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六


不同於這幾天的做法,姬鶴一文字見日光一文字一手拉走在他身上的後家兼光出門後沒有立刻跟上去,方才的問題一直在他的腦海中徘徊,他勉強能做到的事便是向日光一文字一定會找的刀劍傳訊息。


深呼吸幾口冷靜頭腦,再拍拍臉頰「喚醒」自身,姬鶴一文字環顧後家兼光的房間,視線落在放有他的衣物的衣櫃,想起這幾天他因為已習慣在對方的房間住下,所以一點一點地拿衣物過來的事。


一開始,沒想過會進展至現在的地步。


姬鶴一文字憶起在後家兼光顯現當晚,因為兩人之間的對話而帶起的聯想:擁有人身後的第一個夢境。


自姬鶴一文字在本丸顯現後,本丸裏已有不少刀劍顯現,但他從沒想過這事。不,就算想到也不可能隨便實踐,面對初相識的刀劍男士,身為一文字刀派的要員不可能作出那種有失體面的要求,不過,偏偏想到這點時,眼前的「探索對象」是他熟悉的人。


「聽起來很有趣,今晚請多多指教,阿鶴。」

「不要說這種惹人誤會的話。」

「嘻,抱歉。不過,夢境嗎?實在很期待,看來得到人身會有很多有趣的體驗,看來有必要回想起以前主人們的事以便取經。」

「……刀劍怎需要向人取經?」

「我們現在可是刀劍男士,有了人身嘛。」


那晚沒特別事發生,是名副其實地一起睡覺,要說特別嘛,在姬鶴一文字眼中大概就只是剛有人身的刀劍的夢境很沉悶,比現實生活還沉悶那種。


作為禮尚往來,一部分亦是大意下洩漏的關係,姬鶴一文字邀請後家兼光「參觀」他的工作,沒想到卻在夢的世界中見證他的實力,結果便成為了拍檔。


之後……


就是發展至昨晚幾乎另一種意義上「睡在一起」的結果。


「阿鶴抱着甚麼心情要和我做?」

昨晚後家兼光的話猶在耳邊,並隨着酒醒越來越清晰。

「我不希望阿鶴做出後悔的事。」

「如果阿鶴這兒只可以容納一人時,請問那人會是誰?」


這種事怎可能會一下子答出來?


瞄了一眼傳回來的訊息,姬鶴一文字回覆了訊息欄中的追問,看到對方令人安心和樂意支持他的回覆,以及他的建議,思緒總算暫時找到一個方向。


單靠自身的力量去探索會來不及「拯救」那重要的一振……看來,要找人幫忙。


到底誰可以幫上忙?


姬鶴一文字換上內番服,簡單整理儀容後拉開後家兼光房間的門大步步出,他知道,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到答案。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