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O一

「緊張緊張,緊張呀喵!」審神喵搖着比她矮一截的短刀:「你也是吧?小夜。」

小夜左文字抬頭,一臉疑惑。

「喵……小夜呀,很大機會是你家的兄弟呢,不要這種表情嘛……」審神喵想起一事:「對了,小夜,既然很大機會是你的兄弟,你應該認得,對……痛!藥研,你又打貓!!」

對於主人被打的事,小夜左文字沒絲毫要復仇的想法。

或者,他反而隱約有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意」,畢竟這隻貓咪主人一再想偷窺自己和歌仙兼定的相處時的私事,有人代為教訓實在是幫上大忙。即使主人教曉自己的伴侶一些西洋音律,亦不是她拿來窺探他們私隱的理由。

小夜左文字默默看着他們「吵架」。

「大將,我已告訴過妳好幾次,我們現在的外貌、裝扮,和我們當年有一定分別。加上,上面對『照片』下了靈力封印,我們無法從中感知上面所展示的刀劍的靈力,因此不能確認裡面刀劍的身份。」

「貓知道貓知道喵……藥研很嘮叨呢……」

「不只是嘮叼。」

「喵呀!!快放下貓呀喵!」

扛起、往外走、開大門、丟貓,近侍刀又完成了一天最重要的工作。

「很抱歉,大將剛才打擾了,就請小夜君繼續忙自己的事。」

「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嗎?」

「請說。」

「請問是否無任何方法可以得知將會出現的新人的事?」小夜左文字帶點期待的問。

「大概沒。」藥研藤四郎苦笑:「傳說有些審神者會有方法可以突破上面的結界或封印,從而盜取上面儲存起來的資料。不過,以我們現時的情況,實在不宜多作予人懷疑之舉。再說嘛……」

近侍刀回復「工作用」的自信笑容:「按照慣例,今天傍晚左右,上面會發放消息,就請小夜君期待。即使沒有發放,相信明天也會有新人的資料。」

「是。」

「可以請問小夜君一事嗎?」有感對方難得表現出興趣,藥研藤四郎嘗試了解對方的想法。

「嗯,近侍大人請說。」

「小夜君會否有其他兄弟的到來?」

小夜左文字用字點頭,然後看向長兄房間的方向:「兄長們也是。」

「兄長們……的確。」藥研藤四郎先是微笑,然後雙眼瞪大:「糟了。」

小夜左文字奇怪的看着他。

「如果論壇上的猜測沒錯……要請大將重新編排房間。」藥研藤四郎扶額,罕有地出現煩亂的表情:「要先跟地藏先生商量換房間的事。」

「沒關係。」

「咦?」

「江雪哥哥有聊天的同伴,或者可以一起相處。」

「是嗎?」

小夜左文字點頭,低聲說:「等江雪哥哥決定。」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天保組這次的假期,遠遠比他們所猜想的輕鬆、熱鬧。 嗯,沒錯,熱鬧。 原以為會像以前那樣,一文字則宗只會「贊助」他們兩刀出門。會有此安排,一方面是為了可以在外面休息,不用擔心本丸的事務,另一方面可以迴避審神喵的「監管」請「外人」為他們治療。即使源清麿有向主人稟報他的狀況,以及提及治療師的事,但不受本丸之主的「關心」和「注視」下的治療,某程度是必要。 理由很充份,對嘛

Comments


bottom of page