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典」,要說嘛,其實不是甚麼大型活動,但氣氛比往年好太多。藥研藤四郎跟着審神者來到上年到過的廟宇前也不禁驚嘆:「完全是兩回事……」


「這個已是很小型呢,以前貓在另一個地方上班時,那邊的祭典更大,而且……」愉快的語調多少黯淡一點:「那時候,大家還在比較安心、健康的情況……咳咳……」


「啊喂,妳最近又咳起來,真的沒事嗎?」藥研藤四郎見審神者咳得快要蹲到地上,不由得擔心起來:「不舒服便跟他說取消,然後立刻回去休息。最多我請大家上網找參考資料和說是我不准妳逛……」


「答應了的事,沒太大理由不可能失約呢喵。」審神者說完施咒放出小小的散步男士:「不好意思,只能用這方法呢喵……啊……要用訊息才對。」


「我聽到主人的說話,沒關係。」訊息欄立刻多了一條,不,兩條訊息:「我聽到主人的咳聲,身體不適請不要勉強。」


「沒事沒事。」既然對方不介意用「語音」,審神者樂得不用打字:「逛一圈的體力是有呢,還可以順便完成散步任務和拍照。拜託你呢,小豆。」


「大門」的位置有簡單的裝飾,但裏面在還沒進去前已看到有不同的攤檔,如審神者上年所說般以出售鮮花為主,但往內走可以看到有賣裝飾、玩具,更重要,是小豆長光需要取材的美食攤檔。


「款式不多,但意外地有很多平日少煮的食物。」訊息欄很快出現一個新訊息,審神者沒有立刻回答,先請小豆長光的散步小人放下標記,然後順道為他和食物攤位拍了一張合照。


「喵,如果小豆有興趣,貓可以找食譜……雖然貓覺得不用耶,以你們廚房組的實力,直接變出更出色的食譜的機會更大。」


小豆長光回了一句「主人太客氣」後,以要筆記所見的食物、配搭,並要立刻和其他人商量作為理由要求先「下線」,審神者當然立刻批准,因為,有刀在她身邊用非常銳利的眼神盯着她看,手則越來越用力捏她的肩膀。


「痛呀!」放下電話,審神者立刻抗議,不過只是踹了藥研藤四郎一腳後繼續和他逛祭典。


「那是甚麼?」藥研藤四郎指着一個攤位問:「我嗅到藥材的味道,但看起來又不像。」


「哇!是古早的零食呢!」審神者眼神發亮:「甚麼?可以試吃?吃吃吃!」


「大將試吃的意思就是買……痛痛痛……」吃了審神者補上的一腳,藥研藤四郎只能投降。如他所言,審神者是邊吃邊買,不過,藥研藤四郎聽到零食的「功效」和名稱後再不阻止,甚至贊成她買一點備用:「沒想到可以把止咳、潤喉的藥材做成好吃的零食,以後可以試試看。」


「……你想被女兒嫌棄可以試。」審神者毫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把買到的東西塞到他手上:「喵,幫貓拿,但不准偷吃。」


「是。」


大概是擔心審神者的身體狀況,藥研藤四郎也沒讓她逛太久(而且地方真的很小,沒幾步便走完),兩人比想像中早回本丸,然後受到大家的飛撲。


「小豆先生說今年會做特別的食物!」

「很期待!」

「燭台切提到普通餐點會比平日很不同!主人幫上大忙呢。謝……謝謝。」

「祭典就是要有點新鮮感、主人做得很好!」

「吶呢,不知明天會是誰出門……呀……最重要是把祭典的形式搬到本丸,這樣大家都可以玩呢!」

「沒錯!」


嗯,不知明天會是誰呢?

相信要等到明天才知道。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