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一三‧七五

「嗯……」源清麿在床上翻身。

「可以多睡一會,清麿。」源清麿聽到聲音後緩緩睜眼,迷迷糊糊地看到水心子正秀向他走去,坐到床邊再揉揉他的頭:「沒關係,今早我已跟櫃檯要求延長時間,也交了兩節費用,清麿儘管睡也沒關係。」

「嗯……嗯?」「櫃檯」、「延長時間」等字眼刺激源清麿的神經,令他記起他們並非身在本丸。

而且,與他人有約。

「……我……等我……亂君他們……」源清麿掙扎着想爬起床,不過很快被水心子正秀按回去:「清麿昨夜很晚睡,我已請亂君他們先回去。」「但……」「不用但是呢,亂君嘛,聽到清麿有好好休息時,回了一個……呃……讚好和『OK』的貼圖,相信他不會介意。」


在水心子正秀輕拍頭頂、撫頭的安撫下,源清麿不知不覺再次睡着,然後因為水心子正秀身體的抖震而立刻驚醒:「水心子?!」


「對不起!我是不是吵醒清麿?」源清麿完全清醒後,先聽到水心子正秀的無法遏止的噗笑,然後就是對方的道歉。知道對方一切安好,源清麿總算放心,只是嘛,睡魔因為剛才一嚇全部逃掉,短時間內大概無法再睡,所以笑着問對方剛剛在看甚麼。


「啊……亂君傳了一段片段給我,笑面先生也有……」水心子正秀連忙解釋,忍不住又一次道歉,見源清麿的好奇心被挑起,他很快作出建議:「旅館那邊說因為最近有點冷清,見我們租了過夜後還以時租的方式加時,所以說送我們一人一份早餐。清麿先點餐,梳洗後我們邊吃邊看。」


「嗯。」


早餐在源清麿梳洗更衣完畢後剛好送到,簡單呷上一杯紅茶,在麵包上抹上牛油後,水心子正秀再次播放今早收到的片段:


「為甚麼你會在這兒?!」影片裡的京極正宗生氣地罵人,然後看到是愛染國俊不好意思地傻笑:「因……因為聽到石田大人說……呃……」


「我沒告訴石田兄我到這種地方,沒事我死也不會告訴他。」京極正宗的語氣冷淡,繞起手等愛染國俊解釋:「是誰告訴你的?」


「呃……」


「欲言又止,難道有甚麼堵住嘴嗎?」光聽聲音就知道說這句話的人是笑面青江,他的後註並沒為他的弦外之音稍減奇妙的意思:「看到我們美麗的薔薇,似乎有人把編了一晚的謊言都忘光,對嘛?」


「沒……沒一晚……不!我的是意思是我沒說謊!」在「眾刀」的「圍攻」下,愛染國俊很快「被打敗」,同時被戳破等了很久,接下來除了老實交待他天未亮已在外面等外,也對京極正宗和「其他人」到「這種地方」感不甘。


「……我知道啦,這類型的旅館我有推薦過給其他刀劍,也知道,這兒的食物很有名!」愛染國俊的語調略為激動:「我相信笑面先生和亂君,但……但……就是很討厭京極被他們騙來這兒玩!」


「你這矮子說甚麼我被騙?!」


「……因為……」愛染國俊這次支支吾吾了一段時間,最後作了很無力的「反擊」:「因為我知道,京極不是這種人!!!」


「去這兒難道有問題?」京極正宗秒回,短刀們的「吵架」亦是機動比拼的時間:「快說,這種人是甚麼意思?!」


「吶呢,再下去我怕會變成大家要交待會知道這兒的原因,還有平日會不會去類似的地方呢。」在鏡頭後的亂藤四郎笑着調停:「我們是辦女子會呢,女子會當然要有適合拍照的甜品,這兒不是最好地方嗎?」


「……我們都是男的啦……」「還敢反駁?」「哇!對不起!」


看到愛染國俊抱頭合十,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忍不住大笑,源清麿笑道:「水心子今早能忍着沒大笑很厲害呢。」


最後嘛,京極正宗一面跟愛染國俊鬥嘴一面離開,在後面的笑面青江微微抬頭,笑着說「今天看來受到熱情的招待」,而第一段片段至此中斷。


「接下來……笑面大人附註說要先看他那段……」


影片點開,天保組立刻明白「熱情招待」是甚麼一回事,在外面等待的刀劍有另一振。


被笑面青江偵察出來的浦島虎徹從圍牆上落下,立刻被亂藤四郎教訓是否不相信他,被罵的脇差立刻道歉:「呀……對不起,因為除了分開出陣外,沒試過沒和亂一起睡,所以……那個……」


「浦島不是有龜吉陪嗎?不要告訴我睡不着呢。」


「真的……我昨晚沒睡……」


「黑眼圈都出來耶,浦島現在像熊貓一樣呢……好了好了,回去我幫浦島美容敷臉……不過,要先等等……」亂藤四郎笑笑,往遠處招手:「吶呢,再不過來會來不及啊!」


下一段片段就是換笑面青江不斷逗弄石切丸大人,甚麼「學年輕人的玩意」、「石頭原來會動」等等話通通出籠。


「我想念青江一整晚,青江會否補償我?」


「我的御神刀大人要向我這個小小信眾討嗎?實在很可愛……」笑面青江的笑容艷麗而且充滿自信:「來吧,裏面相信還有房間,要讓我再進去一次嗎?」


「至少換一家。」


OK,影片中的笑面青江被抱走,天保組笑至趴在餐桌上。


「笑至肚痛……早餐會不會吃不下?」

「水心子不是很重視禮節嗎?沒吃完會很失禮喔,不過我相信水心子這樣厲害,一定可以吃光光呢。」

「我……我會努力!」


至於之後天保組怎樣相親相愛地離開,相信不用多提(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