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一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一七‧六


「美食喵喵喵!吃吃吃喵!」看到燭台切光忠等刀推着餐車到庭院,審神喵帶頭叫喊,逗得大家大笑。

「啊喂,大將,妳最近的反應越來越怪,拜託稍為拿出大將應有的態度。」

「是在教訓貓呀喵?」

「是又怎樣?」

「喵……」貓咪深深吸一口氣,然後大喊:「喵!藥研欺負貓!」


沒錯,大將應有的態度是包括教訓惹她生氣的刀劍。


「喂!等等……」面對氣勢如虹要揍他的刀劍,藥研藤四郎盡全力作出「最後的」掙扎:「你們說說看,大將這樣亂叫是不是很失禮?」


「吶……」當刀群中有亂藤四郎(等刀),藥研藤四郎那個問題根本是「自尋死路」,只見亂藤四郎狡黠一笑,舉起手大喊:「美食,喵!吃吃吃,喵!」


有刀當了第一振,自然有其他刀劍跟隨,單是談看看那個又在裝模作樣的短刀嚇呆的模樣,做一些看起來有點蠢的事都值得。


「美食!」

「吃吃吃!」

「美食!吃吃吃!」


「喵!大家很會,嘻~~~」何況,可以搏得貓咪主人一笑亦是一件美事,當然不會忘記順便一刀揍某短刀一拳。嗯,這次已算手下留情。


「看來大家非常期待呢,那,請問大家準備嗎?」燭台切光忠待他們笑鬧夠後開口,自然得到一致同意,半秒時間。


「喵,主角呢?」燭台切光忠等刀刀做的絕對是美食,但,今天是村正組的結緣日,應該等主角來到才掀開上面的布。說起來,他們兩個說要為庭院茶會換上合適的衣服而離開後,一直沒有回來。


「請主人稍等,他們在準備。」燭台切光忠一改平日恪守禮節的做法,游說貓咪主人「下令」撤去餐車上的布,讓所有人可以看到和享用餐點:「大家都在等,請主人先批准掀開。」


「可是……」


「這是他們的要求,抱歉我只能說到這兒。」燭台切光忠向審神喵行禮,並請她把庭院變成夜景:「希望主人讓這天更完美。」


換個景趣算不上甚麼,審神喵很乖立刻讓四周換上秋天的夜景,下一秒,燭台切光忠和其他有份幫忙的刀劍一起掀開他們各自餐車上的布,一時間,閃亮的光芒照亮食物區。


「哇!很漂亮……」不少刀劍,尤其短刀看到雙眼發亮,在點點燈光的照射下,餐車上的各種精緻點心、菜餚,全部散發着美味和香噴噴的光芒。絕對沒形容錯誤呢,因為就是看起來特別香,特別好吃,非常非常吸引。


而且,甜品區裡很多點心都以紫色為主題,就像是兩振村正刀劍的代表色。


「很有心思,相信用上很多功夫。」笑面青江笑着說出好像有岐義,又好像沒有的評語:「我的意思是花了很多心思、時間和技術。」


有後註,嗯,前面半句果然含岐義。


審神喵心裏的吐槽了一秒,就因太鼓鐘的聲音而被打斷,華麗的短刀站在今天第一次用的舞台上,請大家轉身望向他:「這邊這邊,今天最華麗精彩的表演現在開始!」


呀!有舞台,那當然會有表演喵。


審神喵又在吐槽,這次又被打斷,超暴力那種。


激昂的音樂下,並未換穿另一套服裝的蜻蛉切先出場,昂首闊步地從台邊步出,先往另一側走,然後轉到中間的走道往前走至盡頭,然後再一脫!


「喵!厲害!!!」

「精彩!」


雖然只脫下外套,但瀟灑有型的動作同樣搏得貓咪,還有不少刀劍的尖叫和拍爪/手。


接下來出場的千子村正,音樂變得妖媚,他婀娜多姿地從另一側登場,以相似的方法走到台前,同樣脫下外套,順道向台下送上飛吻。


「喵!繼續!繼續呀喵!!」


原本預告只脫外套的蜻蛉切再次出現,這次則是脫下背心馬甲,然後嘛,拉拉他身上的吊帶,不過這次往回走時似乎有點僵硬。


千子村正隨後步出,做出對他毫無難度的脫馬甲演出,臨回頭前,他從頭上摘下一朵花朵形狀的頭飾往外丟:「Hu hu hu ,看誰是下位幸福的新娘?」


髮飾不偏不倚地落在宗三左文字手裏,他身邊的不動行光淺笑拍拍他的手臂,但看來有刀故意別過頭裝沒發現。


表演有點短,但總算還了千子村正脫的心願。


至於之後的時間?


當然是吃啦!還要問?快點,否則食物會被搶光!!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