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三‧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三‧五


又一次,後家兼光被扣押在一文字則宗的房間。


不過這次他們沒讓長船刀派的刀劍知道,直接從後家兼光的房間裏把人帶走。姬鶴一文字當時有試過阻止,他和日光一文字幾乎拔刀相向,可惜「御前」的命令在前,最後只能爭取到讓他們先更衣和梳洗後一起過去。


途中當然包括兩振太刀吵了不只一次的架,鬥了不只一次的嘴。後家兼光多次努力嘗試調停,但一再換來日光一文字的恐嚇和羞辱,反而令姬鶴一文字更加和日光一文字更沒完沒了。


「一會兒沒事不要亂說話。」因為怕被日光一文字暗算擄走後家兼光,姬鶴一文字自離開房間後一直緊緊「鎖住」後家兼光的手(看起來像繞着手臂,但力度Max),低聲在他的耳邊告誡:「我會回答所有問題,今天是我失策,所以我會負責處理。」

「沒事,我老實和他們說便可以。」後家兼光抬頭輕笑,立刻被輕責現在並非過於放鬆的時候,惟他搖搖頭,維持一貫的明亮、輕鬆的笑容續道:「我有我的想法,而且作為長船家的刀劍,有事輕言退縮會讓家裏蒙羞。我明白おつう保護我的心意,但希望おつう理解我的想法。」

「我剛說……好吧,ごっちん。你儘管說,我不會讓他們動到你一根頭髮,就算那人是御前或者首領。」

「感謝。」


走在前面,不時留意他們舉動的日光一文字冷冷瞪了他們一眼,立刻惹來姬鶴一文字的冷言冷語。雖然一文字則宗的房間算是偏遠,但正常的情況下由後家兼光的房間走過應該用不到十分鐘時間,可是偏偏有種不易走完的感覺。對日光一文字來說,聽著後面兩人討論對策就像聽他們談情,心情要多不爽就有多不爽,恨不得就地解決那個輕佻的小子。幸好幾經努力,總算忍着那快爆發出來的怒火把他們帶到一文字則宗的面前。


「哎呀,看來發生了很有趣的事呢。」老人總是很早起床,所以即使未有預約,守了一晚歲,清晨說要回去小寐的一文字則宗早已起來,一身整齊優雅地坐在茶几旁呷剛泡好的茶:「呀呀,看起來姬醬不認同呢。」


「我要求請首領來一併告知狀況,請御前批准。」日光一文字恭敬地道,護着後家兼光的姬鶴一文字站在離房門不遠處,在白日光一文字一眼的同時未有放鬆警戒。


「人都來了,不讓你們說可是太無愛呢。」一文字則宗笑笑,伸手要為各人倒茶,嚇得日光一文字立刻過去,在「御前」的「命令」下為所有人倒上一杯熱茶。


「請放心,茶是我這個獨居的老爺爺泡來準備一個人喝,不會有奇怪的東西在裏面呢。」一文字則宗向房門的方向招手:「記得昨夜已有說清楚,沒想到我們的日光小子今天一早又要你過來,實在失禮呢……姬醬,不要板起臉嘛……很無愛的表情。哈哈哈,難道姬醬怕我這個老爺爺會吃掉小傢伙?可不敢呢,得罪本丸重要刀派的新人,等同得罪主人和整個本丸的事,相信不只是老爺爺,日光那個小子都會曉得。來……對,好孩子……哈哈哈,姬醬生氣的表情實在很可愛,難怪新來的小傢伙剛顯現已為姬醬付出他的愛……」


「請御前不要妄加猜測。」姬鶴一文字趁一文字則宗斷句換氣時打斷他的話:「打斷御前的話是我失禮,但我必須制止誤會擴大。」


「愛有很多種……」一文字則宗先是一陣狂笑,打開紙扇搖搖又合上,待姬鶴一文字慍怒的眼神稍為冷靜後再續:「老爺爺未知你們是哪一種,但只要讓我們可愛的姬醬安心,甚至願意多笑一笑,老爺爺只會對那人感激不盡呢。我可不是日光那個小子,私心放在不當之處會壞事。嘿,要注意喔,日光小子。」


