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O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O七‧六


「哇!已經這樣晚了!」水心子正秀起床後瞄了眼時鐘後即時叫出來,但下秒感到身邊有人在翻身立刻掩住嘴巴,慢慢往旁邊望去,然後偷偷鬆一口氣:「……幸好……沒吵醒清麿……難得睡得這樣好呢。」


水心子正秀情不自禁地伸手輕撫源清麿的頭頂和髮絲,柔軟、蓬鬆的手感非常美妙,正打算偷親下去卻被對方遞上手擋住,只見源清麿又翻一次身,咕噥地說了句:「五分……嗯……十分鐘……」


「當然可以,清麿。」即使隱約知道對方不可能聽進去,但水心子正秀仍柔聲回答並縮回手,眼神有連他也沒察覺的溫柔:「難得睡得熟,清麿要睡多久也可以。」


一語成讖大概是這意思,到源清麿睡醒已是上午十時。他看到時間後足足呆住近一分鐘,接着在水心子正秀的阻止下,「無法」向對方道歉:「……但……」


「今天的安排就只有下午和治療師在線上覆診,其餘都是自由時間。」水心子正秀再次搖搖頭,制止源清麿道歉:「有足夠的休息有助下午的見面,清麿做得好。」


這一次源清麿沒有跟水心子正秀爭論那是否「做得好」,而且問對方今天想做甚麼,回答很普通,但也有意料之外的部分:「我現在很肚餓,已經請管家桑改為準備早午餐,相信清麿梳洗後可以吃……然後,嗯,到海灘走走當飯後散步?啊……千萬不要説妨礙我去游水呢,老實說,昨天實在太累,今天玩水是可以,但千萬,千萬不要說玩那些甚麼滑浪呀,游水呀之類,我完全沒想過昨天只是逛市集也那樣累!對……也不要為今天無法早點去市集而道歉,知道嗎清麿?」


「如水心子所願,不過,水心子不用因為擔心我會自責而說謊呢,相信以水心子的體力,昨天逛市集只是小事耶。」


「……不……沒說謊……」水心子正秀不好意思地抓頭,再誇張地嘆一口氣向源清麿傻笑:「我……其實只比清麿早不到一小時醒來,醒來時已超過九點……累是真的。」


「咦?」


「市集很有趣,但真的很累,所以今天請儘量不要過去。」這時兩刀才意識到昨晚基本上在房間裡沒「做過甚麼」,兩人都只是休息、吃晚飯、坐在屋側賞了一會結界造出來的「星空」,最後泡過加了浴鹽的熱水澡後就直接睡死。


「很抱歉,是我誤會……」


「就說不用道歉。」水心子正秀又一次搖頭:「……其實我也不相信呢,怎可能逛半天市集就會累成這樣,一定是我鍛練不足……呀!我沒有指摘清麿的意思!對不起!!」


「那是事實呢,水心子不用道歉。」源清麿搖搖頭。


「看來今天一定要請治療師再次提醒清麿一些事。」水心子正秀沒像以前般繼續催逼,想到今天會有位能讓對方耐心聆聽的「治療師」在,生氣、擔憂等種種負面感覺並沒像慣常般浮現。


「……那一切要麻煩水心子呢。」


「呀,當然。」


用過早午餐,兩刀先到海灘散步。趁着現在天氣未完全變冷(含小島的結界影響),兩刀捲起褲管走到淺水區玩水。由最初在水裡慢慢走,到開始往前無人處踢水,最後變成互動踢水、潑水,笑聲響徹小小的海灘。


不得不讚管家桑呢,當天保組兩刀玩完水上岸時,他已立刻拿過大毛巾和乾爽的衣物讓他們擦乾身體和更換。


「海真的很有趣!」水心子正秀由衷地道出感想:「尤其和清麿兩個人的時候。」


「和本丸的同伴一起也可以喔。」源清麿記得本丸在海邊辦活動時,水心子正秀也很投入地參與。水心子正秀不好意思地別過頭,以手指抓抓臉頰:「要顧及新新刀的名譽,不能過火……除非有鍛練的意義在內。」


源清麿心忖,日後要加油想更多更多的理由等水心子正秀可以放心和大家快樂地玩,輕鬆地笑,給他更多更多……


「清麿?」見妻子發呆,水心子正秀輕聲呼喚,縱然心裡明白對方沒事,但眼神多少藏有一絲擔憂。源清麿注意到丈夫的眼神的變化,很快收回腦海裡的各種想法,回以溫和的笑容:「吶,怎麼了?」


「呀,沒事……啊,好像差不多要回去。我們回去休息一會後就要和治療師見面。」水心子正秀朝源清麿遞上手:「早點回去?」


「如水心子所願。」


治療師如水心子正秀所想,或者說像之前每次「應診」那樣建議源清麿逐漸以更多的角度看他的事,語調溫和但不失堅定。一再稱讚他們有努力學習、運用各種技巧調整兩人的關係和觀念,但同時說:


「我相信以兩位有非常努力,但有時候過度努力會變成壓力反會拖慢『訓練』。」治療師作了一個比喻:「像運動等不同要運用身體的『活動』,努力訓練會慢慢看到成果,可是,一旦過度會造成肌肉、身體受傷,到時便要暫停練習,就算成績日後可以追上,但多少會影響心情,對嘛?」


未有刻意將他們和一般人類區分,同時給予讓人信服,容易理解的理由,天保組兩刀自然在螢光幕前點頭。


治療師後面詳細問他們的近況,水心子正秀提到源清麿之前提到「報應」的話,還有對方情緒反覆的情緒等事;源清麿則在鼓勵下道出水心子正秀最近越來越常因為顧忌他的情緒而對他「說謊」。


治療師先是安撫他們,告知他們這是雙方努力的證明,並請水心子正秀安心,說偶爾有輕微的「退步」,有時候反而代表對方太努力,或者是內心深處正在整理各種思緒,請他耐心在旁守護。


之後,他「轉向」源清麿,雖然雙方只用虛擬形象示人,而且一直用代號稱呼,但兩刀同時感到對方的虛擬人像往源清麿望去。


「你相信因果?」


「非相信與否……大概是只能那樣想。」


「能夠理解呢,因果是否存在我無法代任何人,或者上天去說。」治療師的聲音很輕,彷彿有一種「魔力」:「如果你相信因果……可以試試造成你過去的痛苦的果報,在你成為刀劍男士時已完結。」


「欸……請問……」


「由僅是刀劍變成刀劍男士……有點像人類的轉世呢,我的想法是這樣。既然已換成一副完全不同的身體,刀工的事又好,或者前主的事也好,已不是你的責任。記住沒關係,不少人類有保留前生的記憶……對呢,和以前的主人們發生的事,刀工相關的故事,可以視為你的『前生』,會記住是一個福氣,但不用過於在意。如果一時間未習慣,儘管放輕鬆呢,相信在你身邊的一位會輔助你。」


「嗯。」


「如果,真的太辛苦,想發脾氣是可以……請記得原諒自己和對方。人類世界有句說話,說幸福的童年可以治癒人的一生,不幸的童年要花一生去治癒……第一個召喚你們的人和地方造成你的創傷,用人類來比喻就是過了一個很糟糕的童年。你以為已經花很長時間去治療,其實啊,每個有這樣做的人都花了更久的時間也及不上你的康復速度呢,所以,你們已經有很大進步呢,相信自己吧。」


治療時間結束,比想像中得更多安慰,兩刀不知不覺間牽住對方的手並互相倚靠。


「清麿,我想這樣休息一會。」


「嗯,如……我也希望多倚靠水心子呢。」


「這是我的榮幸。」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Yorumlar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