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二‧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二‧一


「監察官大人的意思……」被召到房間後,聽到要他們提早休息的話,最近難得「再受重用」,可以和妻子一起遠征輔助本丸的水心子正秀立刻戒備起來,明顯得似乎是沒想過要藏的那種。


「哎喲哎喲,老爺爺何時做了一些讓水心子小子討厭那樣無愛的事?怎麼會明目張膽地仇視老爺爺耶?」一文字則宗動作誇張地又扶額又摸上胸口,要多裝模作樣就有多裝模作樣。只不過,沒幾秒收起所有痛心的表情,換上認真的神情,搖搖半掩臉的紙扇,冷冷地道:「水心子小子的意思,是希望本監察官大人用命令?」


「水心子。」源清麿開口並伸手拉回快要踏前相爭的水心子正秀,而且將責任攬到他的身上:「請則宗大人見諒,水心子難得再次得主人重用,若只是因為本人的私事而受到拖累,實非清麿所樂見。既然則宗大人有此心意,我獨自過去便是。」


「清麿在說甚麼?我怎可能放心讓你一個人過去?」「哈哈,不可呢,你們兩個小傢伙。」

水心子正秀和一文字則宗同時開口,而水心子正秀聽到一文字則宗的評價後立刻反駁:「不要因為我剛剛的反應而扣清麿的評分!咕……我是說『請』不要公器私用,監察官大人。」

「不可,再一次。」一文字則宗立刻「更新」他的評價:「在你們兩個學懂真正地共同承擔,並承認對方的能力、責任前,不要說『優』,評價只會是『不可』。」


兩刀無奈地合上嘴巴。看到他們那種失落、自責等情緒混雜的模樣,一文字則宗再度輕搖紙扇,以輕佻的語氣「刺激」他們:「呀,容我很有愛地提醒兩個小傢伙一句呢,你們可都在延長的觀察期內喔。原已正式出任先行調查員的傢伙被再次設定觀察期,嘛……還要延長的真正意思,你們應該很清楚吧?」


那是幾近要被除名的「紀律研訊」程序,以規章而言。要「翻身」必須在觀察期取得「優」的評價,否則之後無人敢說他們的下場。


「請則宗大人只懲戒清麿一個。」「事情和清麿無關!剛剛是我頂接監察官大人……」

當水心子正秀聽到他和源清麿同時說出相若的話,他立刻閉嘴自行止住後半句。


「不可。」一文字則宗搖搖頭,這次臉上的笑容是苦笑。他接起紙扇,在掌心拍了拍,然後難得露出溫譪的神情:「剛剛是提醒,嚇壞小傢伙不是老爺爺所願,實在很不好意思。請你們放心呢,年長者在分寸方面嘛……好的,至少我會知道如何拿捏呢,你們的事沒有上報,觀察期只屬老爺爺私下協助你們的藉口……說到這樣明白你們該懂吧?好了好了,不鬧了,要你們現在回診不過是治療師年末年初會休假,你們不會打算年末年初時打擾他的休息吧?做人呢,有時候要懂一點社交禮節呢……」


「實在非常抱歉。」「對不起。」


「你們呀……真的叫老爺爺不知怎反應呢。罷了罷了,反正嘛,這次已替你們請假,而且,房間、回診時間已為你們安排,你們就照『命令』去做吧。」


「這個……」


「年末很難有房間,那時間可是老爺爺很努力爭取回來呢。」


「……感謝……」


既然無法推辭,那,就只有「聽令」一途。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