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一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一六


「喵?真的?」第二天下班回來便被請到辦公室的審神喵,聽到千子村正的話後難以置信的瞪大眼。


Hu hu hu,當然是真呢,否則,我不會原諒他。」千子村正挑眉,斜眼望向身邊的蜻蛉切。


「請主上准許我和千子結緣。」會禮儀端正地行禮的刀劍,自然是蜻蛉切莫屬,並不是說千子村正言行失禮,而是千子村正示意要說悄悄話時,一貓一刀立刻進入悄悄話模式,現在確定消息後,貓咪更是興奮地拉着千子村正的手肘在搖:「恭喜,恭喜呀喵!千子你終於等到蜻蛉切答應呢!」


「啊喂,等的人可還有蜻蛉切先生。」無論在一起多久,藥研藤四郎仍難以習慣某隻貓咪那種不符邏輯的說話方式,包括反駁。貓咪聽到有刀駁嘴後立刻反擊:「喵!女生的等和男生的放着不理是兩回事,喵!」


Hu hu hu,我都是男人呢,不過嘛,主人用的那句『放着不理』形容他實在是適合不過,我喜歡。」千子村正毫不客氣地將蜻蛉切描繪成「壞人」:「提過不只一次,幾乎死心,提到那些事心還在痛……會在意我的興趣,相信會介意很多事呢。」


「不,無論千子是怎樣的人,我也願意一直在千子身邊。」


「喵,很浪漫呢。」在短刀生氣前,審神喵表情一變:「貓不信,因為蜻蛉切之前不願答應千子的要求,故意拖延婚事!你撫心自問,拖了幾年呀喵?!一堆比你們遲訂婚的刀劍都結婚了,又不是因為過去的經歷造成對新的關係擔憂而不打算往前,那個只是藉口,喵!」


「……感謝主人教訓。」對着忠厚又正直的刀,教訓他其實沒太大作用,只會被氣死,所以嘛,審神喵問下一條問題:「所以……脫?」


「只限外套呢。」千子村正輕笑:「作了讓步的人是我啊。」


有貓因此又瞪了蜻蛉切一眼,不過很快聽到他們正煩惱禮服的問題而傾盡「腦」力幫忙:「要問燭台切他們嗎?貓相信他們有相熟的店家可以租借不同尺寸的禮服,甚至可以訂造喵!」


「確是不錯的主意呢,謝謝主人建議。」千子村正笑得很樂,向貓咪道謝後過去扶起蜻蛉切:「還在發呆嗎?找不到合適的禮服不要怪我改變主意。我,已經等了很久。實在很感謝主人呢,代我說出心聲。」


「千子……」蜻蛉切非常內疚,給了千子村正一個極結實的擁抱。


「喂!我准你們報告不是准你們在大將面前演BL!!」藥研藤四郎以晚間極短的速度拿出一堆輸血用品:「要問東西快去,晚上我會找你們手合!」


Hu hu hu,要快逃呢。」

「實在非常抱歉,我對誤傷主人的事深感懊……」蜻蛉切的話未說完就被千子村正拖走,審神喵對最後那個BL給了大拇指作讚美()


P.S:在貓咪的嚴重警告下,藥研藤四郎最後沒找他們手合()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