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O九‧五

一如貓咪和短刀的猜想般,傍晚時出現的鶴丸國永是一身木乃伊打扮,其中一條繃帶更是勒住他的脖子,由一期一振牽住。

「好像是一血吧,喵?」

「是一血。」藥研藤四郎簡單確認一下鶴丸國永的「生命值」:「放心,不是保命機制啟動的一血狀態,是剛好揍他至只剩一血,不得不佩服一期兄的計算能力。」

「反正死不了喵,吃東西、派糖果後才丟他進手入室。」

「先說好,今晚不可以用手伝之札。」

「貓一定不會讓那隻鶴用喵。」貓咪用力點頭:「否則,那隻鶴一定會破壞萬聖節呢喵。」

「知道就好。」

有燭台切光忠、有長船家、有伊達家的本丸就是幸福的本丸。即使鶴丸國永一血重傷中不便幫忙,但早已習慣在萬聖節那天預備宴會的專業「部隊」,為本丸送上一個華麗、帥氣,而且充滿美食的晚宴。

香甜美味的素南瓜湯,沒錯,是挖空用來裝飾庭院的南瓜燈做的,浪費食物在燭台切光忠眼中,可是不能饒恕的行為,只要把南瓜肉、紅蘿蔔、粟米粒等等攪成濃湯,然後大家按喜好加入香草碎,就成為一道大家一喝就停不了的湯。另外,為了平衡吃肉派和素食派(為較喜歡素食的刀劍),小食區分為素食和葷食區。材料雖然和平日相若,但不多數食物都做成節日相關的造型,連同甜品區那些做出不同鬼怪、身體殘肢的美食,都讓刀劍們連聲讚嘆。

打扮成妖魔鬼怪,或是各種神職、魔女等等的刀劍們,除了吃就是到處問其他「成年」刀劍拿糖果。像騷速劍這種用自己的兜裝滿糖果的,當然成為最重要的目標,另外像寵「孩子們」的小烏丸、總會忘記派給誰的髭切,或是看重「家族」顏面又酷愛「雛鳥們」的山鳥毛等等,都被短刀、脇差等等包圍,當然,愛玩的打刀、太刀等等,也沒放過任何拿糖果的機會。

尤其是,貓咪主君的糖果。

今年不用到房間去拿,大家自然更不客氣,只要有抵抗近侍刀不滿眼神的勇氣,任何刀劍都可以一再過去拿,直至審神喵從現世帶回來的糖果(即使是小小的一顆)都派光光為止。

而近侍刀生氣的原因有不只一個,最重要的不是有貓亂花錢,而是……

「不要再揉我兄弟的頭!!」

「不要。」貓咪一面揉一面抗議:「貓的幸福時間,不到藥研管呢喵。」

藥研藤四郎瞄瞄一旁的小藥和妍,考慮是否叫他們幫忙,可惜嘛,聰明又直率的妍,很快打破他的「妄想」:「Mamá摸了我們的頭,equitativo。」

公平個甚麼嘛……平日的藥研藤四郎一定會吐槽,可是,女兒的話一定是對的。

因此,貓咪在派完她買回來的糖果時,已把本丸所有刀的頭都摸過至少一遍。

沒錯呢,是所有,身材高大的刀劍都蹲下讓她摸,多次去討糖果的短刀們則是摸的次數多得無法計算。

短刀瞄瞄很隻壞貓咪笑得很愉快的臉……

好吧,今天暫時放過她。

「我和孩子們去討糖果,妳派了我買回來的糖果後,自己回房間休息。」藥研藤四郎解下自己的本體,掛到貓咪身上,以免有刀趁機嚇她:「不要太晚。」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