「謝……謝御前提醒。」


山鳥毛收到電話訊息後很快到來,見別刀派的打刀又一次被「軟禁」在御前的房間不禁搖搖頭:「日光,昨晚我們不是已談過嗎?早幾天我們亦和長船派許諾不再干擾他們之間的事,剛過年便帶走他們刀派的人怕招來大家誤會,到時候要麻煩小鳥調停非我們所願。」


「我今早見姬沒回來,到那小子的房間找人,敲門後無人應門……」日光一文字咬咬唇,深吸一口氣,慢慢說出餘下的話:「打開門看……那小子正抱着我們的姬睡覺。」


「就叫你不要亂說!甚麼事也不知卻大放厥詞,可是令人很困擾!」姬鶴一文字立刻反駁,後家兼光在他背後輕拍安撫亦無法制止。姬鶴一文字罵了一句後才發現他漏了很重要的一句:「還有,不准叫我『公主』!」


「啊……年輕人的事,不是我們要管。」山鳥毛平靜地笑道,眼神飄向正努力哄姬鶴一文字的後家兼光,思索片刻笑問:「不過,可以請教你對我們的姬的想法嗎?我們不會容許有人欺負一文字家的人。」


「おつう是我自上衫家開始認識的一振重要的同伴。」後家兼光笑容輕快,但不忘回以一個優雅的按胸禮,眼神在下一瞬間變換至非常認真:「理解今早所見的事會予人遐思呢,但那只是昨夜,不,今天凌晨時おつう忙碌,甚至幾乎體力透支的證明。」


「不要亂說。」

「你這小子說甚麼?!」


姬鶴一文字和日光一文字同聲開口,然後互瞪一眼。山鳥毛笑了笑,神情平靜而且嚴肅地問:「可否請教詳情?若涉及你們私事可以不提。」


「因為擔心那兩人,おつう打算強行入他們的夢。」後家兼光沒理會姬鶴一文字的抗議,維持一貫的聲線、語氣繼續說:「他不擅長入他人的夢,更不擅長帶他人入夢,所以我要在他的身邊才能和他一起入夢作為輔助。」


聽到此話後山鳥毛吃了一驚,急急望清和日光一文字鬥嘴的太刀,眼神立時沉下:「姬,快去休息,你臉色很壞。」


「首領,昨晚是新一年交替之時,可是偏偏大部分同體被他們各自本丸、職位的事絆住無法入夢,我不過是盡首領交託的責任。ごっちん在夢中守護我一夜,入非同體的夢會使我的力量大幅減弱,需要他人在旁充當護衛,只是需要在現實中相距極能接近方能帶他入夢,並非如日光所言那樣不堪入耳。」


「就算是那種事也非不堪入耳呢,看來姬醬有點誤解。」一文字則宗掃視他們一眼,銳利的眼神讓人感到刺痛:「要說嘛……若成事,而且是姬醬願意,老爺爺反而感到欣慰呢。我不想看到姬醬做着對自身無愛,傷害自己的事。強行使用不擅長的力量可是不珍惜自己,正如當家所說,你的臉色很差。小子,請帶他回你房間休息,晚點老爺爺會讓人送上早飯,剛過年,相信本丸沒甚麼雜務要你們做呢……如果主人要後家小子出陣,老爺爺自會向她交待。就請你代為看管我們的姬醬,以免因焦急而胡來……守護那兩個小傢伙的事,我會有辦法找上其他人協助,下次可跟我說。」


「明白。」


「呀……如果姬醬較喜歡你那兒,可請主人換個房間方便他『工作』,或者,若後家小子不介意,請借一點地方讓我們的姬醬放一些日用品讓他可以安心『工作』和休息。有甚麼更換、購置傢具的需要,請不用客氣找我們的當家說。」


「感謝則宗大人的慷慨,我希望先讓おつう回去休息,一切容後再談。」


「好,當然好。」一文字則宗用紙扇拍拍手:「快走吧。」


P.S.:事後送飯的人,當然「又」是日光一文字()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