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五‧五

「逼供時間到呢,壞貓咪。」送了審神喵回本丸,藥研藤四郎竹佷快露出「真面目」。

「喵?」審神喵裝傻望了眼短刀,然後踏踏踏地走向她的「寶物」旁,亮出爪子準備拆。

「等等!不可用爪!!」還未開始「逼供」,藥研藤四郎已被超焦急的壞貓咪逼得只懂為她準備各種拆箱用品、收拾地方,以免她因為太心急而誤傷,用貓爪直接插進去劃破紙箱,或者將各種氣泡紙、白報紙用雙爪抓破的事,她絕對做得出來,之後卻會傷到指甲、手指,甚至劃傷手背,不小心有可能會感染甚麼……想想便夠短刀頭皮發麻,不知不覺間忘記是「逼供」的事,而且放任她拆完整個包裹,拿出戰利品。當他發覺中了貓咪的「詭計」,惟有無奈地問:「這次『又』買了甚麼無聊的玩具?」

看到那東西有外箱,還有幾份像是「周邊」的「贈品」,藥研藤四郎立刻聯想到她平時買回來,印着他的臉、刀紋那些拿來「騙錢」的玩意。


審神喵頓住動作,沉默十數秒後,低聲地問:「藥研說這是無聊的玩具喵?」

「欸?」短刀因對方的氣勢先愣半秒,然後理正氣壯的反駁:「大將買回來不是玩具便是那些奇怪的本子,我沒說錯。」

「給你做的戒指、呔夾的礦石都算?」

「當然。」

「買吃的回來也是喵?」

「那……是廣義的玩具!」

「那好啊……孩子們也是嗎?」

「這……」有刀不敢反駁,不過不回答不代表「自辯」不會繼續,審神喵故意「歪曲」藥研藤四郎的反應,捧起小紙箱便要走:「好啊喵,既然藥研說這孩子是玩具,貓便將她交給其他人,反正很多刀劍會搶着要!刀派競爭得可能會打起來那種,喵!」


貓咪不只說,貓咪還大步往門口走。


「哇!等等……大將!!」藥研藤四郎一下扯住貓咪的衣領,小心翼翼的反問:「孩子……大將剛剛說的是孩子嗎?」

「喵?喵喵喵喵喵?」有貓故意亂喵。

「對不起啦,剛剛是我說錯話,請大將原諒我一次好嘛。」聽到是新孩子,藥研藤四郎賣力賠笑。

「喵……喵?」作為一隻貓,當然是說貓語。

「夫人嘛……拜託……」


「今天要表演吃納豆,喵!」


「吓?!」這種懲罰可以換一下嗎?

「貓出門了……」審神喵作勢要走,藥研藤四郎自然立刻答應:「要叫孩子們嗎?」

「喵……召喚成功再讓他們見面?」一方面不保證這次一定成功,另一方面多少擔心太多不同能量在場會互相影響,甚至傷及他們。藥研藤四郎很快想到類似的可能,所以也不再要求,而是請貓咪盡快打開紙箱。


紙箱裏,又是一堆「雜物」,但看起來東西很齊全。藥研藤四郎現在才留意到貓咪一開始「丟走」的東西是店舖介紹和迷你榻榻米,加上紙箱裏的刀袋、木箱、刀架,所有休息和展示用的物品都在,若不是看新孩子心切,平日他一定會先去猜想價錢問題。


「要打開喵。」

放着「孩子」的桐木箱打開,裏面是一振紙刀。

「等……」藥研藤四郎本要開口說話,但貓咪立刻用尾巴塞住他的嘴,然後慢慢拿出「孩子」。

刀銘?等等……那個刀銘不就是……

貓咪沒給藥研藤四郎思考的時間,立刻要他幫忙一起召喚。


力量,不算太易傳遞,但總算成功。

房間中櫻花吹散,嬌小的刀靈立於他們面前。


果然成功呢。

今晚一定至少要有一個小小的慶祝會!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Kommenti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