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八


之後的幾天,自然要多熱鬧便有多熱鬧。藥研藤四郎第一個帶着孩子們出門逛街當然沒人敢說甚麼,即使不提那是「大將」的命令,也沒刀敢搶在小孩的父母之前帶他們的小孩出門,所以某短刀可以說是大搖大擺,意氣風發地帶着白凪,當然還有小藥和妍一起出去。


不過嘛,他們和昨天的「那些傢伙」一樣,只是去買衣服,所以回來後被亂藤四郎白了一眼,下秒便領着粟田口全員和剛回家的小刀靈們再出門。


「啊喂!孩子才剛回來!」

「你這個笨蛋哥哥,鞋子都沒買,要白凪『妹妹』只穿顯現時的鞋子嗎?」

「呃……」

「各位,不要管那個笨蛋藥研哥哥,我們出發!」

「好!」


順便,這段有被不能開名的刀劍拍下,並在審神喵回來後傳給他看,「害」某短刀小鬼被審神喵瘋狂取笑。


要說最大的問題嘛,衣服鞋襪等等真的變得有點多。不過,小藥和妍近年意外地成長了不少,所以趁機一口氣換一大批新衣服,整理舊衣收起來或者送去審神者們的二手市場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至於為甚麼會說「成長了不少」是「意料之外」,那是因為根據這個本丸的「設定」,刀劍男士在顯現後便不會成長,除非審神喵額外加上「設定」,否則身體外貌不會有大幅改變(染髮、剪髮那類除外),更不要說會像某些本丸那樣,會隨着「練度」/「等級」,嬰幼兒成長至大部分刀劍男士所擁有的「年紀外貌」,所以最初發現小藥會慢慢地長大時,審神喵和藥研藤四郎非常高興;這兩年妍在能量穩定下來後,同樣地開始「長大」,而且速度比哥哥更快,並刺激小藥近幾個月開始加快生長速度。


嗯,雖然看起來還是人類的兒童模樣,但比之前幼兒的模樣已大大不同。


除了日常(和非日常)衣物外,床舖等物品也讓大家忙翻。審神喵住的那層的房間,不少需要重新安排,幸好需要「移動」位置的都是儲物,或者閒置的客房,所以只要把物品塞進倉庫,便可以找時之政府要求「改建」結構。付錢可以用另類的「手伝之札」的事,在這個緊急情況下,就算不去威脅博多藤四郎,他也會自動付錢。


「What?白凪妹妹沒地方放睡覺的床?It is not possible!!正常改建要幾天??小孩子不可以等啦!!」沒錯,博多藤四郎真的立刻拿出足夠有餘的小判出來:「我知道上面那些搶錢的傢伙有加速的東西可以用,加下去!不要讓其他人說我們粟田口吝嗇,連小孩子睡覺的地方也捨不得準備!!」


「哇哈哈哈,老爺爺可是有熟人可以幫忙一次處理呢。」主動過去幫忙的人還有一文字則宗。要說信任嘛……審神喵對這太刀的「取態」多少擔心,但是,他看着白凪時的好奇又溫和的眼神,勉強讓他請人幫忙。結果……


「喵?!!!」這豪華房間是怎麼一回事?


在大家搬東西、整理倉庫累得要死地,連咳咳貓都要去監工無法好好休息(病貓休息不叫偷懶)回來後,看到眼前比現世那些改變房屋裝修的電視節目更誇張的改變的房間,嚇得呆住。


要說嘛……房間的設計非常適合那三個小刀靈。打開的房間內當然有三人各自的床,而床與床之間都各自有布簾分隔,可以隨時拉開或者「關上」,製造出各自的空間,也可以融合在一起。對正在成長,但又需要哥哥(大概還有姊姊)照顧妹妹(們)的小刀靈們,算是一個靈活運用的設計,即使要在房間更衣,都可以保持私隱。其他的裝修、衣櫃等分佈更是精心設計,不過,現在先不特別提了,因為有刀似在挑起戰火:


「哇哈哈哈!為了展示對主人,還是對所有幼小的少主們的愛,老爺爺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呢,這不是單用錢可以解決呢!哈哈哈哈哈……」


好了,長船刀們似乎要接下戰書……

該……該怎辦?


希望不會出甚麼大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