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


「新人!新人呀喵!!」月底是讓貓咪興奮的日子,不但有下個月的日程表,而且還有沒想到會出現的下巴照!!因為在現世的工作忙碌,這次她是在回到本丸,在大家的開心告知下才知道,也因為身在本丸,所以嘛……興奮轉圈,開心大叫全部!全部都是容許:「新人!新人!!新人呀喵!!而且是努力就一定有的新人!!喵喵喵喵喵喵!!」

「喲,大將又變貓咪嗎?」藥研藤四郎這句話,馬上逗得大家大笑,新人將至,又是周五下班後的好時光,審神喵懶得和他計較之餘,索性喵出歌,逗得大家更樂。


順便,那還是預定明天有海邊派對的周五傍晚,比較興奮很正常,對大家而言也是。


「不知新人是誰呢喵……」是夜,貓咪吃飽飽回到房間後,仍是重覆地提着晚飯時跟大家閒聊時的話題,晚飯時間大家都有不同的猜想,連動漫人物也搬出來的那種。


「可能不是刀劍男士,是圍棋男士呢!」

「怎可能,上面再怎樣被夏天熱昏頭,也不可能有圍棋男士啦!」

「沒聽懂梗就不要插話耶……」造成話題偏離主題的亂藤四郎,毫不客氣地反駁愛染國俊,順便快速地在電話上劃劃戳戳。

「啊喂,吃飯時不准玩電話。」藥研藤四郎開口提醒後,機動稍遜的一期一振的說教也要開始:「亂,記得我說過……」

全場的「人」(當然包括審神喵)的電話不是響起訊息音便要震動,大家立刻朝亂藤四郎望去,短刀勾起甜美的笑容:「吶呢,不看看嗎?我說的圍棋男士。」

好幾振好奇的短刀早在亂藤四郎開口時拿出電話來看,接下來是脇差、打刀等等刀劍男士,席間頓時驚嘆聲四起,而沒拿出電話的審神喵倒是很普通地甩一下尾反問:「是那個名字XX的幽靈嗎?」

「咦?主人怎會知道??記得書房和……好像……」

「貓沒看原著,但倒是曾經不小心買過一本他們的BL同人,很色色的那種,喵。」

「……大將,妳確認是不小心?」

「貓小時候……喵,應說現在也會呢,總之嘛,那是以前有空就是舊書店挖寶時,在極便宜的雜書堆中找到買下的本本,打開看才知有多……精彩,喵!」貓咪不只用說的,她還放下筷子,用手,呀,雙爪張得最開,不斷地比劃:「這樣,這樣精彩喵!那時貓還只是輕微腐化,完全是刻骨銘心呢喵!」

「我不認為大將所說的輕微時期有多輕微。」藥研藤四郎太不客氣的結果,是他的餐桌突然多出不只一盒納豆:「喂!!大將沒命令我吃!!」


結果晚飯時間,變成了藥研藤四郎的受罰時間,然後大家的話題被帶到那本很久以前的漫畫和動畫上。

順便,任何看過那個角色照片的刀劍男士,都同意亂藤四郎的看法。即使任何一刀都非常清楚,這個猜測絕不可能出現,但禁不住同意那個「虛構人物」和那張圖的感覺實在太相似。


因上面的各種「理由」,藥研藤四郎現在聽到這個話題便會想起納豆,心裏非常不爽。


「看看審神者論壇……好像很多審神者都和我們的想法一樣呢!那套作品看來在不同世代的審神者中都非常有名,要找時間補回嗎……」

「大將,還要繼續那個話題嗎?」短刀的語氣聽起來像在生氣,審神喵側起頭看着他,突然冒出一句話:「藥研在吃那角色的醋??何時變成連角色的醋也吃……嘻嘻……哈哈哈喵喵哈哈……」

「不,不是吃醋!!」藥研藤四郎解釋:「那傢伙累我今晚吃了一堆納豆!!」

「好像到後面貓有幫忙吃啦喵。」

「妳愛吃納豆,當然不知我那時候多辛苦!」

「……那,下次改吃榴槤?貓可以買回來給藥研用喔喵。」

「㗅……不要!!」


之後一貓一刀怎樣在食物方面鬥嘴……嗯,貓咪高興就好,反正受苦就只有短刀。至於審神喵原本想說審神者論壇中的「正常」猜測,要藥研藤四郎給點意見的事……大概早因為食物戰爭而丟到九宵雲外(攤)。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