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九


姬鶴一文字和後家兼光比預定時間多幾天才回到本丸,原本說會回來欣賞那個本丸的表演重播,但最後卻是食言,所以他們回去第一件事便是找審神喵和一直超級推薦那個表演的籠手切江道歉。想當然地……


「喵?不用道歉呢喵,延長假期是貓批准,是預期中的事嘛。貓記得說過很多次,沒一定要出席這種事呢喵。況且……」嗯,某隻壞貓咪的後半句話因為近侍刀「及時」扛走她,所以他們沒聽到,但不用聽也知道那條問題非常有問題。


「咦?為甚麼會跟我……道歉?」籠手切江聽到這話先愣了幾秒,然後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容:「雖然,stage是為了被大家欣賞而存在,但stage,在我眼中,是為了讓大家感到幸福而存在。若是因為要趕上欣賞一個表演,而妨礙得到真正的幸福,那反而不是一件好事。嗯,還有呢!主人說過之後還有其他場次,所以請姬鶴大人和後家大人不要介懷!」


聽到溫柔的回答不代表事情已完結,他們現在要面對那個回本丸後一直刻意迴避,連分發慰勞品也故意躲過的日光一文字。


呀……或者包括其他一文字,甚至長船刀派的人(不包括南泉一文字,更不可能包括謙信景光)


「姬,終於願意回來嗎?丟下本丸和一文字的工作去玩,簡直不負責任。」一文字則宗的房間裏,在房間主人和當家開口前,日光一文字已忍不住推了推眼鏡調整一下過度憤怒的情緒,勉強道出不算太過火的責難說話。

「御前和首領還沒說話……是你可以隨便開口嗎?」姬鶴一文字立刻回嗆,深深覺得休息非常重要,否則反應難以勝過對方:「……順便,還是那句,不、要、叫、我、公、主!」

「你……」日光一文字被姬鶴一文字的眼神和話反駁得無法反應,只能狠狠地回瞪。


「哈哈!」「哇哈哈哈哈!」


一文字則宗和山鳥毛的笑聲打破劍拔弩張的氣氛。見大家都冷靜下來,一文字則宗拍拍山鳥毛的肩膀,欣慰地笑:「我們的姬醬回來了!」「嘿,對,御前。」


如果只是大笑,可能大家不會太在意,但作為一文字刀派的隱()()者作出那種發言,自然吸引在場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一文字則宗當然察覺他們的想法,但他只是瞇眼一笑,望向後家兼光:「好小子,我和當家都承認你們,以後你算是我們一文字的自家人。」


「姬比以前有更多表情,還學會真正地恃寵生驕,可以放心了。」山鳥毛點頭認同,並朝後家兼光深深鞠躬:「我們的姬以後拜託後家大人。」


「……我好像甚麼還沒說……還是我當成夢話說出來了?」姬鶴一文字不服氣地瞄向兩個高位者,逗得他們再次開心地大笑,最後由山鳥毛解答:「姬,你變了很多,好的轉變。我們一直很擔心,尤其在協助那兩隻脆弱的雛鳥後,你的狀態、眼神比以前壞。只是,夢裏的事,我們無一人可以接近……姬今天回來的眼神、反應,以至表情,是我們前所未見,讓大家振奮的轉變。」


姬鶴一文字沒好氣地瞄了他們一眼,要後家兼光放下給他們的伴手禮,然後拉着他轉身出門:「既然御前和首領已理解,我先和後仔回去收拾東西,之後我會正式搬過去。」


「哈,請,不阻你們。」山鳥毛和一文字則宗悄悄擋住日光一文字,揚手送走他們兩刀。


「御前,我們都要開始準備。」

「哈哈哈,一切拜託你呢,我們的當家。」

「怎樣說我們都要正式拜訪長船刀派,一定要帶上符合我們對他們的重視程度的厚禮。」

「那當然,日光小子,跑腿的事拜託喔!」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