翅膀的鳥籠裡喊着這句話也會大笑,所以審神喵、藥研藤四郎和小刀靈全大聲笑起來。鶴丸國永猜到他們笑的原因,鼓起腮裝生氣幾秒後和他們一起大笑,然後再問一次:「主殿還不選擇就別怪我不客氣製造驚嚇喔。」


「你敢?」藥研藤四郎挑眉,一期一振則瞪了鶴丸國永一眼,至於審神喵則笑得更大聲:「喵哈哈哈哈哈,籠中鶴可以做到甚麼驚嚇?貓不信,喵!」


小藥和妍像是聽到暗號那樣,兩振小小的模造刀立刻把手裡的南瓜燈形的糖果籃收到背後,直盯着鶴丸國永看,比審神喵稍為有禮貌一點的大概只是沒有大笑這一點。


鶴丸國永頓時瞪大眼,正常是他最想要,也是最喜歡的惡作劇=驚嚇時間,但……


瞪着他,以眼神警告他的刀劍有兩振,而且是最不好惹的兩振。鶴丸國永心底非常清楚,一旦他斗膽向他們做任何嚇倒他們的惡作劇,他會受到全本丸刀劍的圍攻,到時有再多的御守也沒救。


可是……


鶴丸國丸打量一貓二模造刀……呃,他發現瞪着他的另外兩刀同樣露出戲謔的眼神,現在他想推搪說驚嚇的事只是說笑也不可能,同樣會被笑慘。


……到底要怎樣做?


鶴丸國永努力壓抑他的表情,以免被其他人發現他在苦惱,在他不知如何收場的時候,腦海突然靈光一閃,立刻整個人,不,他現在的狀態是整隻鶴往後躺,然後翅膀和腳亂揮亂踢起來:「呀,不依呀,主殿說過給我糖果!主殿是大話精!嗚哇!!」


房間的氣氛像是凝結,過了半分鐘大家都無法反應,鶴丸國永以為「驚嚇」失敗無奈地爬起來,但沒幾秒聽到大家的爆笑聲和掌聲:


「喵!嚇倒貓呢!完全沒想到!哈哈哈哈哈喵,你贏了,鶴丸!」

「哈哈,大嫂真的太有辦法,連這事也敢做,我只好認輸。」

「鶴……噗……哈哈哈,抱歉,但……哈哈,實在太出乎意料……幸好沒,哈,沒其他弟弟看到……」

「……鶴丸哥哥……」←全場惟一真心去忍笑,而且有忍住的刀劍的小藥,至於妍……不好意思,她已笑至拍手掌和搥地,跟某隻大貓咪一樣。


最後,他們笑了接近五分鐘,鶴丸國永只能坐在鳥籠裡看他們笑,然後收下貓咪從現世帶回來的糖果。


「打擾主殿太久……噗……很抱歉,屬下先帶……噗……鶴丸回去,告辭。」一期一振拉着鳥籠離開時,還未完全止住笑。


順便說一下,在房間裡的人大笑的時候,其實不遠處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還記得大家要在審神喵休息前去拿糖果的規定嗎?既然有這個規定,樓梯、走廊一帶早就有不少刀劍在排隊,他們雖然看不到鶴丸國永的撒野現場,但多少聽到白色太刀撒野時的話,只是為免之後被粟田口刀派追殺(粟田口刀劍們則努力忍笑保住一期一振的面子),所以用盡各種方法,包括捏臉、捏大腿,咬唇等等去防止笑出聲,好幾振刀忍笑忍至幾乎斷氣。


嗯,辛苦呢,下一組可以過去拿糖果喲。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