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O‧五


經過一番打鬥,真的只有「一番」,因為打起的就只有沖田組,第一天可以陪審神喵在現世冒個泡(因為貓咪假日只會當宅宅)的人是水心子正秀。


「我?」察覺機會就這樣降臨到他身邊,雖然想去的表情早已藏不住,但一直沒去跟大家爭奪機會,甚至說着「來日方長」的水心子正秀呆住。尤其當他發現大和守安定提出他的想法後得到大家一致贊成,更無法理解片刻前努力爭取的同伴們突然放棄的原因。


「嘛……安定讓給你就算了,下次才要大變態給我去吧。反正嘛,附身出門已試過不只一次,散步這樣事讓一下新人,都算是初始刀要有的風度呢。」加州清光的回應因為太裝模作樣的關係,下秒又被大和守安定敲一下頭。乖巧的淺葱色打刀笑說:「機會是我的,自然有權讓給任何人。我們是好朋友,就當是我們給你們的聖誕禮物,說句謝謝就足夠呢。」


「呃,是,感謝大和守大人慷慨相贈,實在是感激不盡。」


「喂喂……不是叫你說『謝謝』嗎?太客氣啦!」

「清、光!說那句話的人應該是我呢,不准搶我台詞!」

「你可以再說一次喔。」

「……首……」

「吶,請不要因為水心子太誠懇道歉而吵架呢,水心子只是很重視兩位的饋贈,所以才會鄭重地道謝,是一個很重視禮儀的表現喔。」

「源(先生),你真的是任何時候都找到理由讚()水心子(先生)/喔。」沖田組兩刀異口同聲地說着類似的話,只顧吐槽的結果自然是沒時間再計較應該由誰教訓水心子正秀,大和守安定連加州清光也忘記揍。


「……那……那個,我可以讓給清麿嗎?」有刀沒察覺他的妻子是有意轉移話題,本着一份對對方的心意,觸發另一個令他們再受教訓的「話題」。

「我原本有想過轉送給源先生,可是,以源先生的性格最後一定會送給水心子先生,那不如直接送給你耶。」

「嘛,不要想着那些推來推去,看起來很客氣,但其實很不可愛的事好嘛。」加州清光索性叉起腰教訓水心子正秀。順便一提,其他本來知道今天沒他們份,打算離開的刀劍們,因為聽到他們奇妙的對話,不少都留下來看戲。加州清光趁水心子正秀仍未及反應過來前繼續補充:「在我們這邊看來,就像你們不喜歡這份心意呢。」

「沒這回事!我可是想去現世散步很……呃……」

「嘛,想去就去吧,太客氣惹惱安定,請不要說我不救你。」

「清光,你不要說得我很兇,或者你一定可以打得過我呢。剛剛呀,是我手下留情,否則你又重傷耶。」

「水心子,我希望可以由水心子代我去看現世的景色呢。我的身體雖然比之前穩定,但突然說要去現世多少會擔心耶。」

「清麿……」


「喵,源這次說得對呢。」見他們又要日課,又要聊天,所以回到房間拿手袋的審神喵由站在旁邊變成坐在一角一段時間,現在總算找到機會插入對話:「本丸的話,藥研、國廣和長義都試過用『散步替身』的方式到現世。喵……他們回來後沒說有甚麼問題,可是,還是由最了解源的人先過去一次,回來後跟貓報告是否適合源過去。」

「所以……是任務?」水心子正秀的思考方式似乎向了一個奇怪的方向狂奔。

「實在太厲害呢!不愧是水心子,這是很重要的探路工作。」好像,往奇怪的方向狂奔,機動甚至更高的刀劍再加一振。源清麿開心地拍拍手,笑着拜託他的丈夫:「吶,水心子,我能否安心去現世看就全靠你呢。」

沖田組非常努力地忍住笑意,嘴唇咬得快要出血,呀,旁邊不少刀劍都是,或者已背轉身,肩膀明顯在顫抖。

「喵,沒錯,就是任務!」審神喵為了快點出門快點回來可以睡午覺,立刻認同水心子正秀的看法:「出陣,喵!」

「是!」


他們前腳剛出門,後面立刻一片爆笑聲。


嗯,要笑要快點啊,貓咪可以擅長一出門便要放下標記,再立刻回本丸偷懶喔。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