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嘛,主人,快管管他!那小鬼越來越過份!」


審神喵知有短刀氣在頭上不能招惹,再說,她深知不可能帶全員出遊,所以藉要先梳洗更衣的名義暫時拖延。


這下麻煩呢喵,新年的慶祝相類雖然已「威脅」某短刀成功,但要弄新年前的祭典嘛,不會又要「威脅」吧?搞不好這次要用上暴力,又不是能賺錢……


喵?賺錢??


審神喵覺得她想到一個可以平息外面的「爭執」,又可以讓那個「視財如命」的財政大臣的方法。


「藥研,有事要你說服你弟弟,貓會努力說服燭台切喵。」審神喵非常「正常」地滴着水從浴室步出,短刀在教訓她前「又」要先吹乾她。起先以為她想出甚麼鬼主意,嗯,那確是鬼主意沒錯,但知道那是好的「鬼主意」後一口答應:「我一定可以說服得了博多,拜託大將說服燭台切大人。」


「是,遵命,喵!」


一個「前所未有」的祭典方式登場!


「甚麼?要付錢租攤位?我們本丸有這樣缺錢嗎?」

「呀……要付款才能玩遊戲和買特別的東西嗎?那祭典的意義……」

「國俊,真正的祭禮一直要用錢。」

「所以現在的方式才是真正的祭典?」

「我的主人的決定肯定不會錯,現世……我的意思是指人類的活動離不開錢,這樣對我們體驗人類的生活方式,有利以後出陣或者遠征的調查。」

「不愧是水心子,很厲害呢。」

「嘛,源。你不要在這時候讚水心子耶,我們現在不是應該一致反對那隻大變態的決定嗎?」

「不准的那個詞語侮辱主上!」

「我贊成長谷部大人的說法。」

「……喂,長谷部,當着我面前和其他人要好,不怕我罰你喝酒嗎?」

「嘖,你有酒不喝,吃甚麼醋?」

「巴醬,我也會妒忌喔。」

「靜,我說過多少次,不要在人前喊暱稱!」

「嘻嘻,花樣真多呢。我的意思是無論主人的主意,還有你們歪題的方向也是。」

「青江請收斂用詞。」

「我的御神刀大人,你歪了……是說,不擔心新的祭典當真沒問題?到時候,若氣氛冰冰冷冷,我們家的猫妹妹會傷心喔。」

「放心!我們三条家投一個攤位回來讓猫妹妹!!岩融,呀……應該要問三日月大人呢!三日月大人吶……」

「哈哈哈,young guys的玩意好像很有趣,既然是小姑娘的建議,三条家就投最大的攤檔。好嘛,小狐?」

「就照三日月的話。」

「啊……現在變成談攤位,真的沒人反對嗎?」


沒錯,審神喵丟出了一個「計畫」,她雖然沒用「命令」去描述,但在刀劍男士們的眼中,那番話就是命令無誤。


計畫很簡單,就是用「投標」的方式去讓大家競投可以賣東西收錢的攤位。不只要付攤位費用,攤位的裝飾、用具、出售的貨品等等,若果本丸裏面沒有多餘的材料、物資供應,便要自己出錢準備。例如,可以在不傷本丸風格的情況下修枝剪花去販售(歌仙兼定等刀會監督),但若想加上包裝吸引他人購買,那除了去搜括倉庫有沒有剩餘材料外,便要去付錢買。


當日大家可以在攤位推銷貨品、食物,本丸會供應基本的膳食(款式待定),但若投下熟食攤位,也可以用各種吸引他人的食物賺錢。


對,當晚所賺得的錢,全部都會歸檔主所有,本丸沒有申報和抽稅制度。


This is business!大家可以從中領悟Japaness,no,全世界的businessmen的生存之道!當然……呀呀,自我毀滅之路也可以呢!一切看你們的智慧!!」博多藤四郎被收買,成為游說大家參加的重要角色,他以手指托托眼鏡兩側:「Gain or loss,全看你們懂不懂business之道!」


「很緊張,聽起來很有趣……」

「三日月那傢伙說會競投,我不可以輸給他!好!我要參加!」

「大包平還是這樣有趣呢。」

「不要說我笨蛋!」

「我沒說喔。」

「……好……鶯沒說……不,鶯,我們兩個要參加!」

「我寧願喝茶呢。」

「那天只有基本食物,如果能做出特別的食物不就會賺大錢?」

「哈,本丸有很多美麗的花,我相信做成美麗的花束一定會很受歡迎。」


看來,大家只顧着討論,完全忘記今天審神喵下班回本丸時的事,之後審神喵宣佈明天會在廚房組中抽一個沒「散步」過的刀劍去「考察」以便製作當日菜色,然後預定之後的日子再抽兩名過去看,但會帶影片、照片等回來給大家做攤位參考時,他們的注意力已集中在「參考資料」上。


嗯,可喜可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