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三‧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三‧五


「到底他是甚麼人?」水心子正秀第一條問題逗得一文字則宗大笑,水心子正秀張嘴要反駁,但迅即因為源清麿的眼神和極細微的搖頭動作而忍住。


「源小子,老爺爺的眼雖然不夠你們年輕人和打刀銳利,但該看還是會看到。」一文字則宗再次打開紙扇輕搖,勾起一抺略帶嘲諷的笑容:「呀,源小子,如果你是有心維護你的那一位,老爺爺會給機會你指正水心子小子的錯誤呢,哈哈哈,請。」


「當着他人前指出丈夫的錯誤,不是清麿樂意所為。」

「清麿,告訴我。比起從監察官大人口中得知,我寧可聽清麿的解說。」


看着兩振「可愛的」「小鬼」的表情、反應,一文字則宗在紙扇下露出滿足的笑容,不過嘴巴上沒打算饒過他們:「哎呀,看來要公佈答穼呢。源小子,你怎樣看?」


「……水心子的問題,我相信回答『姬鶴一文字』已是則宗大人願意給予的極限呢,因為問題沒要求深入資料。」源清麿無奈地回答,換來一文字則宗的搖頭和狂妄的笑聲:「哈哈哈,看來我對源小子還沒夠體貼呢,竟然暗指老爺爺吝嗇,多點提示也不願給。對你們的愛,我可以多給一句『那位姬醬是無主,現在並不屬任何一處的刀劍男士。』哇哈哈哈,反正都是你們已知道的事,源小子怎麼不認為我願意多說半句?」


「不准取笑清麿!」水心子正秀立刻為源清麿「擋格」,順口說出他的質疑:「怎可能有無主……呃……」


察覺他又提出問題,為免再出現尷尬的局面,水心子正秀立刻掩住嘴巴,令一文字則宗笑得更大聲、瘋狂:「哈哈哈,實在太可愛呢……水心子小鬼。」


明顯輕視說話對象的眼神惹得水心子正秀火冒三丈,惟一再「失言」被對方捉住話柄令他理解必須「冷靜」下來,至少,絕對不能急着反駁。見「小鬼」被他逗玩得差不多,一文字則宗轉向源清麿:「看來源小子比較會問呢,讓你先問一道題再繼續。」


「現在不屬任何一處,換句話說曾屬於一處呢……則宗大人,如此私人的問題相信你不便作答,那請至少讓我們知道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相比那位姬鶴大人的身份,知道現時情勢好像比較重要。」


「源小子,說『情勢』太見外,不過是一位不屬任何地方的治療師,無力觸及現實層面上的他人事務,更不可以再觸及政府的事務。」一文字則宗搖搖紙扇:「要擔心嘛,可能他更怕被盯上呢。哈哈哈,我不是說和他的出身有關,但相信源小子很清楚,會為不同審神者或者刀劍男士『治療』的小傢伙被當成敵人盯上的機會有多大。嘛……還沒說作為治療者,擁有其他『姬鶴一文字』所沒有的感知之力,深入他們眼中不及規範的『地域』治療,一旦被發現會多麻煩的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嘛。」


「不懂……刀劍男士怎可以沒有所屬的地方?」水心子正秀按捺不住開口,本來仍想追問「感知之力」的事的源清麿沒有制止或者打斷,而是同望向一文字則宗。


小傢伙們看來死心不息呢。

一文字則宗臉上露出一絲難以猜忖的笑容。


「很多理由,大多不是愉快的理由呢……本丸之主因故被上面革除,或是因為不可抗力而不會再出現,被評為已失去作戰位置的本丸……還有從各種地方脫離的刀劍男士,理由很多,無法一一細數呢。」一文字則宗手一甩合上紙扇,再拍上掌心,然後上下打量另外兩刀:「若非你們兩個小傢伙姑且算是配屬到本丸,你們也是其中一員呢。」


水心子正秀愣住,而源清麿定睛盯着一文字則宗看,一文字則宗自然又是一陣狂笑。


「忘記了嗎?老爺爺有說過你們曾在上面出任的記錄已被毀。哎呀,不至於無法『挽救』,但是嘛,為了你們的安危,你們被他人當成以其他方法在本丸顯現可是好事呢。啊……這身份你們不用太在意,反正你們在外談及特命調查的事也好,對其他人來說不過是很平凡的前職員,已配屬到本丸的先行調查員沒記住以前的編號,或者普通人員查不出來是正常,千萬不要打算為那事謊報身份,否則更易被揭穿喔,要記住喲。」


看到「老爺爺」在擠眉弄眼,天保組心底升起一絲送他一拳的想法,下秒則因為對方眼神丕變而頓時消去那念頭。


「說到這兒已是你們所能知呢,再沒其他問題老爺爺可是要休息喔。」


「若是要找他,請問是否只能找你們轉告?」水心子正秀收起剛才千變萬化的表情,一本正經地提問。


「因為除某幾個旅館,或者遊廓的人外,就只有姬醬能夠聯絡『姬鶴一文字』們。」一文字則宗點頭,眼神有一絲無奈:「我知道我有同體會特別照顧他,但是呢,同為一文字則宗,『對手』有多難纏實在太清楚,所以還是找相熟的人轉告、預約。你們要找我們的姬醬也可以,他可以透過夢境聯絡那一位,源小子最初的狀況就是不只一位姬醬向他透露,令他答應『出診』。」


「只有某些旅館還有遊廓……但……」水心子正秀腦裏升起一堆問題,思索之間不自覺問出心裏整理的事:「他沒落腳處?不……要維持肉身得要有靈力……」


「這點請放心呢,相信整個一文字裏不會有人讓我們的人非自願地落入消亡的境地。」一文字則宗笑着點頭:「會關心他人,很有愛的想法,這點我給『優』。」


「很厲害呢,水心子,問了我不知如何去問的問題。」


「瞻前顧後,再三推演是你的專長,也是你的毛病,源小子。」一文字則宗以扇代手在掌上又拍了拍:「這點我敢保證那一位姬醬在靈力、生活上都得到不同的支持,至少嘛,繼續為你指導之事不必擔憂過多。」


「好了好了,不再說沉悶的話題,再談談你們對這次的住宿的感想吧?老爺爺這次很抱歉沒為你們弄到最好的房間,你們不會記恨嘛?」


旅館的房間雖然空間仍然很大,但遠遠比初次拜訪時小,沒有戶外的專屬露天溫泉,只有在緣側有一道溫熱的足浴泉水。


「有管家桑在真的……咳,既是則宗大人的招待,當然非常滿意。」

「哎呀,這好像說老爺爺招待不周。」

「沒……沒那個意思!喜歡!很喜歡!可以見到管家桑很高興!」

「吶,對我來說,那個房間讓我更安心呢。」


源清麿的評語中止水心子正秀努力挽救失言的尷尬情況。


「過大的房間,就算有水心子在,有時會覺得空虛。這次無論何時都可以看到水心子,心情反而較安定……還有呢,有加上防偷窺的落地玻璃窗的浴池我很喜歡,即使知道不會有人闖入,還是在室內較安心……」源清麿一一細數他的感想,一文字則宗滿意地點頭:「有自己的意見呢,源小子終於成長了。」


「既然滿意,而且願意接受不同的嘗試……下次老爺爺會讓你們入住不同的房間。不過,下次得請你們準備報告。」


「啊……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