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州清光開口制止情況惡化:「大哥,夠了。」

「贗品,快安靜坐下。」蜂須賀虎徹冷冷地開口並拉他回到座位,見他不打算理睬,索性用力捏他的手臂:「甚麼時候要做甚麼,拜託你給我好好想清楚。要當虎徹就麻煩知道事情、說話的輕重。」

「很抱歉……若不是我一時受情緒蒙蔽,大家不會受到影響。」源清麿再次深深鞠躬,這次水心子正秀和大和守安定左右「夾攻」一起阻止:「清麿,夠了。你平安回來已是最好的事。」

「但險些連累水心子……」

「我答應過的事一定會實行,而且是心甘情願。」


「嘛,要停了。」加州清光叫停所有對話,要天保組先進去坐下。蜂須賀虎徹隨即端上味道清香的花茶:「旁邊有蜜糖,可是隨意添加。」

「我……我不吃甜。」水心子正秀似是條件反射地拒絕,但蜂須賀虎徹未為所動:「有人請我提醒你們,要吃一點甜味回復心情,喝口熱茶再吃點心,除蜜糖外,你們熟悉的療劑亦已送過來,請你們一起服用。」

知道事情已驚動至監察官大人,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惟有默默在茶裏加入蜜糖和療劑慢慢喝下,眉宇間的苦澀稍稍退減。

「贗品,你也要。」

「我?」

「剛剛山鳥毛大人交待的事,相信你還沒忘,療劑的作用包括平伏情緒,你現在需要冷靜下來。」

「我怎麼有……好吧。」長曾禰虎徹依樣畫葫蘆地喝下茶和療劑,雖然臉上仍有幾分怒意,但總算願意收斂外放的憤慨。

「那個,大家不如先喝茶?公平一點……呃,我的意思是大家都需要冷靜。」大和守安定察覺到即使小茶室的氣氛有輕微改善,但似乎往沉重的方向走去,所以馬上連同他和加州清光的份,為所有人再斟上一杯熱茶,並示意要打開旁邊的食盒。

「那是一文字那邊送來的點心,山鳥毛大人只留下他們會拖住大慶大人,不讓他知道你們的事的口訊。」

「……謝謝。」


各人喝了一些茶(這次沒加蜜糖),簡單吃了幾塊很甜的點心後,糖份的補充總算安撫部分凌亂的思緒。長曾禰虎徹鑑於先前被蜂須賀虎徹「當眾」「斥責」,頭腦冷靜下來後明白剛剛「胡亂說話」很大機會再次刺激「哥哥」,造成難以挽回的遺憾,所以倒是非常安靜。至於蜂須賀虎徹同樣感到不方便開口,視線不知不覺間集中在加州清光身上。


「真是……」猜想到其他人的想法,加州清光惟有代為開口提問:「那個,如果不方便說可以不說。那個地方……是甚麼地方?」

「清光君,請不要逼清麿說!」水心子正秀立刻彈起來要制止,轉眼被源清麿拉回去。源清麿輕輕點頭當作答應,即使水心子正秀再次開口制止,但源清麿依然堅持他的想法:「我們是被大家救回來,簡單交待才合禮數,否則有失新新刀的顏面。」

「那些顏面……若會傷到清麿,不理會也罷!」

「可以當成我的意願嗎?很抱歉呢。」

「……不用道歉……清麿要說,可以靠過來,不……」水心子正秀拉椅子到源清麿身邊坐下,緊緊握住妻子的手:「好吧,我陪伴在清麿身邊。」


羨煞旁人的畫面,說出來的話卻是讓大家內心揪痛。源清麿用非常簡單的方式道出那兒曾是他打算趁水心子正秀到本丸後,大家來接他之前自盡的房間,因為自身的軟弱,所以才沒有折成,不過,因為當時的思念太強,令水心子正秀早陣子透過夢境得知實際情況,結果連帶傷害了他。

「那不是傷害……我心痛清麿痛苦得令……」涉及歷史定義的話,在說出口之前及時忍住,水心子正秀拉過源清麿緊緊抱住:「幸好沒成功……這一次也是。」


虎徹兩刀和沖田組的臉非常黯淡,他們很清楚天保組只說了表面的情況,但亦知道不宜深入追問,沒人敢擔保之後會發生甚麼事。


「嘛……或者,跟你們不完全有關呢……」加州清光腦海閃過很久以前看過的理論,立刻「拿出來」打圓場:「源不是說意念很強至投射到水心子的夢裏嗎?那代表那兒有……石切丸先生說的穢氣,你們今天突然情緒低落,甚至做出那種事,也是跟穢氣有關!」

「欸?」大和守安定愣住,他沒想到伴侶這麼會「詭辯」。

「大變態……我是說,主人在書房,大書房裏有書寫過類似的事!」見大家好像不信,加州清光搬出「貓咪主人」來「擋格」:「主人收藏的書有這種記載,一定是事實!難道你們想說主人會找來說謊的書放在大書房嗎?你們兩個不要亂跑,一會兒我們找個理由請石切丸先生來除穢,總之,除穢後,好好喝東西,吃飽飽,再睡一覺,整個人的能量……啪!會重新淨化,回復生氣,書上沒記錯有提到,照做就可以。」

「就……就這樣?」水心子正秀茫然地望着加州清光。

「你是不相信我這個初始刀嗎?」

「不,不敢。」

「那麼,現在再喝一點茶,然後接受除穢。」

「啊……是!」

「今天的事,就只會有我們知道、聽到,石切丸先生那邊我會另外找個理由,其他人也不用跟他們說。」加州清光見大家似乎接納這個「方案」,飛快道出各種安排:「總之,今天好好休息,反正早上已用完所有骰,大變態今晚不會安排出陣,早點睡覺,知道嗎?」

「知道!」

「你們也是……大哥,拜託幫忙保密。」

「好。」

「好的……我現在就去叫石切丸大人,你們留在這兒等吧。」

「嗯。」


大概,暫時這樣也可以……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