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一四

「喵!貓不弄,貓很累!!」今年已是不知第幾年的貓咪撒野。下班回到本丸的審神喵,明知道今天有火雞,但只懂提早撒野說不會去分。


「好,大將,請問『妳』今年『又』打算要吃哪種BL糧?」深知有貓自發現可以用這法去吃她的糧後變成每年撒野,藥研藤四郎沒好氣地翻白眼,要壞貓咪盡快下決定。


「喵……水心子和源一定要,喵!上年他們沒分多久就退場!」審神喵說着此話時,厲眼瞄向一文字則宗,亦即上年嚇得天保組在分火雞時不得不在沖田組的保護下撤退,由虎徹組頂上的「元兇」。一文字則宗雖然感受到視線,但仍是裝着不知情地搖着紙扇地笑着,意氣風發那種,氣得貓咪喵喵叫。喵了一堆不成文字的「髒話」後,審神喵接着道:「貓要看千子和蜻蛉切,喵!過幾天那個本丸有雙騎表演,當成炒熱氣氛喵!」


「得主上寄予厚望,蜻蛉切定當竭力為主上準備。」

「Huuuu,要把火雞脫嗎?」

「千子!」

「等等呀喵!!火雞不用脫喵!!」審神喵立刻阻止:「雞皮好吃……呀……如果是像你們這種注意身形的刀劍要去皮……呃……喵喵喵,把皮留給貓吃呀喵!」

「大將,妳的體形好像不適合只吃皮……哇!竟然突襲?!」


砰砰啪啪嘭!


藥研藤四郎被打倒在地。


「吶呢,主人,這兒交給我們就可以呢。」亂藤四郎向審神喵揮手,他身後一眾極短+慢了一步的初始刀+主控刀劍正圍毆藥研藤四郎。可愛的短刀撩撥他的長髮,向審神喵送上幾近完美的笑容:「主人先回去梳洗打扮,換一套可愛的衣服,我保證下樓前這兒會解決呢。」

「亂,你那個『解決』是甚麼意思?」從刀群出鑽出頭的藥研藤四郎,問完這句後被壓回去打,審神喵偷偷拍爪:「喵,你們慢慢,不用急,貓下樓後還沒完也可以。」

「啊喂……大將……哇!」

「讓他先閉嘴較好喵。」


在某刀無法慘叫的情況下,審神喵獨自上樓梳洗更衣,到她回來時,庭院已「回復」宴會應有的熱鬧情況,除了少一把刀外。


「喵,藥研呢喵?」

「手入室。」眾刀回應。

「喔,那不用等他喵,宴會開始喵!麻煩今天點名的CP和其他有興趣的CP去分火雞喵!」

「……不等我嗎?」

「喵?藥研不是在手入嗎?」

「……有種東西叫手伝之札,大將。」


一片「混亂」之後,宴會總算順利開始,審神喵當然好好享受BL分火雞的美好時間,而且向每一對有分火雞的CP去拿火雞。


天保組那邊,在水心子正秀打算切下火雞髀上的肉給貓咪主人時,源清麿請他等等,確認審神喵喜歡的部分和份量才請水心子正秀切給她,而且在醬汁和配菜上,也有問清楚審神喵想要的份量。

「很細心呢喵。」

「主人的食量不及大部分刀劍男士,所以再三注意是應份呢。」


至於村正家那邊,在千子村正的笑聲下,審神喵接過一份純雞胸,然後是少醬料,配菜以蔬菜類為主的火雞。

「Huhuhu,這是注重身材要吃的比例,火雞已脫得乾乾淨淨,請主人偶爾要乖乖保重身體。」

「但……皮皮……」貓咪想吃雞皮,但那句「注重身材」讓她不方便開口。

「請放心,已放在蜻蛉切的碟裏,他會負責吃光。」有刀作了奇怪的保證,不過沒刀抗議,審神喵沒機會以調解為名搶雞皮,惟有乖乖轉身走,幸好下秒日本號那邊向她招手,有打刀努力削雞皮,然後給貓一份。

「那個……謝謝長谷部,但……其他人會沒有喵,貓只要一點點,一點點就好。」

「不要緊!我把我和日本號那份的皮都給主上!!」

「不……夠了喵……」審神喵很想說再下去他們會有危險,果然,下秒她的身邊多了一振短刀:「嘿,長谷部,你在逗我的貓咪嗎?她要吃甚麼,我可以分給她。」

「記得剛剛是你制止主上吃!」

有刀吵起來,有貓溜呀溜呀地溜走。


雞皮問題,嘛,反正已有,那就讓他們自己吵個夠。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