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一‧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一‧六


跑步比賽(?)意外地沒人輸(?),審神喵送出最後一包朱古力時忍不住嘀咕:「還以為最少可以偷留一包喵。」偵察點滿的笑面青江笑起來,揉揉貓咪的頭柔聲:「主人沒有?沒關係呢,我可以請我的御神刀大人分他那份給妳喔。」


「青江,記得是我抽到。」被丟到一旁的石切丸無奈抗議。


「噯呀,看來要坦誠相見呢。」笑面青江挑挑眉,眼角滿是笑意,抬頭望向石切丸的表情多了一絲狡黠:「不說個明白,似乎有人不會懂喔。嗯……若沒有我拖着我的御神刀大人過來,我相信以我的御神刀大人在晚上的機動,嘻……所以,我要先收取我應份得到的酬勞,然後嘛,剩下的自然便可以讓給主人,權當是一番心意。還是說,因為石、切、丸、大、人很~~~~喜歡朱古力,所以……嘿嘿,即使聽到主人的願望也詐作不知?」


「我……」石切丸很清楚,不只是機動上他比不過他的妻子,而且像這種佻皮的心思上也比不過他,惟有認命地道:「若主人想吃,我那份……」


「不用呢喵,貓有用買給自己那份交換了一點。」審神喵甩甩尾,然後瞄一眼在打掃某櫻暴雪的打刀留下來的花瓣的藥研藤四郎:「要偷拿的喵,貓又不是沒地方偷拿……」


「啊喂大將!不要趁我在打掃時密謀搶我那份!」


笑面青江沒有打擾他人夫妻恩愛的興趣,也不想被極短打爆,所以轉眼間已拖着石切丸退場。


在審神喵的要求下,下一批來訪者很快出現。


「朱古力……」有刀雙眼發亮,下秒意識到在場所有人的曖昧笑容,立刻板起臉一本正經起來:「對於我的主人的心意,我感到相當榮幸和感恩,感謝我的主人的慷慨和恩典。只是,我的主人有言在前,謂只有得到主人的特製朱古力券……」


「喵,水心子好像不想要呢喵。」審神喵沒等水心子正秀說完,打斷他的話之餘朝源清麿打眼色。


「吶,既然水心子對主人一片忠誠,我們那份朱古力退回……」


「呀!清麿,等等!」前一秒義正詞嚴的水心子正秀,現在就只剩下小鬼臉:「不要拿走我那份朱古力……」


躲在門邊偷看的小刀靈們,一面咬着朱古力一面偷笑,水心子正秀的臉瞬間紅透:「我我我……我不是……那個……」


「哈哈哈……喵……咳咳!」審神喵狂笑,笑了一會兒總算因為咳嗽停下來,勉強「撿回」作為「主人」應有的語氣:「貓送出去的東西不會收回,喵。這是貓買給自己的份,是另外的禮物,喵。」


「嘛,大變態……是,是,主人送的東西就乖乖拿好,否則我會不客氣代主人收下。」加州清光這句話剛說完便被大和守安定拉辮子,不過這次他沒罵加州清光,反而笑着接力「說教」:「不是親眼所見,真的無法相信會有人不收主人的禮物呢。看來除了源先生外,水心子先生都要學懂開心地收下大家的禮物……啊,請問,大家送的聖誕禮物你們有沒有乖乖用呢?」


「一直以來大家送給我們的禮物,水心子和我都有充份使用。」源清麿笑着回答:「包括大家送給麻呂的衣服、配件,我們也有小心收藏,依照不同的天氣、日子為她替換呢。」


「嗯,那就好呢。」大和守安定像笑面青江之前那樣地拖走加州清光,分別之處大概他沒那樣費力:「不妨礙你們呢,我們先回去。」


「啊……是!」


「貓也不想妨礙你們……可是,可以讓貓多賞一會你們的BL再走……喵?」看到水心子正秀立刻把朱古力塞到源清麿手上再抱走他,真心想賞BL的審神喵既覺得可惜,同時又感到吃到滿滿美味的糧。


總之,今天是某些人的朱古力日,宜‧吃朱古力!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