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五三‧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五三‧五


不知道是不是博多藤四郎的「祈禱」有了作用,某隻貓咪只是亂花錢一個星期左右,之後「刮卡」的速度慢了下來,財政大臣趁貓咪主人到現世上班時找近侍刀「道謝」:「不愧是我們的藥研哥哥啦,真的讓主人收爪耶。」


「沒,我甚麼也沒做。」藥研藤四郎沒甚麼起伏的聲音打破博多藤四郎的「幻想」,他瞄瞄電話,再扶額嘆一口氣,然後站起來說要出門。博多藤四郎不解,正要問他到哪兒時,藥研藤四郎主動「回答」:「嘿,要到現世一趟,大將生病了。雖然不大嚴重,但被現世公司的同事們趕出公司大門,我要去陪她看醫生再接她回來。」


「欸?」博多藤四郎還是嚇了一跳,怎樣說會被人趕出門都不是一件好事:「難道……難道主人又……」


「不准亂說!」拳頭不輕不重地敲在博多藤四郎的頭上,他慘叫一聲後立刻淚眼望向「兇手」,藥研藤四郎警告博多藤四郎:「大將就是因為每天弄這個出陣令身體變弱,氣管不適至喘鳴發作,敢亂說我下次不會留情!」


藥研藤四郎說畢便丟下博多藤四郎出門,連找壓切長谷部等刀代班也沒,所以等他帶着一面走一面咳咳咳的審神喵回本丸時,立刻受到不只一刀教訓:


「照顧主上固然重要,但工作的事麻煩再忙也請交代一聲。」

「既然預計主人會回來午飯,請及時知會,幸好博多君提醒,否則主人今天會沒午飯吃。」

「敢問近侍怎樣照顧主人?主人最近經常生病,若近侍沒辦法照顧好主人,請恕我無法認同你對主人的心意。」

「吶呢,雖然巴形先生的話有點誇張,但藥研哥哥最近有沒有忽視主人耶?主人生病也太久呢。」

「大將,身體健康很重要。若是藥研沒給大將作合適的鍛煉,我可以代勞。」


「喂!你們一人一句,沒見到大將要休息嗎?」藥研藤四郎被「圍攻」至受不了,立刻用審神喵作擋箭牌:「我要送大將回去休息,請不要擋路。」


大家立刻乖乖分到兩側讓出路,審神喵臨回房間前為藥研藤四郎辯護:「那個和藥研無關呢喵……大家忘記貓每年這個時間都會咳嗎?只是這次誇張一點罷……咳咳咳……」


「主人/主人(下刪),請快回去休息!」


審神喵乖巧回房間休息,庭院中的刀劍們各自回到原本的工作崗位,或者返回他們剛才所在的地方。見到大家陸續散去,博多藤四郎想了想,準備回到帳房去重新計算這個月的收支表時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呀!!這次糟糕了!!」


嗯,很簡單,到了現世上班的審神喵不會安排刀劍出陣那個甚麼鬼「刮刮樂」(官方所謂的「朱古力大作戰」),但,她現在回來「休息」……


「各位,準備出陣。」

「呀!主人不是要休息嗎?」博多藤四郎尖叫。

「大將說吃飯後再睡,現在先出陣。」藥研藤四郎對博多藤四郎快哭出來的反應無動於衷,朗聲宣告引起大家的注意:「基本隊伍先行,之後我會個別通知大家每場的出陣安排。」


看來,博多藤四郎高興得太早,猫丸的燒小判時間仍然繼續()


咳,應該說,身為審神者沒有病假!

大概嘛,小判只能寄望大阪城。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