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九‧五


一文字則宗的房間內,從清早起氣氛已很緊繃。


後家兼光被山鳥毛「監管」着,而在後家兼光身邊的姬鶴一文字瞪着一文字則宗看,非常不客氣那種。山鳥毛提醒過姬鶴一文字注意他的行為幾次,但姬鶴一文字依然不為所動。


坐在另一邊的燭台切光忠等刀雖然受到對方氣勢的威嚇,但依舊維持優雅淡定得讓人覺得帥氣的神態呷着對方送上的茶。即使被他人「控制」着的後家兼光,同樣沒有任何擔憂、恐懼的神態,神情輕鬆地坐在地上,不時朝姬鶴一文字報以一笑。


「事情嘛,剛剛我已親自告訴你們。那,請你們這邊做當家的給我們一個解釋相信不為過。」一文字則宗搖着紙扇,視線直白而且帶着殺意。燭台切光忠不為所動,暗暗擋住有意搶先開口的「哥哥們」,語調輕柔地笑着回應:「我們刀派未有當家之說,但若則宗大人不嫌,我以作為長船刀派在本丸裏顯現最久的刀劍的身份,為您們的指控的回應前,希望先從我們的後家兼光口中聽到他的想法。」


「在長船刀派中,我們不會以刀工的輩份論資排輩,即使要說,也應由當事人親自解釋。嗯,以則宗大人的說法作比喻,小孩子的事由小孩子們決定。」燭台切光忠望向後家兼光:「就請照實說,作為『家人』自會一起共同進退。」


「我昨晚確是和 おつう在一起,但沒做出任何要被人扣押在這兒的事。」後家兼光又看了姬鶴一文字一眼:「未得おつう同意前不方便說出來。」


「不要說得我們昨天像睡在一起……」姬鶴一文字低聲反擊半句便沉默下來,後家兼光笑起來:「只是實質意義上的一起睡覺,希望不會有人胡思亂想。對昨天才顯現的我來說,『睡覺』確是第一次體驗。嘻,若不是おつう提醒,大概會在夢中失卻自我,實在很有趣!」


「你剛剛有說過要先得我同意。」姬鶴一文字的聲意低沉而帶有一絲怒意。


「是,抱歉呢。」後家兼光的語調縱然誠懇,但好像藏有一絲輕快:「……昨晚只是很普通的閒聊舊事再休息,若是這樣令各位誤會,實在非常抱歉。」


「為做沒錯事道歉,好像是說一文字在欺負人。」姬鶴一文字冷淡地回應:「我是不希望大家對 ごっちん胡亂出手才答應跟過來,對大家的懷疑沒興趣解釋。」


「おつう太冷淡,像昨晚般的笑容不是很好嗎?」


「呀……幸好要日光小子到飯廳幫忙,否則有人會被折呢。」一文字則宗又再搖搖紙扇,不過這次拿起來掩住半張臉:「我們一文字的人見姬醬笑的次數屈指可數……看來,有人比我們佔先呢。」


「御前,請冷靜。」


「姬醬是你的右手,連當家也沒見過姬醬笑,但這小子卻見過不只一次,你認為要怎樣做?」一文字則宗好像提出一條可怕的問題,就在長船刀派的刀劍想着要如何救後家兼光出「重圍」時,山鳥毛卻露出一副欣慰的笑容:「御前說的是,我立刻請人為這位難得能逗得姬一笑的人和他的家人送上早飯,為姬願意一笑的事慶祝。」


姬鶴一文字別個頭偷偷翻了個白眼,一文字則宗見狀正要再逗他,但卻看到他起身拉起後家兼光要走:「別理他們,我們到飯廳吃。」


「哈哈,好。」


一文字則宗的房間裏,轉眼只剩下「局外人」。


「呀……為小孩子們的純真的愛祝賀!」


「啊……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