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五‧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五‧五


首先醒來的是姬鶴一文字。


溫暖舒適的感覺、觸感,令他有種仍在夢中的錯覺。他放任他享受這種安心的氣氛,並不其然地再往舒適的方向靠過去。腦袋最初是昏昏沉沉,令他無法分辨他是在現實還是在夢中,鼻腔中瀰漫着迷人的香氣讓他非常安心。不過,隨着腦袋逐漸清醒,姬鶴一文字開始能夠分辨他已身處現實中,而逐漸記起那貼身,又微微包圍身體的溫度來自何人,以及,會出現這情況的原因……


先微微睜開一隻眼,看清楚身邊人仍閉眼熟睡後,姬鶴一文字緩緩睜開雙眼,臉頰的溫度不斷上升,整塊臉緩緩地紅透。


貪杯累事。


姬鶴一文字暗暗自責的同時,嘴角不知不覺地勾起。昨夜後家兼光是主角,整夜被大家拉着聊天、勸酒;好客又熱情的他一概來者不拒,對相識之刀劍更是笑談甚歡,即使那人是這幾天以失禮的方式碰面的山鳥毛,後家兼光依然保持應有的風度……


因為太受歡迎,所以嘛,宴會期間後家兼光幾乎未待過姬鶴一文字的身邊。


姬鶴一文字想起昨晚由最初如平日般獨自吃東西、喝酒,最多偶爾和上杉家的刀劍(特別是謙信景光)聊上一會,或者揉揉五虎退的大老虎們,逐漸變成視線忍不住追隨後家兼光,看到他喝酒時很自然地同時呷上一口,終至飲酒過量而不自知,招致昨夜的事。


「……唔……」聽到聲音在耳邊響起,姬鶴一文字罕有地被嚇得試着往後褪,若不是他被對方抱穩,相信已摔到地上。剛剛那一動,本已逐漸醒轉的後家兼光很快醒來,即使未完全清醒亦小心翼翼地挪出位置拉姬鶴一文字回到較安全的位置,睜眼確認對方不會往後摔才慢慢鬆手和道早安:「Good morning阿鶴……嗯,還好嗎?有沒有頭痛或者不舒服的地方?」


「……嗯……還好,只是腦袋有點像在夢中般昏沉。」腦袋仍被昨夜的事佔據,姬鶴一文字別着頭迴避對方的視線,紛擾的思緒使他一時間無法以最恰當的態度、表情去應對眼前的狀態。同伴近在眼前,後家兼光當然沒漏看姬鶴一文字細微的反應,他放開對方轉身坐在床舖上,簡單的說了句:「幸好昨夜未被沖昏頭腦,阿鶴昨夜只是受酒的……」


「不全是。」姬鶴一文字打斷後家兼光的話,眼神再一次對上對方:「就算昨夜那夢幻般的事有繼續而未有中止,我亦不會後悔。」


為免對方有機會用上更多的理由去迴避,姬鶴一文字迅速爬起來,如昨晚般按着後家兼光的肩膀吻過去,兩人一再深吻,直至開始喘不過氣才分開。


「……答案……未有……」姬鶴一文字回應昨夜後家兼光臨崖勒馬時的問題,但眼神異常認真:「即使無法立刻給後仔答覆,但那感覺不錯,想繼續。」


沉迷對方的體溫、味道很夢幻,讓人迷醉,姬鶴一文字再次「邀請」後家兼光,跨坐到他身上往下親吻對方的唇:「我不認為要有答案才能繼續……」


「我認為以愛之名去做較適合。」後家兼家摟住姬鶴一文字的腰翻身,兩人的位置互換,但後家兼光未有像姬鶴一文字般急於繼續,而是深情地撫上對方的臉:「阿鶴的想法在人世並不罕見,但我希望先確認彼此的愛和想法,以免日後後悔。」


「如果阿鶴這兒……」後家兼光輕撫姬鶴一文字的胸口:「只可以容納一人時,請問那人會是誰?」


不只是因為原主的關係,而且,在顯現短短幾天間,因為協助姬鶴一文字在夢裏「工作」的關係,後家兼光深深被本丸裏天保組兩刀視對方為「惟一」的愛所感動,對「無愛」下開展的親密關係多少感排斥。姬鶴一文字對他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同伴」,這幾天的相處令他感受到一份特別而且甜蜜的感覺,但在他眼中,對方有相同的想法至為重要。


「……那會是……」姬鶴一文字正要開口回答,房門被人用力推開。


「姬!說過今天清早要去收拾……臭小子!!!」


嗯,今天的後家兼光又要被擄走,善哉善哉。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