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一‧五


小判在前,不可能不加油呢。會加油的人當然最明顯是博多藤四郎,就算要他換上分體的身體‧極出門,他都可以表現出和使用原有的9X‧極的力量,小判的威力實在不能少覷。


「喵喵喵,攻擊!目標是小判呀喵!!」連審神喵都喵喵喵喵地加油時,出戰部隊的戰意當然旺盛,雖然嘛,方向非常之精確:「小判!我嗅到小判箱的味道!!」


「哦。」某祖級或以上的太刀逐漸適應「後人」的「瘋狂」,目無表情地砍殺衝出來爭奪寶箱的敵人,以秒速計。


「嗨!寶箱保住啦!快拿快拿!」博多藤四郎開開心心過去要拖走寶箱,鬼丸國綱默默一手捧起寶箱放到推車上,然後聽到那個不是部隊長,但連部隊長也聽他的話的博多藤四郎繼續深入地底以找更多更多的寶箱。


原本,這樣沒甚麼問題。


不過嘛,相信任何人,包括任何刀劍,甚至可能連本丸的馬都知道,審神喵是一隻懶貓,而且嘛,也是一隻很容易分心,無心集中注意力的懶貓。簡單一句,批准、下達指示的速度很慢,等於搜刮寶箱的進度同樣慢。


以貓咪願意勤勞的時間計算,攻克整個大阪城大約需時四至五天,嗯,大概是星期二下達攻打大阪城指示,周末,甚至周末前已完成。可惜,有貓懶的關係,直接拖至一星期後才完成。


好的好的,這個不是最大問題。


攻克的意思等於完成這次最基本的任務,所以,有貓真的完全懶下去。


「主人,快點出發!我等不及!!!!」這是攻克大阪城後每天看到的畫面,有振短刀幾乎聲淚俱下地請求出陣,運氣好的話,審神喵會讓他們去「挖寶藏」(清理遡行軍這種不重要的事她不認為要必須要做),運氣不好就隨便打發他走,再不好嘛……


「不准打擾大將,她要休息。」嗯,是某近侍直接踢他出門,這也難怪,因為某隻貓咪這幾天剛巧又感冒,所以藥研藤四郎不讓她有藉口過勞,他可是有嘗試用同一招踢那隻壞貓咪去休息,但偏偏踢不動。


「讓貓多看一會,多看一會呀喵!!」沉迷上網聊天、網上購物的貓咪可是踹也不動,若不是怕她受傷,藥研藤四郎絕對樂意用上120%的力度。


博多藤四郎見狀惟有改變策略:「主人,只要深入底層搜刮便可以得到更多小判,那樣我會同意減少次數!」


「不行。」否決的人是藥研藤四郎:「這次的經驗值加成有毛利和曾叔公,他們的力量暫時未可以到太深入的地方出陣。」


「呀……主人還沒說!」博多藤四郎忍不住爆發:「若藥研哥哥是關心他們的經驗,那更應該提醒主人讓大家出陣!!本丸要小判,他們要經驗,一石二鳥不是good deal嗎?Win win大家一起雙贏的局面是最好!!」


藥研藤四郎沒反駁甚麼,很冷靜地朝審神喵的方向指了指:「你行你去,順道要她不要分心上網、買東西影響進度。」


「這些不是藥研哥哥的工作嗎?」


「說雙贏的是你,你去。」


說得動才怪,早知道結局的博多藤四郎不想繼續浪費氣力,嘆了一口氣後「撤退」。


至於審神喵嗎?


她到最後一天才如夢初醒地想挖小判,可是……


~~~


嗯,一如往常地被丟出門。


善哉善哉(合十)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