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五一‧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五一‧八


「雨先生……」淡粉色的腦袋很自然地擱在五月雨江的肩上,五月雨江很習慣地遞上手溫柔地揉:「嗯,雲君。」


「……要吃朱古力嗎?」村雲江猶豫了一會,終於鼓起勇氣說出「邀請」的話,可惜換來的是對方一臉問號,外加一個「汪?」的反應。猜想有刀不便吐槽他們兩刀的「屬性」,村雲江直接將反駁的話說出口:「我們不過是因為思念某個重要的人才會這樣,吃朱古力沒問題,汪!我很努力,私下找小豆大人教,汪!」


「汪!」五月雨江想解釋他並沒想到「狗屬性」的事,但「汪」了這一「汪」後,村雲江壓低聲音道出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打斷他的反駁。


「快到籠手切起來找我們的時間。」


沒錯,他們最顧忌的「人」不是他們的貓咪主人,或者說,因為「貓」「狗」有時會不小心觸動彼此的屬性,而招致奇怪的結果,所以審神喵相對其他人而言,沒那樣「關心」他們的私事,而他們最顧忌、不希望讓「他」知道的人是籠手切江,那個即使理解刀劍男士和「偶像」的差別後,依然認為要出道表演的「star」和關係人,最好不要和「感情」扯上關係,並以此作為一個個人的「職業道德」的要求。


一振很會關心他人的情緒、感情,但偏偏對自身感情,連帶江的同伴們的感情都有嚴格要求的脇差。


絕對,絕對不可以被他發現他們已交往多時。


數個月前,就在貓咪主人因為那某個本丸談到江的事時,籠手切江以肯定的語定說江之中沒有戀愛關係時,五月雨江和村雲江心裏多少感不安、內疚,尤幸當時未有人發現他們情緒、表情有異,所以兩人仍可以繼續這種不能見光的關係。


「雲君為我準備……實在非常感激,我將以充滿誠意的心情……」

「再說會趕不及,汪。」


村雲江一語成讖,他們正常地吃上第一顆朱古力,打算互相投餵對方吃下一顆的時候,被一聲尖叫聲打斷:「哇!你……五月雨先生、村雲江先生……你們……」


門外轉瞬間傳來數人急促的腳步聲。


「籠手切,怎麼了?!」


嗯,很好,被揭發「偷情」的現場。


「你們……到底是怎樣??!!」

「實在是非常抱歉。」


在解釋他們的事之前,五月雨江和村雲江像是條件反射地向籠手切江土下座認錯,大概是太震驚的關係,沒人注意到待在門外悄悄偷看的稻葉江偷偷翻白眼。


「嘛……不就是戀人嘛,籠手切不用太緊張啦。」豐前江聽畢他們的解釋後忍不住大笑,拍拍籠手切江的肩膀:「他們相親相愛不是好事嗎?哈哈,放輕鬆……」

「……不……身為偶像……怎可以談戀愛!那會掉人氣!!」籠手切江的理由不算甚麼理由,但他們的寶貝脇差生氣就絕對是要聽他的話的理由:「就算我們的表演只可以在本丸中進行,也不可以讓其他人失去親近偶像的夢想……」

「籠手切,我們的主人吃的是BL的那套。」松井江狠狠地打擊籠手切江的「信心」,桑名江看不過眼,低聲應了句:「至少讓我們知道較安心呢。」

「讓我們知道不就是要被拆散嗎?」松井江毫不客氣地反駁,豐前江急急制止以免他們先吵起來,待那兩刀冷靜下來後轉向籠手切江:「既然他們已在一起,可以放過他們嘛?」


「……Leader也跟他們求情……還有其他選擇嗎?」籠手切江嘆了口氣,無奈「宣判」:「已經快兩年也沒讓大家發現,連主人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要讚你們還是教訓兩位呢。好吧,這種事不該是我決定,剛剛向兩位,還有大家發脾氣,實在非常抱歉。」


冷靜下來的籠手切江乖巧得可以叫其他人轉向他的陣營,某程度上。


「總之,瞞着我們,令籠手切生氣就是你們不對。」豐前江望向五月雨江和村雲江,再瞄瞄他們桌上的朱古力:「沒收你們這份朱古力,我怕會連累大家被馬踢,所以,拜託你們明天交出足夠向我們賠罪的朱古力!」


「……是……汪!」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