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二‧五


姬鶴一文字說完後,再次打開始兩個木箱,確定裏面的內容物後合上其中一個放回醫生袋裡,並在裏面拿出一副卡牌,簡單解釋用法後問:「你們哪一個先做?」


「咦?不是和清麿治療嗎?但……」牌的用法聽起來沒甚麼,而且看起來也只是一疊有漂亮的照片在上面的卡牌而已,可是,無法證明完全安全。水心子正秀不認為他需要參加,但又不放心讓源清麿第一個嘗試所構成的複雜表情、反應,完全反映在他的臉上,源清麿默默伸手拿牌打算藉此中斷這個局面,然而卻被姬鶴一文字擋住。


「在作決定前,有事必須事先告知。今天我來是為你們兩位治療,不是一位,而是兩位。就像我方才所言,要治療的人是『你們』,而不是『某一人』。」姬鶴一文字望向水心子正秀:「另一位作為病人相信無可爭議。可是,你,一樣是。」


「我……怎會?」


「請你捫心自問,你有沒有認真看待過你的感受?」姬鶴一文字不讓水心子正秀開口回答,並壓低聲音提醒:「另一位我相信得到他人更多支援、重視,反之,請問你得到多少人長期照顧、理解?啊,最重要是,你有花多少時間在回應你的心情上?」


水心子正秀很想反駁對方胡說八道、過度惴測、評論他們的本丸,但瞄到坐在對面的妻子朝他搖搖頭,耳畔似是響起對方的道歉,還有更多更多以前安撫、理解他的同伴們所說的話,眼角的淚水很自然地滑下。


其他人再多的安撫、支持,並沒減輕他面對源清麿失常時的無力感,更難以分擔他對源清麿因無法拯救對方,以及不成熟應對而生的罪疚感。


把心思全放在協助對方療養上,不斷忽視自身感受,加上不斷自責、自我批判,早就對水心子正秀造成沉重壓力。


「你要先試試嗎?被稱為『即使受傷仍會庇佑所愛的雛鳥』。」


「請等等……」源清麿站起來開聲阻止,但因為姬鶴一文字的眼神而愣住。姬鶴正眼對上源清麿,淡淡說出他的意見:「一直擋在他前面只會讓他『病況』加重,如以前所說,你要嘗試放手讓他照顧、保護你,而非繼續事事為他擋下。」


「除非,你還認為對方未有陪伴在你身側的資格。」


趁着姬鶴一文字「勸誡」源清麿,無法顧及他的片刻空檔,足以予水心子正秀拿過卡牌開始洗牌,並打破另外兩刀對峙的氣氛:「請教姬鶴大人,洗牌有沒有次數要求?」


「沒有,只要你想停便可以停下。」


「發牌的位置、方向請問會否有所規定?」


「沒有,作為檢查、治療用的牌,會容許接受治療的人有最大的自由度,不受過多規條所限。」


依太刀的方式先洗牌,然後穩坐在椅子上,在面前用牌順序排出一個圓圈。姬鶴一文字見水心子正秀已完成第一步,便請他拿起正對着他的牌,欣賞上面的照片,然後唸出背後的句子。


躺在砂礫上的黑色貝殼和背景有很大對比,貝殼頂端的那抹似灰又像藍色的色調,看得水心子正秀入迷,要到姬鶴一文字再次請他唸出背後的句子才清醒:「對……對不起。」


「沒事,作為治療的一部分,請唸出背後的句子。接下來把牌放在下巴片刻,感受句子的內容,再把牌移到胸口,讓心一起感受。」


「是。」強調不要自我懷疑的句子看的時候感受不深,但唸出來後,水心子正秀開始感受到言語的力量,藉着移動卡牌的動作,「言靈」就像由嘴色傳遞至心裏,一陣暖意浮上心頭,眼眶中的淚水再次打轉。


這一次,姬鶴一文字沒有催促,給予水心子正秀時間和空間去靜下心情感受思緒、情感等等變化,源清麿有意叫喚,但被姬鶴一文字阻止。


「請放心,他很安全,治療的過程需要時間讓人感受,是正常現象。」


待水心子正秀回神,姬鶴一文字才再道出下一個要求:「若是你的希望,你可以在圓圈中抽出你想要的牌,重覆剛才的步驟。」


水心子正秀依言照做,再抽出三張牌,在他猶豫是否繼續時,姬鶴一文字提醒他隨時可停,在這個治療方式中,一切依從感覺便可。


另外三張牌主要與「以愛取代公義/審判」、「聽取訊息、言語外的真義」,以及,當他抽出來後,讓姬鶴一文字點頭微笑,以「接受改變、寬恕自身」為題,代表光的卡牌。


姬鶴一文字一一記下水心子正秀抽出來的牌,然後請他還原卡牌放回桌上。


「感受如何?」姬鶴一文字請水心子正秀告訴源清麿對這次的感受,以冀可以消除源清麿對治療的排斥。一旦對此「術」有排斥、抗拒之心,準繩度、治療效果不只是減半,有可能完全無效,對現時源清麿的身心狀況可能構成負面影響。


不是「治療」產生不良效果,而是無法讓他感受到作用的治療,會令他自我懷疑、批判,認為他「不值得康復」,有可能是一個比不治療更麻煩的狀態。


「清麿,我認為值得一試。經過剛剛的簡單動作,我有種放鬆的感覺。」水心子正秀以謹慎的字眼形容他的情況:「至少,我確認卡牌是安全之物,無法傷害我們。」


「明白,那就如水心子所願。」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