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五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五九‧五


可惜,有些事卻無法預計。


大阪城的「訓練」(雖說是去鏟除入侵的遡行軍,但由於習慣使然,已當成普通訓練去丟刀出陣)才剛剛開始,博多藤四郎已對「出發」第一天,審神喵讓他們出陣的時間不多而有所怨言,所以第二天趁貓咪主人出門去現世上班時,找他的哥哥兼本丸近侍投訴。


「之前花太多小判,一定要賺回來!」

「主人太保守,多跑幾層,快點到99層便可以在深處不停搜括小判!」

「呀,小判怎可能會有夠的時候?主人呀,昨天買了新景趣!過年還沒幾個月,她已經買了兩次!是兩次呀!六萬小判!不趁現在挖等何時?」

「Urgent!挖小判是最urgent事項!這個要我提醒嗎?」


藥研藤四郎當那些在他耳邊轟炸的話當成耳邊風,任由博多藤四郎說至口渴喝水,喝完水繼續說說說,猶如戴了隔音耳塞。


當然,他沒有。在一聲輕微得被那個背景音掩蓋的訊息音響起,他仍馬上聽到和拿起來看。


「我出一出去。」藥研藤四郎又一次「丟下」工作往外走,在大家的「預計之內」,再次帶回生病中的審神喵。


「主人……最近實在有點頻繁。」

「呀,幾乎一星期曠工一天。」

「貓的是病假……咳咳咳咳咳……嗄嗄……咳!」

「主人/大將,氣喘時請不要說話。」

「但……咳咳咳咳咳……」←咳得連喵聲也沒了。


不只一刀異常擔心,惟一有一刀心裏打着奇怪的如意算盤。


上一次在那個甚麼鬼朱古力大作戰時,這隻貓咪主人可是頂着病魔,不,一邊抵抗病魔一邊出陣。這次,她提早下班不就代表……


砰!


「少打鬼主意。」藥研藤四郎一拳敲在博多藤四郎的頭上,可憐的短刀揉揉被打痛的頭,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淚眼婆娑地望向哥哥:「我甚麼也沒說……藥研哥哥壞人……」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一定在想大將提早回來可以提早出陣。」

「吓?難道不是嗎?」有刀準備以預備出陣溜走,可惜被拉住衣領。

「不用去準備,大將吃藥後會午睡,就算不睡,在嗜睡的藥物副作用下,她不會讓你們出陣。」

「但上次……」

「上次還上次,上次是虛擬傷害,真真正正的訓練模式,所以打敗、受傷也只會影響戰績,但這次是真正的出陣。平時你們怎樣少看裏面的遡行軍我不理,但今天大將若在精神不振下打算指揮佈陣,我會阻止。」

「可是……」

「沒可是。」


博多藤四郎拗不贏藥研藤四郎,只好垂頭喪氣地離開。


正如藥研藤四郎的「預告」,今天的審神喵,是一隻睡死似的貓咪。大阪城?不好意思,沒睡覺重要。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