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三


天保組休假回來的日子剛好是連隊戰的開始日,他們從其他刀劍口中得知他們完美地錯過貓咪主人因為新刀公布的大暴走,還有長船刀派某些刀劍的精彩顏藝。


「嘛,這幾天……呀……新人來到前不要隨便打擾他們呢。」這是來自和他們關係友好的某刀的提醒:「不過嘛,飯菜那邊……我相信沒太大問題,不用擔心耶。」


「若有需要,我相信水心子和我可以幫上忙……」源清麿的話未說完已被對方拒絕:「嘿,請放心呢。他們嘛……呀,還是不方便說。總之,一日三餐的質素沒問題,所以不用急着過去喔。有個老頭好像苦苦等候你們回來,沒甚麼要事才去找他也可以。」


「清麿,要先過去嗎?」

「可以呢,如水心子所願。」

「我~~~~~~~~~呀……嘛,真是的,不用急着過去耶,由得那老頭等一會不好嗎?」

「吶,怎樣說他是我們的監察官呢。何況喔,我們休假的費用都是他出資,買伴手禮回來給大家的份也是,先去找他是基本禮儀。這一點,水心子剛剛的判斷是非常,非常好呢,不愧是水心子耶。」


那紅色的某刀見有刀見縫插針式的讚美他的丈夫,除非以誇張的動作翻白眼外再無事可做,啊……或者揮揮手跟他們道別都算。


「嘿……你們兩個小傢伙,害我早幾天被姬醬罵了很久,這幾天一直等着你們回來可以談一下心呢。」一文字則宗劈頭就是這一句,難怪剛剛有刀說過他在「苦苦等候」。源清麿縱然未肯定情況,但習慣地開口打算道歉,只是剛道出一個音節已被打斷:「哈哈……源小子,想老爺爺再被罵也不必急着道歉呢。你們的情況,我們的姬醬透露了一些,教訓我們太粗心大意,以為解決了對手就表示你們會很快復原……」


「對不……」


「現在換水心子小子想我這個監察官大人被自己的小傢伙罵嗎?記得我好像沒做過無愛得要你們借刀殺人的事喔,麻煩你們放過我這個老爺爺,那個姬醬罵人時可兇,還要請他吃甜品賠罪……不說了不說了,否則豪華下午茶套裝也無法讓可愛的姬醬息怒可麻煩呢。」


雖然聽起來像是抱怨,但語氣中的寵溺和無奈倒是逗得天保組一笑。


「會笑就好呢,老爺爺很怕賣力演出還是換來你們的道歉……哈哈哈,這是甚麼表情?小傢伙就是小傢伙……不逗你們了,就診後有沒有充份休息、放鬆?」


「感謝則宗大人安排,水心子和我過了一個愉快、放鬆的假期……」源清麿簡單交待他們就診後休息了一天,然後藉管家桑的指引參觀不少旅館內的地方,使用以前未用過的設施,並不忘補充有需要時會交一份詳細報告。


「那句『交報告』,老爺爺打算判『不可』,除非有人機靈一點。」一文字則宗毫不客氣地白了源清麿一眼,然後大大地嘆一口氣:「呀……老爺爺一心要可愛的小傢伙們休息,可是,呀……竟然被誤會勞役他們!」


演技由於太假太誇張,水心子正秀笑了一聲,但下秒立刻努力擠出一本正經的表情。


「姬醬轉告說,你們的情況比你們和大家所想更需要調整……報告的事短時間不會再有,否則老爺爺會被教訓。」一文字則宗收起紙扇,以關心的眼神望向他們:「有事要休息可以直接告訴姬醬或者我,我們會替你們聯絡那位治療師。」


「為甚麼……要這樣轉折?」水心子正秀衝口而出地問,旋即掩住嘴巴。


「老爺爺是不是做了可怕事讓小子們不敢問?」一文字則宗挑挑眉:「問吧,否則呢,老爺爺相信你們這些小傢伙不會真正相信他。」


「只要在合理範圍,老爺爺會不厭其煩地回答。」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