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OO‧五

「各位,我……哇呀!」本應說出「規定」的「歸還台詞」的獅子王,腦海裡早已背誦幾次的「台詞」因為大門打開後所看到的一切,而忘得一乾二淨:「……呀呀,我到底要說甚麼?總之,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審神喵在大門後迎接:「修行辛苦了喵!大家已準備好慶祝你修行回來的宴會……哈哈,鵺很快呢喵~~」

鵺遠遠看到一張舒服的沙發前有自己的名牌,立刻衝過去窩到沙發裡。

「喂,這樣會被大家以為鵺學壞……我的座位也有?」獅子王一步一步走過去,快坐下時突然想起重要的事,一手抱起鵺:「回來要先洗澡更衣才可以防瘟疫呀!我們立刻去洗!!」

說畢一溜煙跑進本屋,惹來哄堂大笑。

「獅子王先生沒太大改變呢!」大家的笑容裡,包含着安心;即使大部分出門修行的刀劍回來後,個性不會有太大變化,但亦不少會添上幾分憂愁、哀傷,失卻昔日的「單純」的心境,甚至因為經歷的事而造成性格大變,所以只有看到回來的伙伴一如既往,才能真正的安心,可以真心說一句「歡迎回來」。

酒!美食!一起暢談的伙伴!相信沒甚麼可比此時此刻更開心的事,獅子王作為今天的主角,自然受到大家重重包圍,輪流和他碰杯喝酒,嘛……可惜的是……

噗!

「哎呀……他的酒量似乎沒成長呢。」次郎太刀事不關己的淺笑:「實在很可愛呢。」

「讓主角喝醉,似乎不太好。」小豆長光嘗試叫醒獅子王,可惜失敗。

「呀……看來真的喝太多呢,不如等人家去準備醒酒湯?」次郎太刀正要站起身時,卻被太郎太刀叫住。

「獅子王殿修行多天,想必累了,請先讓他安睡一夜再醒酒。」

「的確。」小豆長光點頭:「現在若叫醒他再給他醒酒湯,只會令大家繼續灌他喝酒………」

「獅子王大人沒事嗎?」謙信景光細步上前:「突然倒下,嚇……嚇……啊,不是被嚇倒,是擔心他。」

「呵呵。」小豆長光溫柔地揉揉短刀的頭:「只是喝醉,沒事呢。」

「好!」次郎太刀捲起衣袖:「人家有份灌醉他,那就由人家扛他回……兄長??」

「我會送他回房,次郎和小豆大人請早點休息。」太郎太刀毫不費力抱起獅子王,輕聲代次郎太刀道歉:「舍弟一時貪杯,失禮了。」

「真是的……兄長大人真是……算了。」次郎太刀繞上小豆長光其中一邊的手,而小豆長光則用另一隻手牽上謙信景光:「我們送小謙信回去後,一起回房休息好嘛。」

「嗯。」

某「一家三口」和樂融融地退場,某隻貓咪即時因為流鼻血而被某短刀扛走。

哈哈哈,快樂的宴會用這種方式散席也不錯呢。

實在太好,實在太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