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O‧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O‧六


「甚麼?!」無限甜品吃至滿足(也不過是一人一份芭菲),簡單漱口回到床上,不動行光怎樣沒想到他會在被押倒後問這種問題:「宗三?你怎麼問這個?」


「啊?不問這個,你以為我會問甚麼?」騎在短刀身上的打刀把玩着他的粉色髮絲,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盯着短刀看:「這兒只有我們,這種房間據說沒本丸那樣易透出聲音,好趁現在從實招來!」


「我的女王陛下……你今天打算玩這種風格?」不動行光意圖詐作聽成其他「主題」,可惜這個反應實在太遲,宗三左文字輕輕一推便把打算坐起來裝傻的短刀躺回床上:「這反應太慢太假,是嘲笑我嗎?」


「不敢。」不動行光舉起雙手道歉,不過下秒收起所有輕鬆的表情變得一本正經,語調帶有一絲警告的味道在內:「宗三應該知道,有些事不適合打聽。」


「你知道為甚麼我一直沒打算答應你不敢問的事?」宗三左文字瞪了不動行光一眼,沒等他回應逕自續道:「我最討厭有人隱瞞我,尤其是重要的事,這種拒我於外面的做法,是對我的侮辱和輕視……」


不動行光隨着宗三左文字的眼神、表情變換而臉色逐漸變白。宗三左文字沒給機會他反駁,繼續數他眼中的「罪名」:「就算是主人的命令又如何?把我晾在一旁,沒當我是一個值得託付、信任的對象,我自然不會回以相應的信任和承諾。連小夜被拖進裏面也沒讓我知道……『請問』,你要我怎去相信你?」


「明知道和主人有關,宗三堅持要追問?」


「還用說?你和小夜都在裏面,沒想過會令身邊的人擔心嗎?主人的個性不難懂,但是,她不像有爭天下之心。嘿……手握天下人之刀,卻沒那種意思真的很無聊,難怪她不打算找上我。」


「……看來你是志在必得。」

「當然。」

「就算我無法說太多也沒關係?」

「這個由我決定。」

「你不會計畫很久吧?」

「你以為我會讓你知道嗎?」

「嘛……真是的……」


知道繼續反抗亦無用,而且理解他擔心弟弟的立場,不動行光就將顯然本丸不少刀劍已知,只是裝作不知的內容告訴他,包括以各種「宣傳」為例,佐證貓咪主人曾擔心過上面的想法、只打算和部分刀劍討論、找上他和小夜左文字是因為以前曾發生集體修改記憶的事等等,更重要,是告訴他審神喵已有一段日子沒進行足以讓他擔心的事,只是偶爾他們會因為各種「宣傳」等事而聚在一起討論。


「說了這些,請問滿意了嗎?」

「我不認為我需要給你答案。」

「還在生氣?」

「一直都是啊。」


看到對方嘴巴雖然很硬,但眼神多了幾分不安、擔心,不動行光遞上手去拉宗三左文字的手,宗三左文字一面說着「我沒准你碰」,一面緊緊回握,不動行光猜到對方已放過他,低聲笑了笑後道:「是時候休息了。」


「……就只會想着那種事,我還在生氣呢。」

「就是字面的意思,宗三好像想太多。」

「……所以,是我沒那個魅力的意思?好歹我是傾國之刀,到這種旅館後竟然真的要我睡覺?」

「是,是,美麗的宗三大人,請問你今晚的興趣是真正的睡覺,還是另類的睡覺?」

「有話不會直說,只在嘻皮笑臉,小鬼嗎?」

「呀……我是短刀,偶爾讓我裝一下也可以吧?」

「噗……」

「嘻,宗三終於願意笑呢,可以放過我了嘛?」

「不要。」

「是,宗三說不要就不要。」

「……被虐狂嗎你?」

「哈哈,被你訓練出來,拜託不要嫌。」


最後,宗三左文字選是「另類睡覺」,繾綣纏綿過後,宗三左文字躺在不動行光身邊,放任他把玩他的髮絲。


「你真的不打算再問我?」宗三左文字再次問相同的問題。

「呀……就是說……」不動行光突然停住,靜靜望着對方直至宗三左文字快要鼓起腮再開口:「其實,我有想過用另一種方式,但真的要看宗三的意思。」

「是嗎?姑且一聽倒是可以呢。」

「我不打算要宗三困在我的籠子裏……不過,我有興趣到宗三一直待着的『籠子』。」不動行光怕對方聽不懂,所以很快補充:「在本丸裏,我不像宗三那樣有家人,所以嘛……」

「駁回。」

「咦?」

「我那個哥哥的家裏,現在可是多了一個外來的弟弟,我不要再多一個『弟弟』跟我和小夜爭寵。」

「吓?」

「怎麼了,不信嗎?」宗三左文字眨眨眼,轉眼狡黠地笑道:「要你這種特別人員,和政府人員當兄弟的事可是太委屈你呢……雖然我不懂江雪哥哥和太閤為甚麼會把地藏大人視為兄弟……但是,有機會破壞他們的家庭樂的人我不會放過。」

「剛剛說要爭寵的宗三呢?」聽到有刀前言不對後語,不動行光忍不住吐槽。

「我可是江雪哥哥的真正弟弟,別人沒辦法搶走我哥的,這點我很有信心。」

「所以……我剛剛的想法……」

「駁回,我不要多一個人跟我爭哥哥和搶着疼我的弟弟們。」

「……哦。」


看來,遊說又失敗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