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O九‧五

一如貓咪和短刀的猜想般,傍晚時出現的鶴丸國永是一身木乃伊打扮,其中一條繃帶更是勒住他的脖子,由一期一振牽住。

「好像是一血吧,喵?」

「是一血。」藥研藤四郎簡單確認一下鶴丸國永的「生命值」:「放心,不是保命機制啟動的一血狀態,是剛好揍他至只剩一血,不得不佩服一期兄的計算能力。」

「反正死不了喵,吃東西、派糖果後才丟他進手入室。」

「先說好,今晚不可以用手伝之札。」

「貓一定不會讓那隻鶴用喵。」貓咪用力點頭:「否則,那隻鶴一定會破壞萬聖節呢喵。」

「知道就好。」

有燭台切光忠、有長船家、有伊達家的本丸就是幸福的本丸。即使鶴丸國永一血重傷中不便幫忙,但早已習慣在萬聖節那天預備宴會的專業「部隊」,為本丸送上一個華麗、帥氣,而且充滿美食的晚宴。

香甜美味的素南瓜湯,沒錯,是挖空用來裝飾庭院的南瓜燈做的,浪費食物在燭台切光忠眼中,可是不能饒恕的行為,只要把南瓜肉、紅蘿蔔、粟米粒等等攪成濃湯,然後大家按喜好加入香草碎,就成為一道大家一喝就停不了的湯。另外,為了平衡吃肉派和素食派(為較喜歡素食的刀劍),小食區分為素食和葷食區。材料雖然和平日相若,但不多數食物都做成節日相關的造型,連同甜品區那些做出不同鬼怪、身體殘肢的美食,都讓刀劍們連聲讚嘆。

打扮成妖魔鬼怪,或是各種神職、魔女等等的刀劍們,除了吃就是到處問其他「成年」刀劍拿糖果。像騷速劍這種用自己的兜裝滿糖果的,當然成為最重要的目標,另外像寵「孩子們」的小烏丸、總會忘記派給誰的髭切,或是看重「家族」顏面又酷愛「雛鳥們」的山鳥毛等等,都被短刀、脇差等等包圍,當然,愛玩的打刀、太刀等等,也沒放過任何拿糖果的機會。

尤其是,貓咪主君的糖果。

今年不用到房間去拿,大家自然更不客氣,只要有抵抗近侍刀不滿眼神的勇氣,任何刀劍都可以一再過去拿,直至審神喵從現世帶回來的糖果(即使是小小的一顆)都派光光為止。

而近侍刀生氣的原因有不只一個,最重要的不是有貓亂花錢,而是……

「不要再揉我兄弟的頭!!」

「不要。」貓咪一面揉一面抗議:「貓的幸福時間,不到藥研管呢喵。」

藥研藤四郎瞄瞄一旁的小藥和妍,考慮是否叫他們幫忙,可惜嘛,聰明又直率的妍,很快打破他的「妄想」:「Mamá摸了我們的頭,equitativo。」

公平個甚麼嘛……平日的藥研藤四郎一定會吐槽,可是,女兒的話一定是對的。

因此,貓咪在派完她買回來的糖果時,已把本丸所有刀的頭都摸過至少一遍。

沒錯呢,是所有,身材高大的刀劍都蹲下讓她摸,多次去討糖果的短刀們則是摸的次數多得無法計算。

短刀瞄瞄很隻壞貓咪笑得很愉快的臉……

好吧,今天暫時放過她。

「我和孩子們去討糖果,妳派了我買回來的糖果後,自己回房間休息。」藥研藤四郎解下自己的本體,掛到貓咪身上,以免有刀趁機嚇她:「不要太晚。」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