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一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一八‧五


有些事情,有一就會有二。


有隻貓咪嚐過好吃,出自燭台切光忠之手的鱈魚白子茶碗蒸後,「一直」念念不忘那個味道和質感,所以……


「主人,請問這次『又』打算怎樣?」燭台切光忠難得一次用重音。這也很難怪他,因為他「又」看到審神喵遞上一袋她眼中的美味食材,這個除了表示他要「加班」去烹調外,也代表有隻貓咪今天「又」會減少飯量,甚至其他餸菜的份量。


雖然以這隻貓咪主人的食量、地位,「多出來的」食物一定會有刀搶着要不至於浪費,但這不代表可以縱容她。


「喵……」察覺到對方語氣中的不滿,審神喵的尾巴立刻炸開,連忙為自己辯護:「喵喵喵,最後……是最後一份!很怕……很怕之後會沒有……那個那個……貓會自己煮,不會麻煩燭台切……或者,最多請幫貓洗可以嗎?爪爪不方便……」


平日不大喜歡燭台切光忠的近侍沒有為審神喵說話,甚至嘛,本已走上前打算為貓咪說情的壓切長谷部也受制於燭台切光忠的氣勢而改為勸告貓咪主上:「主上,請以後記得想為自己加菜時要先通知大家,方便調整飯菜。」

「長谷部……你不幫貓嗎?」

「為了本丸,有時要狠心教育主上。」


之後當然是燭台切光忠心軟為審神喵準備,有貓高速梳洗後打算到廚房自煮亦被請走,裏面還包括以下「內幕」:


「貓還買了酒來煮,聽說這樣較好吃喵。」

「呵,我看看……我們的貓咪好像買錯氣泡清酒,哈。」

「怎辦(急得快哭)。」

「我找酒跟妳換,雖然我不喝,但我的長谷部很喜歡這類酒,妳當禮物賞他,他一定會很高興。」

「成交,喵!」


看到貓咪主上不記前「嫌」,有刀櫻暴雪了大半個晚上。


嘛,總之,經過這兩次,本丸的刀劍們感到他們必須做一些事。


「再惹惱燭台切大人,很怕我們的飯菜不保……」

「可是,也不可能阻止主人……」


有短刀仗着自己得寵,所以自薦去打聽:「吶呢,最近常常看到主人買食材回來和小主人們一起吃呢,新興趣嗎?」


「不是呢喵,只是很久沒看過那些食材,而這兒又捉不到……」可能是擔心被誤會吝嗇,審神喵很快補充:「出售的份量真的不多喵!而且不便宜呀喵!貓的錢包扁扁……不,就算全買下來也不夠本丸的一半,不,三分一刀刀吃……」


「嘻,我沒怪罪主人的意思呢,所以主人是想吃新鮮、特別的東西的意思?」


「嗯!」審神喵用力點頭,然後抱拳,用閃亮星星眼跟亂藤四郎撒嬌:「貓也想大家都吃到,除非是我們可以打獵……捕漁回來……但,似乎不可能……」


「不試試怎知道?」亂藤四郎把握機會遊說貓咪:「主人可以請大家試試嘛,沒試過怎知道不可能?可能我們的運氣很好呢!」


「運氣……到時一定要叫上物吉!!」審神喵拍爪叫好:「如果本丸可以自給自足,貓就不用買,大家也可以一起吃喵!」


「要我幫忙傳這個想法給大家嗎?」


「要!亂真聰明呢喵!」


看來,本丸捕漁計畫要開始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